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小说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小萍1960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小说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小萍1960

时间:2022-07-07 09:18:55编辑:语兰

火爆新书《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由著名作者小萍1960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封资修章晗,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嘛?”“不需要。”“那你可以把手里的刀放下来好不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 第8章 免费试读

大姐带着寒气进屋,她脸上带着哭过的痕迹和痛苦的表情。“咋的啦?”张得财问。“倒霉。骑车子摔了。膀子可能掉了……”大姐哭唧唧地说。妈站起身,给大姑娘把胳膊往肩膀上推推,大姐疼得吱哇直叫。“甩甩。”张得财说。大姐甩甩胳膊,丢儿当儿的,好像没长在她自己肩膀上。“掉环儿了。”妈说。她转身去穿大衣,带大姑娘去找大夫。

晚上八点多,妈带着一身雪花儿进门了。在两屋之间的门框上,安着一只25度的灯泡。她刚解开衣扣,单位就来人了,送来一封电报。妈仔细看完电报,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在农村四的姥姥家,二姨正坐在炕边。“妈,该打针了。”姥姥已经神智不清。二姨给自己妈打完针,跟老妹妹说:“我跟你姐夫就是个下放的赤脚医生,咱妈这病还得上乡卫生所。快,这两天咱大哥二哥和大姐也该到了。”“王云,”二姨喊妹夫:“把手推车儿铺上厚被!”姥姥半睡半醒。嘀嘀说道:“选儿,选……”她叫着大姑娘的小名儿。

乡卫生所,大舅、二舅先后风尘仆仆赶到了。姥姥儿睁开眼看了看,又闭上了。“骨结核,没几天了,就靠***挺着呢。”二姨把两人引到了一边。“装老衣服都齐了。北京冷不冷?”大舅搓着手:“今年出奇的冷。又是大地震,又是接连出事儿……不太好。”“二哥,你那儿咋样儿?”二姨又问二舅。“咳,还那样儿。铁路,撑不死也饿不着。”二舅问二妹妹道:“二选,咱爸死得早,咱妈原来有点儿家底儿。不是还有金的梅花软手镯儿吗?这次就分了吧!”“不早就一瓣儿一瓣儿拆了换粮食了吗?”听到二哥说起这个事情,二姨脸色有点儿变化。“那,咱妈也有不少东西吧。咋也得算算帐啊。”二舅嗓门儿又有点儿大了。大舅拉着弟弟,不让他再说话。二姨不吱声儿,有点儿委屈的样子。“妈的那件儿吊里子的羔羊皮袄,我要了!”二舅又说。

大选伏在娘家妈床前哭。“妈,我回来了……”“大选儿,你可来家了。”姥姥儿想伸出手摸摸大姑娘,可是手已不听使唤了。“妈想你……”“妈……”大选泪流满面。大舅过来,拍拍他大姐的肩膀,算是打过了招呼儿。他让孩子们去外面玩儿,大人好说话。姥姥儿问:“大剩子对你好吗?”“还行,没事儿。”大选强作笑容。“妈真后悔……那人太奸了。糟贱你了……”“妈--”大选伏下脸哭。“大选啊,妈,妈对不起你。妈不,不知道他结过婚,好在他,他没孩,孩子。。。。。。”姥姥还在惦记大姑娘。

“大姐,你先睡一觉儿,有事儿我喊你。”老姨说。妈进另一个房间躺下,很快,她就睡着了。梦中,妈正在屋里坐着,姥姥儿推门进来了。“大选儿,妈要出远门儿了,你好好儿看着家。”姥姥儿从柜子里翻出一些东西就出去了。妈突然就惊醒了。她回忆起梦中的情景,心有余悸。这时,隔壁猛然之间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儿。姥姥儿走了。

五月份,又是一个雨夹雪的早晨,四上学迟到了。她站在教室门口,班里正在点名。

“章晗。”班任喊道。

“到!”四在教室外面喊。同学们都笑了。班任不满地看看门外。

办公室,班任批评四。说完,他特意关照道:“以后有什么事儿来找老师,别总憋在心里。”他的眼神儿有点儿意味深长。

班里,几个学生在偷翻四的书包。“日记!”有个学生拿出个小笔记本,念道:“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把人间的苦难与诉求都表现出来……”听的人都哈哈大笑。

又是语文课。一个胖胖的年纪大的男老师在讲古文:“相煎何太急,”老师点名:“章晗,你来解释一下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四站了起来。“是说,兄弟之间,不要这么着急互相残害……”

窗外,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内蒙古的所谓春天,也是冬天的继续。四还在解释课文。老师脸上充满了赞许的表情。一个挨窗的女生叨咕了一句:“都快六一了,还下雪。”

四坐下,一个男生悄悄儿的热切的眼神儿看过来。四看见了,她从羞涩、满足到傲气。男生只好收回了眼光。

夏天,四又独自在山边放羊。“英,你走了一年了……”四默默地说道。她看看远方连绵起伏的群山。“你好吗?英,我想你。你是上海人吗?上海离这里很远很远吧?你的爸爸妈妈还以为你……”四寂寞深沉的眼神儿很是痛苦。

山下,中学正是课间,操场上喧闹一片。突然,学校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同志……医治无效……于……年……逝世……”

操场突然间一片寂静。随后,爆发起了一片哭声。

四的眼泪悄然而下。这是下午三四点钟。天上的云舒卷漫展。哀乐响起,在天际回响。四捂着脸坐了下去……

四毕业走出了校门。经历了唐山大地震、周恩来、*逝世……许许多多的国事家事,一九七八年,四高中毕业了。说是高中,只在中学上了三年,许多知识都没学到,就这样毕业了……

四和一个女生在听国营农场的介绍会,有人动员毕业生去农场扎根。

四在家和俩姐说:“要是你们当初下乡,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儿了……”正说着,爸的脸在门玻璃处出现了。

“蒋委员长!”四首先站了起来,大姐二姐伸伸了舌头,赶紧去干活儿。

这天晚上,爸和妈在被窝儿里说话。“可不能让小四儿下乡去哇,这一去,猴儿年马月儿都回不来”。妈说。

爸说:“那不给人家预备了吗?你得去找找李清月……”

荣持枪在铁路俱乐部门口站岗。俱乐部内,地上擦得干干净净,人们肃然而立。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片嘈杂声。有人说:“快,主席像空投到了!”

一行人小心地护送来大大的一卷纸。主任轻轻展开纸,是几大幅分割开的照片。主任犯愁地说:“这可咋整?”

有人大声儿问道:“谁会裱照片儿?”

荣在门外大声回答:“我会!”

“快!装裱好了好开追悼会!其他人跟我去搭灵堂!”主任大声吩咐道。

荣小心地裱着照片。半夜,他还在干。凌晨,照片终于裱完了。他站了起来,鼻血突然哗哗地流了出来。他掏出卫生纸堵住鼻孔,快速往医院跑。

这是个林区小站。火车从崇山峻岭爬出,蜿蜒地向大山深处开去。

荣的少年时代,小站上来了几个劳改的“臭老九”,他们都是南方人。几个人蔫头搭脑地迈下火车。“快!”他们身后有人在催促。

荣和哥姐在山上锯木头。树锯断了,树干却不倒。荣吓得不敢动地方。哥赶紧扔掉了头上的帽子“吸引”,树还是不倒。片刻的沉寂之后,荣实在忍不住了,哇地哭出来,他吓得向一边儿跑去。

大树顺着荣跑的方向慢慢倒了下来。倒下的树枝剐到了荣。就在荣倒到雪地上的一瞬,倒下的断树里钻出了一只黑瞎子!

“小荣子!”哥大喊。荣正在下坡儿。熊扑打着身上的雪,慢慢站了起来,向荣站的方向踱去。

哥赶紧拽过一棵小树杆儿,跟妹妹往下坡滚去。哥俩儿在熊的身后停住了。熊还没从冬眠中清醒过来,它在雪地上愣了楞神儿,慢慢往下坡走去。

熊瞎子眼看就要到荣跟前了。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熊瞎子一步一挪地从荣身边走了过去。它选了一棵有洞的树,挤了进去。它在树洞里偎了偎笨拙的身子,闭上了眼睛,继续冬眠。

荣吓得仰躺在厚厚的雪地上,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一脸。哥姐向他跑过来。

天已经黑透了,哥仨儿才拉着爬犁回家,爬犁上面是三棵大圆木。爬犁压在雪地上,发出了沉重的响声。

荣不往前走了。“快走哇,后边儿该有狼了。”哥吓唬他道。

荣还是不走。“快走吧小荣子,要不得后半夜儿到家了。”姐也说他。

荣就是不往前走了。“你到底走不走!?”哥急了。

荣哇地大声哭了。哥没法儿,只得把他抱上爬犁。哥捂捂他的脸,把他的两只毡疙瘩头儿往一起碰碰,毡疙瘩冻得邦邦响。

雪茫茫山重重的大山间,三个孩子在缓缓往家走……

四中学毕业之后,妈为了把老姑娘留在身边,亲自去找自己的同学,她的同学是乌市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官,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四安排到了郊区生产队。这样,老姑娘就能整天在自己的眼前晃了,省着惦记被人给忽悠走。在妈的眼里,四是个大大咧咧傻拉巴叽的人,谁说啥话她没准儿都信,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去国营农场?不要说去了回不来,就算能回来,也晚了三秋了,也早就是别人的人了。因此,妈和爸是绝对不能让老姑娘去那里的。

“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在内蒙古经历了很多人间冷暖,也造就了我的性格。我知道,只有坚强,才是人生的出路。。。。。。”

那还是在土改时。荣的妈在荣爸的带领下偷偷来到了山脚儿。他们在死人堆里费力地拨拉,终于,他们找到了荣的爷爷的尸体。两人发现,老人已经身首异处。他们悄悄儿地哭了。

远处有手电光划过,他们赶紧趴下。之后,两人拖着抱着把尸体弄回到家门口。

屋里已经挡上了厚厚的棉被,外面一点儿也看不出光亮。荣的妈在豆大的油灯下为公公往脖子上缝脑袋。她吓得看一眼缝一针。公公的脸上盖着一块白布。

过了一会儿,荣爸轻轻进来。“缝完了吗?”他问道。荣妈默默摇了摇头。

荣妈惊恐不已。她的心都提溜到了嗓子眼儿。荣爸又推门进来看看。他第三次进来时,荣妈停住了手里的针。

“好了?”他小声儿问道。“嗯”。她的眼泪这才淌了下来。

“爹……”荣爸跪了下来。荣妈也跟着跪下。荣爸是一个大地主大资本家的第四个孩子,从小就脑子不好使,因此在家里没有任何地位。十七八岁的时候,就从老家出来参加了工作,一点儿家里的好处没得到,却落了个地主的成份,经常挨斗,每次运动都没逃过去。家里一连生了七八个孩子,荣爸是个木讷的男人,家里的活是活不会干,只知道上班挣钱。所有的家务事都落到了媳妇儿的身上。这个家庭,是这里最贫困的家庭之一,因此,荣一家人的性格,也在这样的环境中形成了。

荣爸扛着镐在铁轨上巡视。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

情感纠纷:得不到就毁掉!

作者:小萍1960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嘛?”“不需要。”“那你可以把手里的刀放下来好不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