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天圆地方在线阅读全文 冯长顺白葆春小说无弹窗

天圆地方在线阅读全文 冯长顺白葆春小说无弹窗

时间:2019-04-15 18:08:11编辑:冷卉

《天圆地方》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冯长顺白葆春,由大尾巴鹰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一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家三代不同姓氏的一家人坎坷的经历和悲欢离合的故事

《天圆地方》 好好想想 免费试读

  直到一点多钟,喜筵结束了,按照常规,晚上这顿饭的规模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规模上都远没有上午这顿大,而留下来的人多都是朋友。白葆春等几人吃了饭喝了茶准备起身,沈建功一家人送到门外。六哥忙的始终没上桌,听说师傅走也跟了过来。

  常顺义说:“你今天给你大哥卖了力气,你大哥到了你那天也得卖力气,今天晚上让他好好的犒劳犒劳你。”

  “是呀,帮你大哥好好忙和忙和,人生就这么一回大事。”白葆春老婆说。

  白葆春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说:“还有,你以后有事瞒着我,你就别叫我师傅。”

  六哥不知道他们已经议论过自己搞对象的事,一时懵了说:“师傅,我什么事瞒着过您呢?”

  沈建功连忙说:“就是你搞对象的事,我跟师傅说了。”

  “我说这些日子没见你的影儿,赶情你忙和这个呢?”白葆春说。

  其实,白葆春说的不错,六哥之所以没去师傅那,跟搞对象是有关系的,可是这关系是不能解释的,六哥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听你师傅的,他今天喝多了”白葆春老婆说。

  麻金城走过来说:“师傅,让白玲在这待到晚上,我们一块堆儿乐乐,好容易有这么个机会。”

  常顺义说:“我看行,有我们这些老块子他们施展不开,今天大喜的日子让他们凑合一块高兴高兴。”

  “完了事我送她回去,您就放心吧”麻金城说。

  此时的白葆春走路都有些晃悠的说:“儿大不由爷,脚大不由鞋,我不管哈哈哈!”

  白葆春老婆不放心的说:“那也不能太晚了”

  六哥这才发现,这些人里没有白玲。

  送走了师傅,大家回来,此时没走的人还聚集在一起聊着天,帮忙的人收拾家伙,厨师准备着晚上的饭。

  六哥忙完了事坐下来说:“大哥,我也不能老当差呀,现在我该享受享受了,叫嫂子过来给我点烟倒茶!”

  “你嫂子叫他们给闹懵了,这会刚消停,你又跟着出妖厄子?(坏主意)”沈建功说。

  “要说闹,我才是正差,小叔子跟嫂子可以没深没浅,这是我的权利,你麻利儿的(快),别等着我过去,那就不是点烟倒茶那么省事了”六哥得意的说。

  “你还来劲了?”沈建功没办法只好走过去叫媳妇。

  沈建功的媳妇跟着老公走过来,拿起香烟递给六哥,六哥并不伸手接过来说:“放我嘴里叼着。”

  沈建功媳妇无奈放在六哥嘴里划着了火柴,六哥不吸而是用鼻子出气吹灭了火,沈建功媳妇说:“你干吗不吸?”

  “没点着接着点吧,哪那么多话!”六哥趾高气扬的说。

  一连几次就是点不着,沈建功媳妇看着沈建功,沈建功说:“差不多得啦,你给自己留个后手,你也有了对象了,等你结婚的时候也这么折腾你媳妇。”

  正说着话麻金城和白玲走了过来,麻金城说:“大哥,你们先忙着,我跟白玲去趟王府井,这不是离着近吗?六子,好好的折腾折腾啊哈哈哈!”说完两个人走出了院子。

  六哥看着他们说:“这小子什么不干,今天真当自己是客人啦?大哥,你也够偏心眼的,他吃饱了遛商场,我跟这当跑堂的?”

  沈建功媳妇说:“人家跟对象遛商场你大哥怎么管?你要把对象带来,也不让你干活。”

  六哥心里一愣,什么时候他们是对象了?

  对于六哥来说,对白玲的所做作为根本就没在意,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沈建功的老婆称白玲为麻金城的对象。莫非这些日子没去,师傅把这个事定下来了?怨不得师傅对自己搞对象的事这样的敏感呢?

  为了证实这个,六哥对沈建功说:“大哥,白玲和二哥正式的搞对象了?”

  “我看是,要不怎么出入成双的呢,我不早就跟你说嘛,这是早晚的事。”沈建功说。

  “师傅同意了?”六哥问。

  “我这些日子忙着结婚的事,好些日子没去,不知道。”沈建功说。

  “要是同意了,这小子我就不必叫二哥了,得从白玲那论,他得管我叫点嘛儿了?”六哥乐着说。

  “先别瞎说,就真是也得等着师傅告诉咱们”沈建功说。

  六哥对麻金城谈不上讨厌,只是觉得他像个鸭子,老是不能脚踏实地,又像条泥鳅似地抓不住,他没有大哥实在,山里红的事和那次比武二哥的阴损,又叫六哥觉得,麻金城的做法有些不爷们。六哥倒是乐意他跟白玲成了,这样就不用从师兄弟的情分上处理关系,好像轻松多了。

  晚上开饭的时候,白玲和麻金城走了进来。白玲坐在椅子上先把高跟鞋甩掉,把袜子褪到脚踝说:“妈呀,累死我了,这破鞋把我的脚后跟儿都啃破了,大哥,快给我找双布鞋来!”

  麻金城蹲在白玲的跟前说:“你穿的是新鞋?新鞋穿着当然啃脚,来,让我看看。”

  六哥端着酒杯看着麻金城心里一阵的腻烦,他不明白麻金城怎么能做的出来?在六哥的概念里,男人温存女人是背地里的事,大庭广众的实在是看着别扭。

  “二哥,先吃饭,看完了脚还吃的下去吗?”六哥嘲讽的说。

  麻金城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来走到桌子旁边坐下,白玲扬起脸来说:“你管得着吗?二哥他乐意心疼我,碍着你什么了?”在白玲看来,六哥的表现是对她表演的反映,心里异常的得意。

  “我是管不着,吃完了饭,叫大哥给你打水,二哥给你洗脚,谁让你是我师傅的千金小姐呢?”六哥说。

  “千斤万斤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看别人的脸子行事的”白玲说。

  沈建功听出这话不对头走过来说:“你们俩不能见面,见面就吵,师傅不在就反了你们了?”

  “你别管,我今天倒要瞧瞧白葆春的得意门生还能说出什么来”白玲说。

  白玲的这句话捅了马蜂窝,一直在旁边的麻金城无缘无故的被六哥讽刺了一顿,心里正不痛快,白玲的话又让他勾起了师傅带着六哥去通州的旧怨于是冷冷的说:“白玲,别这么说,我们悟性差,师傅要是能教出个好徒弟,我们值、只当是陪太子读书了哈哈哈!”

  六哥虽然没什么文化,也不知道这个“陪太子读书”是什么意思,但他能听出这不是句好话,本想发作,想到要考虑师傅的面子,加上没跟麻金城红过脸,特别今天是大哥的好日子,只好不说话。

  晚上的饭虽然没有白天的丰盛,但气氛却很随便,因为这些人里除了朋友就是街坊。沈建功的媳妇走了过来,她说麻金城和白玲是一对只是她的感觉,因为她对他们谁也不熟悉。

  “来,今天大家辛苦一天,为了建功和我,我感谢你们,大家喝一口,我不会喝酒可这酒我得喝,大家都倒上吧。”

  大家倒了酒,沈建功媳妇和大家喝了酒说:“我们是结婚了,还有金城和小六子,你们什么时候办事呀?”又扭过头对麻金城说:“兄弟,你可找了个好媳妇,越看越像挂历上的大美人儿,小六子的对象虽然没带来,我想也错不了,瞧他那大个子,浓眉大眼的,好歹的姑娘他没准还瞅不上呢,跟你们比起来呀,我可就没地方摆了,我现在都后悔,怕你大哥看见你们的对象再跟我离婚。”

  满桌子的人哄堂大笑,六哥心里想,别看大哥是个闷坑,嫂子倒是快人快语,大概是今天为了躲避闹媳妇,白天没露,晚上现了原形了。

  麻金城明知道沈建功的媳妇是理解错了,可偏不往这上说,他笑了笑说:“嫂子说的对,小六子就是不对,有了对象干吗还藏着掖着?我们又不是日本鬼子,哈哈哈哈!”

  沈建功白天没敢放量喝酒,此时已经三杯下肚,红着脸说:“对,保密,昨天还保密呢”

  白玲此时看见大家一个劲的呕六哥,开始心里觉得很过瘾,可看六哥粗着脖子不说话,又觉得他可怜起来,因为她知道,六哥没和她翻车都是看着爸爸的面子不敢而已。想起雪地里他扔下她头也不回的走的情景,她知道,六哥的这种忍气吞声是不会长久的。

  六哥低着头喝酒,打定了主意不说话,麻金城阴阳怪气的话叫六哥肚子发胀,他知道如果他说话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酒这个东西很害人,连一贯老实细致,体察人情的沈建功此时再也没有了察言观色的本事,六哥的不语一点也没引起他的注意,相反他举着酒杯说:“这也说不定,我兄弟也许是怕对象长的拿不出手,不敢带来,大家也得担待,哈哈哈哈!”

  话是拦路虎,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情境的作用是大不一样的。如果这句话放在平常,即使沈建功说的再深一点六哥也不在乎,因为他是深敬这位大哥的。先是白玲、后是麻金城的话已经把六哥的肚子装成了火药桶,六哥实在憋不住了,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六哥的做法没有瞒过白玲的眼睛,她内心埋怨麻金城的话忒损了,同时她体会到,麻金城是个藏而不露的人,他对六哥的报复要比当着面骂几句都难听。

  桌子上的人一愣,不知道六哥为什么站起身来走出去,沈建功笑着说:“上厕所了,等他回来接着问他”

  白玲站起身来说:“咱们不说他了,大哥,我跟你喝一杯,祝你们白头偕老。”

  这句话转移了话题,大家开始轮流的敬起沈建功夫妇。过了很长的时间,白玲发现六哥再也没有进来,心里放心不下,因为所有的祸都是她惹起的,虽然白玲爱耍脾气但是绝不糊涂,她站起身来说:“大哥,厕所在哪?”

  沈建功半睁着眼睛说:“干吗?你也去呀,出了门往右走,电线杆子旁边就是。”

  白玲匆忙的走出了院子左右看了半天,胡同里已空无一人。

  胡同空了,白玲的心里也空了,从下车到现在,忽然她觉得自己出了圈了。如果没有她,谁能这么挤兑六哥呢?一己之私给了别人这么大的机会是她没想到的。六哥忍耐谁?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自己为什么能这样做也是因为自己的爹。白玲这个人有个优点,她会一时冲动,也会想的很多。

  回到院子里,酒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大哥沈建功已经喝的舌头都直了:“小六子……准是掉到茅坑里了,这么半天……都不回来?”

  看见白玲回到桌子前沈建功接着说:“你们都在这呢,大哥我有个心思……”

  “你都说了六遍了!”沈建功媳妇提醒说。

  “不行,我妹妹没听见,所以……我要说!我今天结婚了对不对?可老二和小六子没……结婚,小六子有了对象了,这……是好事呀!白玲,抓……紧时间把你和老二的事定……下来,明年你们一快堆儿结……婚。”

  白玲说:“大哥,你喝多了,赶紧休息吧,我也走了。”

  “不……行,你得让我说完了。没有师傅在,我……就是老大,你们必须……得听我的。只要你们结婚,看见小……六子是怎么伺候我……了吗?我也怎么伺候……你们!你们到……时候别想着我……是你大……哥,就当我是……孙子,随便的使!”

  沈建功媳妇听着不象话揪着沈建功的耳朵说:“怎么说着说着就成了孙子了?”

  白玲站起身来说:“嫂子,让我大哥歇着吧,我真得走了,要不我妈该着急了。”

  麻金城站起来说:”好!大哥休息,我送她回去。”

  白玲在前边走,麻金城一路碎步的跟在后面,沈建功已经站不起来了,可嘴里还喊道:“别着急走呀,我送……送你们,老婆,我……的鞋呢?”

  白玲和麻金城出了沈建功的家门,坐车倒地铁到了宣武门,一路上麻金城一句话没说,白玲心里本来就七上八下,当然也没顾得和他说什么。

  下了地铁白玲说:“二哥,这么晚了你就别送我了,你等会还要赶到石景山,我一个人能走,我家附近那最近也安了路灯,晚上挺亮的天也还不算晚,我没事的。”

  麻金城说:“不行,我答应师傅把你送回去,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跟师傅交待呢?”

  白玲看麻金城坚决要送也没说什么,倒了公共汽车在南菜园下了车,两个人朝家里走,离家不远的时候,白玲说:“行了,就送到这吧,回头你回去没车了。”

  麻金城忽然表情严肃的说:“白玲,二哥想问你一句话。”

  白玲心里一愣说:“什么话?”

  “二哥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

  “就这仨字就完了?”麻金城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白玲的眼睛。

  白玲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勉强说到:“那还怎么说?”

  “今天上王府井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可是人太多,不是说话的地方,现在就我们俩,你不明白我的心思吗?”麻金城说。

  这当然不用问,白玲不会不明白二哥麻金城的意思,现在让她发愁的是怎么回答。平心而论,麻金城对自己是百依百顺,可白玲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他的想法,加上今天沈建功酒后的话,这可能就是麻金城在路上不说话的原因,他现在是想好了应该怎么办的。踌躇半天白玲说:“二哥让着我,知道疼我,我就是这个意思。”

  “二哥为什么知道让着你,知道疼你呢?”麻金城一副循循善诱的口气说。

  “那还有什么,你是我爸的徒弟,咱们是兄妹,当哥哥的怎么能不知道疼妹妹呢?”白玲说。

  麻金城脸上一丝微笑的说:“我看我要是不说明白了,你老是跟我打马虎眼,老大结婚了,小六子也搞了对象,我倒不是因为这个,二哥这几年在你身上的心思你就一点没感觉?”

  白玲低着头一时不知道怎么说,麻金城接着说:“我就是想娶你做老婆,凭我现在的身份和条件,我觉得我不委屈你,师傅也不会不同意,现在就是要你点头的事了。”

  尽管白玲料到麻金城会说出什么来,可是当他真说出来的时候,白玲还是紧张万分,连忙说:“二哥,你别这样说,我可从来没考虑过咱们俩会这样,我就没想过。你和他们都是我的哥哥,我就是这么跟你们相处的,我没动过别的心思。”

  麻金城忽然抓住白玲的胳膊说:“你为什么揣着明白老跟我装糊涂呢?”

  白玲挣脱了几下没有效果,要知道,麻金城是摔跤的,摔跤的手要是抓住了谁,轻易是跑不了的,因为他们练的就是这个基本功。

  “二哥,你松手,我真的没想过那么多。”白玲开始有些慌乱的说。

  “你心里头有人”麻金城说。

  麻金城的话叫白玲心里扑通一下直跳,她抬头问他:“二哥,你别胡说,我心里有谁?”

  “你以为二哥是三岁的孩子?你今天在大哥那的表演我是一清二楚。你平日没跟我这么亲热过,你上王府井什么也没买,连商店也没进几家,你演给他看拿二哥当龙套,我说的对吗?”

  麻金城的话像一股寒风直透脊骨,如果说白玲当时的想法就是为了在六哥面前找回自尊,现在看起来,他说的不错。

  “二哥,你想太多了。”白玲已经理屈词穷的没有了退步。

  “不是我想的多,是你倒没少费心思。白玲,我劝你一句话,小六子是个生熟不懂的混小子,你演这个给他看你是抬举他了,他根本就看不懂,就冲这点他也不值得你喜欢。再说,他要是心里真有你,他何必又找对象?又何必最先跟你说?你是聪明在表面,糊涂在心里。”麻金城说。

  “二哥,别说了,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得走了,我妈早就着急了。”白玲说完挣脱了胳膊头也不回的朝家里走去。

  麻金城看着她的背影说:“好好想想二哥的话,你总得给我个答复!”
天圆地方

天圆地方

作者:大尾巴鹰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一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家三代不同姓氏的一家人坎坷的经历和悲欢离合的故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