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都市 > 镇世医尊

更新时间:2021-12-01 15:20:33

镇世医尊

镇世医尊 莫轻尘 著

连载中 陆羽许若琳

热门好书《镇世医尊》由著名作者莫轻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羽许若琳,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陆羽是许家的上门女婿,三年前,父母去世,他不得不入赘到许家为婿。入赘三年,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妻子娘家对他非打即骂,极其的不待见他。一场阴差阳错的机缘,他意外获得陆家先祖穿成,成为青囊医仙传人。从此,陆羽摘掉废婿标签,开始逆袭人生,曾经瞧不起他的人,都将被他狠狠的踩在脚下!

精彩章节试读:

“你妈现在是急性脑干出血,必须马上手术才能活命,不然就准备棺材去吧!”

“手术费用共五十万,什么时候凑齐,什么时候动手术……”

午后,陆羽顶着路人的异样目光,在漂泊大雨中一路狂奔。

医生那冷漠无情的话语,则像一把尖刀,扎得他心底鲜血淋漓。

整整五十万啊……

放在那些阔绰人家,也许只是毛毛雨。

可对陆羽来说,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三年前,母亲方莹查出尿毒症,靠着每周一次透析,勉强生活。

父亲早逝,扔下陆羽孤儿寡母,多年来相依为命,家中早就一贫如洗,哪来得钱去做透析?

逼不得已,他被迫入赘东海许家,成了被人戳脊梁骨的上门女婿,只为了那二十万彩礼能给母亲治病。

这三年来,陆羽在许家做牛做马,受尽屈辱折磨,但他都咬牙挺住了。

而母亲的病情却在不断恶化,陆羽借遍了网贷,高利贷,甚至所有亲戚都躲着他走。

而如今,这五十万的天价费用,像一座大山!

彻底将陆羽的脊梁无情压垮!

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一条路,最后一条路……

回去找妻子许若琳借钱!

顶着倾盆大雨,狼狈不堪的陆羽敲开别墅大门,像条落水的野狗。

“若琳,爸,妈,求你们,我求求你们……”

“我母亲脑干出血要动手术,现在需要五十万,就这一次,求你们帮帮我!”

“以后我砸锅卖铁,做牛做马都会还上!”

陆羽嗓音嘶哑悲嗆,双目泛红。

为了母亲的命,他苦苦坚持了三年的底线与尊严。

在这一刻,悉数化为乌有。

同时,别墅里的许若琳一家正在吃饭。

旁边还坐着一个仪表堂堂的男青年,那是陆羽的老同学苏伟。

陆羽话音刚落,丈母娘刘丽便碗筷一摔,拍案而起:

“什么?五十万?”

“陆羽你这扫把星,失心疯了是不是?”

“就你老娘那病痨鬼,早该入土了,还费劲治什么治?滚滚滚!”

岳父许世济也是一脸不悦,“陆羽,你长没长眼睛?看不见我们在吃饭么?”

“有什么屁事,吃完再说……真倒胃口!”

轰——

陆羽闻言,如遭雷击,呆呆站在门口。

倒胃口?!

自己母亲危在旦夕。

可在许家人眼里,原来还不如一顿午饭重要?

人命,何以轻贱至此……

“还?你拿什么还?”

“你这废物,在我许家当了三年蛀虫,除了混吃等死,还有什么屁用?”

“老娘看着你就一肚子火,给我滚出去,别当着苏少的面,丢人现眼!”

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后。

岳母刘丽越说越气,抓起手里的饭碗就朝陆羽狠狠扔了过去。

哐当一下!

瓷碗正中陆羽额头,在地上摔得粉碎,正如他多年来小心翼翼维护的尊严。

鲜血涔涔而下,盖住了眼前一切。

在一片模糊,陆羽耳畔似乎传来岳父许世济的唾沫声。

“当年要不是老爷子发话,你以为你这种土鸡瓦狗进得了我许家的门?”

“呸!你这扫把星!”

三年前,许老爷子力排众议,执意让陆羽入赘许家。

而现在,老人卧病在床,即将驾鹤西去,整个家族再也没人会替陆羽说话。

在许家这几年,他任劳任怨,不管什么脏活累活,从不敢有半点怨言,堪比地里勤勤恳恳的老黄牛。

没曾想,到头来,只不过是人家眼里的一条狗。

甚至,连狗都不如吧……

这时,一直沉默的许若琳冷笑着开口:

“陆羽,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别让我彻底瞧不起你。”

说着,她起身来到陆羽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想借钱?求我啊,大家都在,都来看看你的风采呢。”

这一刻,陆羽如坠冰窟,心痛欲死。

他死死攥紧拳头,身躯不断颤抖,愤怒到了极点。

可为了那五十万,他只有忍……

陆羽俯首!

在许若琳等人的哄堂大笑中,陆羽险些痛哭失声。

“若琳,求你救救我妈!”

“求求你了!”

如果不是为了母亲的性命。

男子汉顶天立地!

陆羽宁愿死,也不愿在许家人面前如此屈辱!

“唉,真是可怜啊……”

就在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老同学苏伟忽然走来。

“不过,一条摇尾乞怜的野狗,又哪里值得让人同情呢?”

“你说是吧,若琳……”

苏伟摇头叹息,当着陆羽的面,很是自然的伸手揽住许若琳的纤腰。

“没错,亲爱的。”

“像他这种废物怎么配得上我,还是你最好了。”

许若琳笑得很甜,顺从得倒在苏伟怀里,二人柔情蜜意,才真正像是一对恩爱夫妻。

看着这一幕,陆羽瞪大眼睛,胸膛几欲炸裂!

难怪,许若琳从来不让自己碰她。

难怪,这三年苏伟时时来家里串门。

原来他们早就好上了!

“事到如今,也懒得瞒你了。”

“从你迈进许家大门的那天起,我和苏伟就好上了,幸好有你这个绿王八当挡箭牌,老爷子才从没怀疑,还指明要把家产传给我……”

许若琳得意洋洋的冷笑着道出实情。

苏伟则是一脸怜悯的望着陆羽,“你不会真的一直以为咱们是好兄弟吧?”

“别傻了,看看咱们的身份差距,我是堂堂的苏家大少,未来的唯一继承人。”

“而你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真相大白的一瞬间。

满脸血迹的陆羽惨笑,心如刀割。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但就在此刻,苏伟的话锋一转:“不过看在你可怜的份上呢,这五十万我可以给你。”

“但是有个条件……”

“你说!”陆羽霍然抬头。

“把这个签了,然后去民政局办手续,你马上就能拿到钱!”苏伟掏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陆羽面前。

望着上面鲜红夺目的字样,陆羽嘴角抽搐,凄苦无比。

但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半小时后,他们在民政局办好手续,领了离婚证。

一出门,许若琳便如乳燕投林般扑进苏伟怀里。

“太好了!老公!”

“往后咱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看着这对完美璧人,许世济,刘丽夫妇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现在该给我钱了吧?”

唯有一旁的陆羽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话一出口,几人便大笑不已。

“婚也离了,证也领了,凭什么还得给你钱?”

“真是个傻13,笑死我了!”

“咱们赶紧回去,多看这种废物一秒钟,都是脏了我的眼!”

陆羽脑中轰然炸开,这才明白自己被人耍了!

“你……我和你们拼了!”

陆羽怒吼着冲上前,却被人高马大的苏伟一脚踹翻。

“他娘的,还敢动手?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苏伟仍不解气,接连数脚踹得倒地的陆羽头破血流。

随后,一条玉坠又被许若琳甩在陆羽身上。

“废物,这是你当初送我的什么狗屁定情信物!”

“咱们现在彻底两清!”

待苏伟等人离去,陆羽则摸索着项链,将它紧紧攥在手心。

他用尽浑身力气,向着医院的方向顽强爬去,双手磨得鲜血淋漓。

“许若琳,许家,苏伟……”

“这三年的所有屈辱,来日我必让你们百倍奉还!”

悲怒交集下,力气耗尽陆羽脑袋一歪,就此在街头昏死过去。

没人注意到,就在血迹浸润过后,他手中紧攥的玉佩忽然亮起一抹微弱白光。

一道沧桑语声,似跨越时间长河,在陆羽耳畔久久回响:

“吾乃陆家初祖,青囊医仙陆漠是也,后世子孙得吾传承,谨记普世济人,造福苍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