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谢沅卫衍主角的书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全文阅读免费

谢沅卫衍主角的书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全文阅读免费

时间:2022-05-13 17:06:36编辑:绿真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谢沅卫衍,是虞锦言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京城谢家,世代簪缨,钟鸣鼎食,然而改朝换代,新帝登基。站错队的谢宰辅屡遭贬谪,于苦寒之地病逝,消息传回,谢夫人成日以泪洗面,一时间,大厦倾塌,任谁都能踩上谢家一脚。胎穿过来原本想着躺平当咸鱼的谢沅:“??”好端端的享福竟然成了艰难求生!谢沅只能重操旧业,治病救人,开辟铺子,医商两不误!-世人都道谢家那娇贵嫡女前途堪忧,但说着说着,似乎好像哪里不对劲?谢家长子名满天下,官至宰辅!谢家二子战功赫赫,战神天下!而被两位兄长捧在手心里的谢家嫡女竟然是开满京城商铺的幕后之人?!就是她曾经救过的摄政王殿下....摄政王:明明我都做好了娶你的准备,你却不告而别?谢沅:难道我不是功成身退?摄政王: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美好了吗?谢沅:我救人都那一套。摄政王:渣女!谢沅:??我只是想救你,你却想泡我?脑部过度被打脸的摄政王一改高冷姿态,开启了漫漫追妻路,“娇娇,放下刀,让我来。”谢沅:.....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 第一章:消息传回 免费试读

燕国皇宫,天色沉沉,长春宫外,春雨下的正急,落在一旁的池中,溅起水花。

院中正站着三道身影。

来往的宫人往这边瞧去一眼,悄悄议论出声。

“谢大人此番被贬谪,听说是去了苦寒之地,这身子骨想来是吃不消的。”

“是啊,若不是谢夫人曾得了诰命,如今怕也是进不得宫呢。”

“不过谢夫人也是不赶巧,这下着这么大的雨呢,想来皇后娘娘是不会见她的。”

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宫殿里如轻烟般,钻入人的耳中又很快被雨声盖住。

谢沅搀着身旁的妇人,心里也不好受。

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父亲母亲还有兄长都是待她极好的,可一朝天子一朝臣,父亲曾官至一品宰相,因在党争中执意站端方仁厚的太子,可谁曾想,到头来竟然还是心性坚忍,手段狠厉的三皇子明王登上了那至高之位。

原太子被废,封了个无实权的王。

父亲文官清流,自有骨气,对新帝种种行径看的不顺眼便言辞激烈,当朝指出,自然成了新帝的眼中钉肉中刺,这官位也是一贬再贬,家底渐渐没落下来,直到病重的消息传回来。

“娇娇,你说你爹她....”谢夫人出身书香世家,自幼学的是知书达理,哪里想过会有今日这样的场面,六神无主的紧抓住了女儿的手。

谢沅反握住了女人的手,碎玉投珠般的清冷嗓音透着安抚人心的冷静,“娘,您别担心,爹爹在潭州想来是有人照应的。”

她爹是前朝老臣,唇亡齿寒的道理没有人不明白,新帝哪怕再看不惯她爹,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虽是贬谪,但到底官位不算小,到了那潭州也是做巡抚的,因母亲怀有身孕,家中长兄正应科举,便没有举家搬迁去往潭州,只能在这京城等消息。

听到女儿的话,谢夫人心中稍定,但见进去禀告的宫人一去不复返,难免生出担忧来,见着出来的宫人,忙上前一步,“皇后娘娘可安睡醒了,劳烦姑娘再替我....”

不等她说完,就被打断了,“谢夫人请回吧,娘娘说今日身子不适就不见客了,夫人还是回去吧。”

说罢,宫人转身就往殿内走。

谢沅眼睫轻颤了下,她爹被贬谪也有一段时间了,早就过了陛下盛怒的时候,按理来说,不至于这般见死不救,可皇后如今的避而不见,父亲怕是....

她能想到的谢夫人何曾想不到,眼前阵阵发黑,到底是承受不住,身子一软就往地上倒去!

谢夫人身边的贴身女使秋兰瞳孔骤缩,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自家夫人,“夫人!”

秋兰跟在谢夫人快十年了,平日里做事稳重,但此刻却是颤着手看向谢沅,眼眶一下红了,“姑娘,我们怎么办?”

夫人的身子尚未稳妥,若是出了事.....

“将母亲扶到屋檐下去。”谢沅没有慌乱,将女人的手搭在肩上,一只手按住了女子手腕,眉头皱了下很快松开,同秋兰一道往屋檐上去。

“是。”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等到了屋檐下,谢沅看向面露警惕的宫人,屈膝跪在了殿门口,扬声道,“求皇后娘娘怜悯,家母怀有身孕,承受不住打击陷入昏迷.....”

“求皇后娘娘怜悯....”

路过的宫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过去。

长春宫外,正经过这边的新帝眉头皱了皱,瞥了眼旁边的人,嗓音听上去有些冷,“这谢家女倒是不要脸面。”

“突逢变故,人之常情罢了。”低沉富有磁性不缓不急地响起,男人遥遥往里面望了眼,那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在看到那个背影时眸光微动了下,眼底霎时间涌起暗色,夹杂着刻入骨的思念。

这个背影....是她?!

“依朕看,那谢辞倒是教了个好女儿,都敢无视皇家威严,走吧,今日殿试名单应该出来了。”新帝萧含玉冷哼了声,打消了原要去长春宫坐坐的心思,拂袖往前走了。

男人顿了下,没听这话,大步往里走。

萧含玉说完没有得到回应,一回头,就见男人大步往里头走,“??”

那是朕的皇后寝宫!

忽地,卫衍又顿住了脚步,眸色微敛。

对,不可能是她。

他深深望了眼少女垂着眸跪在那的纤细身影。

许是他看错了,他记忆中的人素来是自信高傲的,从不会这般卑躬屈膝。

这般想着,他顿时没了兴趣,冷着脸离开。

跟在萧含玉身边的内监刚准备喊,就见这位摄政王殿下头也不回走了,他犹疑着看向萧含玉,“陛下...可要通传?”

“不用了。”萧含玉视线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知晓卫衍怕是险些认错人了,摆了摆手,兴趣缺缺的离开。

门外的声音一声大过一声,饶是皇后再想装听不见也没办法,只得差了宫人去请了太医过来,将谢沅母女请进宫里。

偏殿里。

年过半百的太医将真丝锦帕垂置谢夫人的皓腕上,细细诊脉,良久后收回了手,站起身来,看向立在一旁的皇后,垂眸恭敬道,“皇后娘娘,谢夫人身子虚弱,一时哀痛过度这才导致昏迷,好在诊治及时,未伤及腹中胎儿。”

“劳烦江太医了,翠黛,送江太医出去。”身着暗红细钗礼衣的皇后凤眸微敛,吩咐了一句,随即便有宫人过来给江大夫引路,致谢后方道,“江太医,这边请。”

“哎。”

待江太医离开后,皇后眼睛眯了眯,看向站在一侧的谢沅,语调微凉,“谢沅,你可知罪?”

她明说了不见,这谢家母女一个晕倒一个嚷的大声,可将宫规放在眼里!

话音落下,换做旁家姑娘早就吓得五体投地了,但谢沅没有,少女清丽容颜上没有半分惧色,只低垂着眉,“臣女知错,但凭娘娘责罚,只是家母思念家父,求皇后娘娘给一个准信。”

是死是活,总得给个准信,潭州距离京城路途遥远,她也好早做打算。

谢家虽是百年大族,但这一代一代下来,分家分的早已经分崩离析,大房嫡系一脉如今全靠父亲一人撑着,年纪最大的长兄正应科举,不日就将殿试了,若是知道父亲...怕是会有影响。

前世过的太累,这辈子她老老实实当了十六年的咸鱼,可没想如今出了这事,谢沅心中叹气。

历史还真是惊人的相似。

压下心头的思绪,谢沅抬眸看向容颜昳丽的皇后,新帝登基不过二十余岁,皇后娘娘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

“求皇后娘娘告知。”她跪俯下身去。

见她这般执着,皇后眸色微动了下,瞥向床榻上连在昏迷中都不安皱眉的妇人,到底是生了恻隐之心,“今日传回来的消息....”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

病娇摄政王总以为我渣了他

作者:虞锦言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京城谢家,世代簪缨,钟鸣鼎食,然而改朝换代,新帝登基。站错队的谢宰辅屡遭贬谪,于苦寒之地病逝,消息传回,谢夫人成日以泪洗面,一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