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穆洛欣刘坤浩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穆洛欣刘坤浩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8-05 17:19:02编辑:紫寒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小说主角名为穆洛欣刘坤浩,由晴火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谁说弃妇没人要?即使烂桃花在身边朵朵开,也总会有不烂的那一朵出现。前半生,他们害了她的父兄,害得她失去腹中的孩子。同床的夫君看似彬彬有礼衣冠楚楚,却一直都在利用她,折磨得她痛苦不堪。再次醒来,却还是要低人一头。但因为一场久远的偶遇,她被他惦记着,牵挂着,甚至在她被夫家扫地出门后,愿纡尊降贵带她回宫。从此她随心所欲斩妖除魔,把坑害过她的人狠狠教训一遍。只是,这看似冰冷的他是怎么回事?弃妇也敢要?还一直缠着她?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 第五章 十分寂寥 免费试读

穆洛欣将这番话谨记心中,只是此情此景,本该欢欢喜喜,却因为母亲已不在世,父亲也不在身边而显得十分寂寥。

“二小姐,大少爷差我来问您这边准备好了没有,刘府的八抬大轿已经在门外侯着了!”穆剑宇的随身侍从香茗在门口急急地问道。

“就快好了!”绿蝶在屋内高声回道,“回大少爷的话,再一会儿就成了!”

“好嘞!”香茗领命而去,毕竟是穆府难得的喜事,那些不知情的府里人,自然因为二小姐能嫁到世家大族刘府里,而由衷的感到高兴。

穆洛欣盖上红盖头,不断的深呼吸,只能不停地告诉自己,这确实是一件喜事。刘府门第颇高,自己能嫁入,可能对穆府,对自己来说,都不会是太糟糕的事,反正女大不中留,始终都要出阁的。这样想着,穆洛欣才觉得没有那么呼吸困难。

穆府门外已是锣鼓喧天,穆剑宇站在院中,眼神深邃的看着已经红妆一身的妹妹,小声说道:“妹妹,别的话哥哥也不多说了,一切保重。”

穆洛欣嘴里含着穆剑宇都不曾知晓的玉珏,不便开口说话,便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飞荷是陪嫁大丫头,扶着穆洛欣一直走出了穆府的大门,送她上了刘家的轿子。刘府跟来的媒婆眼见着新娘子顺顺当当上了轿子,更是喜上眉梢,嘴里全是一水儿的喜庆话,说的整支迎亲队伍都喜气洋洋。

然而穆洛欣却听不清媒人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跟着要求来行事,就应该不会出错。

飞荷小声附在喜轿一侧告诉穆洛欣,新姑爷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戴着艳红的绸花,潇洒倜傥。

穆洛欣倒是并不在意新郎官相貌如何,只不过对方要是个肥头大耳的窝囊人,穆洛欣肯定也心里不好受。听飞荷描述,这位刘家大公子,也算是个风流人物了。

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的穆洛欣,坐在轻轻摇晃的花轿中,跟着刘坤浩一起,招摇过市般的,从穆府前往乌衣巷的刘府。

“爹爹,女儿今天出嫁了,”穆洛欣想到自己远在边境的父亲,眼中还是噙满了热泪,“如此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聚了。”

飞荷一直紧紧跟在轿子边,随时给里头的穆洛欣汇报路况。走过了东扩街,走过了三尺巷,走过了林水河,就要到乌衣巷了。

“小姐,我们快到了。”飞荷依旧在小声提醒,让穆洛欣能早一点做心理准备。很快,花轿停了下来,媒人吆喝着,大红喜装的刘坤浩已经来到轿子旁边。

新娘子还是由娘家的陪嫁飞荷扶出来,媒人牵过刘坤浩手里的红绸缎,将一头塞到穆洛欣手里。

刘坤浩就这样领着穆洛欣,一步一步,慢慢地跨进了刘府大门。一路上看热闹的老百姓都跟着迎亲队伍走着,停在刘府门外后,门口的小厮还撒了许多喜钱铜板,老百姓们更是欢呼,都喊着吉祥话,祝福刘家少爷少奶奶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如此热闹的场面,穆洛欣虽然看不见,却听得真切,心想,若是真能承大家的吉言,就好了。

穆洛欣只能透过红盖头下方的一小块视野,看到走在自己半个身位前的自己的丈夫的长袍下摆,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可两人才踏入大门,一声沉稳却又严厉的妇人声线,骤然响起。

“慢着!”

府里府外,众人皆是一惊。

“我们刘府规矩,长房长子的正妻,必不是等闲女子,既然要进刘府的门,成为未来主母,自然,也是要受一番考验的。”众人循声望去,刘老夫人端坐正厅正位,而说这番话的人,是侧立在她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刘府摆高门第,想要给这位将军府的小姐一个下马威呢,人人心中都为这位新娘子捏了把汗。

穆洛欣在红盖头里,这段话也听得不是很清楚。身前的刘坤浩转过身来,轻声说道:“莫怕,照我小姨说的话去做便是。”

原来,这么中气十足说话的人,竟然是刘府夫人的妹妹,看来此人在府中地位颇高,否则怎敢在如此大型的婚嫁日子里,这般高声喊话。

穆洛欣听罢,赶紧微一俯身,表示自己听见了。

“来人!”那个沉稳的中年女声再次响起,穆洛欣之听到原本安静的院子中,有很多人跑来跑去搬动东西的声音。

“飞荷,飞荷?”穆洛欣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小声唤飞荷,“眼下什么情况?”声如细蝇,只有近在身侧的飞荷听得见。

“小姐......”飞荷的语气也很不对劲,这让穆洛欣心中的疑云更深一层。

“到底怎么了?”穆洛欣有些着急了,抓住飞荷的手,紧紧捏着。

“小姐,他们,铺出了一条烧红的炭路......”飞荷快要哭出来了,“这不是存心要欺负小姐吗!”

“嘘......”感觉飞荷声音大了些,穆洛欣在抓住飞荷的手上又使了些力气,示意她不要太过大声说这些不适合的话。

“我,我一定要回去告诉大少爷,他们欺负小姐!”飞荷知晓这些话决不能让刘府的人和围观的人听见,只用了内力沉声在穆洛欣耳边说道,“大不了,这亲,咱们不结了!”

“胡闹。”红盖头下的穆洛欣柳眉紧锁,转而对着半步之遥的男子,细声说道,“公子,现下,奴家该如何做?”

“这......”显然,刘坤浩也没料到,自己的小姨会给新媳妇出了这么一道刁钻的难题,眼前的炭路已然铺开,炭块烧的红红的,在这秋高气爽的天气里,显得那么旺盛。

“姨母,洛欣不过小女儿家,这番考验,未免有些......”刘坤浩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未免有些太过残酷了。”

“大少爷,你有所不知,你的母亲,当年也是这么考验过来的。”中年妇人不依不饶,继续跋扈说道,“穆小姐,刘府的大少奶奶,可不是好当的,若是想跨进门来敬一杯媳妇茶,那就请吧!”

“谨遵教诲。”不顾飞荷的阻拦,也没等着刘坤浩的再次求情,穆洛欣一咬牙,便跨步向前。

“且慢!”中年妇人又一次喊停,并提出了更令人咋舌的过分要求,“请穆小姐,赤足走过来!”

在场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穆洛欣能感觉到,身边的飞荷已经又气又急,浑身颤抖了。但穆洛欣自己却并没有那么气愤,只是平静的觉得,该来的还是会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足而行已经是一件令人羞赧的事了,还要赤足走过这一条滚烫的路,更是一场生死考验。

好在穆洛欣从小就跟着父兄习武,因为是女子,父亲穆毅更愿意传授她内功心法护体,这眼前的小小困境,还不至于要了她的命。

只是皮外之伤是在所难免的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穆洛欣吩咐飞荷给自己脱鞋脱袜,站在了这条注定血淋淋的婚姻的道路一端。

在穆洛欣开始走动之前,刘夫人身边的掌事大丫头春雨,端过来一杯茶,递到穆洛欣手里,示意她端着茶,从炭块上走过去,敬给未来婆婆。

“新妇穆洛欣,拜见母亲大人!”穆洛欣稳稳的接过茶盏,赤着纤纤玉足,一步踏上烧红的热炭。

围观的众人顿时一阵惊呼。

飞荷想要前去搀扶自家小姐,却被春雨他们拦了下来,只得愤恨的盯着这一群恶毒的刘家丫鬟。

穆洛欣冷汗直冒,咬着唇,顶着足下传来的钻心剧痛,一步一顿往前走着,竟走的不算慢。

“母亲,姨母,洛欣已然表明了心意,走两步也就算过了这关了吧......”刘坤浩终于有些看不下去,开口为穆洛欣求情。

谁知高高在上的刘夫人并没有搭话,刘坤浩无力的语言顿时消散在刘府众人的慨叹声中。

此时,盖着红盖头的穆洛欣不知道,有一双怨恨的凤眼,正隐在人群中,恶毒的瞪着她。眼看着穆洛欣就要走完这一段艰难的路,那眼神的主人暗中捏起两指,奋力一拨,手中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子,将将射在穆洛欣的右边膝盖上。

穆洛欣一阵吃痛,险些就要因为这暗中的发难而跪了下去。千钧一发之际,飞荷眼明手快一步飞驰而来,一手撑起穆洛欣将要跪下去的身子。

院中众人皆是一惊,若是穆洛欣真的跪倒在炭火之中,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姐小心!”飞荷快速说道,“只怕有人暗箭伤人。”

“知道了,你快撤下。”穆洛欣稳住身形,但却让飞荷迅速撤离,“别留下话柄,给人说道。”

飞荷虽然担心小姐,但也心知她言之有理,如果一时不忍心,给小姐招来更多的麻烦,也是得不偿失,于是飞荷不情愿的松了手,又迅速退回了丫鬟的队伍中间。

果然那中年妇人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见飞荷迅速退下了,也就吞回了刚到嘴边的话。

穆洛欣站定,深深呼吸,再次迈开步子。

终于到达了炭火之路的尽头,穆洛欣还不敢松懈。脚底已经被烫的伤痕累累,此时更不能立刻穿袜穿鞋,穆洛欣坚持端着茶,稳步走到刘夫人跟前,跪下恭敬道:“婆婆,您喝茶。”

刘坤浩也来到穆洛欣身边,跪在一旁,给自己的母亲敬茶。

“去,看看大少奶奶手里的茶,洒了没有。”中年妇人又口了,很快就有一个小丫头,领了命往穆洛欣这边走。

“是,黄夫人!”小丫头应着,就走到穆洛欣身边来。盖着盖头的穆洛欣只感觉到有个小姑娘快步走到自己身边,探着身子检查茶碗。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

娇蛮弃妃:帝君太霸道

作者:晴火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谁说弃妇没人要?即使烂桃花在身边朵朵开,也总会有不烂的那一朵出现。前半生,他们害了她的父兄,害得她失去腹中的孩子。同床的夫君看似...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