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上古(凤染妖恒)无弹窗阅读

上古(凤染妖恒)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8-01 08:45:24编辑:亦瑶

上古

推荐指数:10分

《上古》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角色名是凤染妖恒的小说叫做《上古》,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星零创作的女生玄幻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上古之神,万年前几近毁灭殆尽。如今世间仅存四位上古之神,前三位是正儿八经的上神,这最后一位……有神说她是走了狗屎运,投了个好胎,也有神说这三界八荒里面子上看起来最风光、里子里瞧起来最凄清的也就是这一位了。只是这些神仙们是羡慕嫉妒恨,还是真的心有戚戚焉呢,说都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千万年以后,三界八荒里,除了那三人以外,三界众生都只能对着她弯下神仙的傲骨,恭敬的唤一声:上神。

《上古》 第七章消失 免费试读

三日后,当气喘吁吁的凤染驾着云到达瞭望山山脚时,眼底的兴奋感激让整座山头都有种骤然复苏的明朗感,盘着腿坐在云上的后池看着她,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
“凤染,你上君巅峰的实力不会是吹来的吧,不过就是个瞭望山而已,至于这么……”后池伸手把凤染从头到脚比划了一番,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没有风度吗?为什么不上山,停下来做什么?”
盯着懒洋洋坐在云上的后池,凤染潮红的脸色悲愤交加,蹲下身,咬牙切齿道:“也不知道是谁整整三天把我当骡子使,还有,后池,不要告诉我你没常识到这种地步!你连瞭望山都没听说过?”
“听说过啊!”后池戳了戳凤染,把她放大的面孔推远了些,悠悠道:“柏玄的修炼之地嘛!”
被毫不客气的手戳得退到云朵边缘的凤染一张脸彻底黑了下来,她盯着后池,干脆也盘着腿坐了下来。
“后池,我看古君上神实在是太放纵你了,不出清池宫还好,现在出了清池宫,就等于踏入三界,你这么……”
“凤染。”后池打断凤染喋喋不休的架势,笑了笑,眼底露出几许意味深长的倨傲来:“你觉得我父神、天帝、还有天后需要知道三界中每一处地方的渊源、每一个神仙的来历吗?”
“当然不需要,他们……”凤染极自然的回答,然后顿住,看着后池叹了口气:“后池,他们是上神。”
“凤染,我也是,不论我灵力有多差,或是三界中人有多不屑,我都位极上神,当初我父神在昆仑山上放弃天后争来的,就是如此,这也是我今日来瞭望山的原因。”
数万年前昆仑山上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古君上神以上神之尊从三界众仙手中拿来了后池的上神之位,其实说白了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古君上神不追究天帝夺妻之仇,也放过了天后背弃之怨,为的只是彼时不知天命的后池能在三界中有立足之位——虽然这位子有些骇人。
凤染一直以为后池自小修身养性,性子淡泊无争,根本不会把几万年前的事记在心上,却不想她骨子里的执拗倔强却是不输于任何人。
几万年来,只听说那位景昭公主始终对后池忌讳莫深,从不轻易相谈,如今看来,身处其中的后池却也不是全然不在乎。
她想亲自为古君上神讨回公道,所以才会想知道当年事情的始末,才会努力的提高仙力来瞭望山寻柏玄……
凤染仔细端详后池,见她墨色眸子里淡淡的坚定,突然笑了起来,伸手在后池垂下的卷发上弹了弹,道:“你呀,是就是呗,我来给你说说瞭望山的渊源……”
短短几句话,两人都没有深谈,但凤染却没了一开始的懒散兴奋,神情里也多了几分郑重之色。
修仙之人劫道难数,她托庇于清池宫万余载,总该做些什么才是。
“上古时瞭望山是四大真神之一的白玦上神在下界的修炼之处,混沌之劫后,四大真神消失在三界中,这里也没有人居住了。传说白玦上神的随身兵器也藏在了瞭望山,所以常有仙君来此探寻,不过此处周围千里之地仙力浓厚,阵法密布,甚至还有探访过的上君说这里有上古神兽守山。从没有人能驾云上得了山顶,就连靠近瞭望山都是极难,是以众仙来此,皆是步行而至。”
凤染将云散去,扶着后池站在山脚处,用仙力将二人包裹住,颇有些艰难的咂了咂嘴道。
后池望着自靠近瞭望山后就将仙力聚拢来对抗山中灵力的凤染,不免有些惊叹,上古真神果然恐怖,光是残存下来的灵力就能让凤染如临大敌,若是得了白玦上神随身神器虽说不能独步三界,但至少能和上神不分伯仲,难怪会惹得众仙觊觎。
看来仙界众仙虽然修道,却也没丢了那份权欲的复杂心思。
“这瞭望山如此可怖,柏玄怎会选择在此处修行?”后池看了看被仙力挡得瞧不见前路的深山,一步一步向前挪,朝着凤染问道。
“我也不知道,古君上神只说过柏玄上君在此,其他的你就要问他自己了。不过柏玄的仙力要比我高深,他能在此修行,我倒是不觉得奇怪,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见凤染欲言又止,后池转过了身一眨不眨的盯着凤染。
“除了清池宫的人,三界中好像很少有仙君知道柏玄之名,甚至连三界上君、妖君之列中,也没有他的存在。”
凤染凝聚仙力,拉着后池的手朝前走,后池听见这话眉一挑,敛眉不再出声询问。
仙界上君、妖界妖君乃是由天劫而定,凡是过了九天雷劫,都会自动显现在仙妖交界处的擎天柱上,后古界纪元后从未遗漏过任何一人。
既然凤染都说柏玄灵力在她之上,那又怎会不为三界所知,也没出现在擎天柱之上?
除非……柏玄和如今的三位上神一样,皆是上古神兽所化。
山路愈加崎岖,凤染脸色渐渐苍白,后池停下脚步,拉住凤染的衣摆:“凤染,你刚才说有仙君曾经在瞭望山上看到过有神兽出没,那……有没有说是什么神兽?”
“那倒是没有,后池,你觉得柏玄上君有可能是上古神兽而化?”凤染皱着眉,有些不信。
她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可是若他是与天帝天后齐名的上古神兽,又怎么会屈居于清池宫,甘愿在古君上神之下蛰伏?更何况天帝又怎会放任这样不确定的力量存于三界之中?
“算了,等见到他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后池苦恼的挠挠头,一时忘了两人所呆之地乃是由凤染的仙力所围,大走一步跨了出去,凤染面色陡变一时情急伸手去拉,却被强劲的灵力推回了圈内,仙罩内外模糊一片,凤染回过神来朝外望去,见到外面的场景,眼底的担忧在瞬间变得不可置信,一双凤眼瞪得极大,圆咕噜的颇有些滑稽的味道。
仙罩之外,后池安然无恙的站在灵力错乱的空地上,使劲活动着腿脚,左伸伸,右伸伸,一脸无辜的看着凤染,狐疑道:“凤染,你确定这里是三界中的险境,不会是骗我的吧。”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将手伸进仙罩内探了探。
凤染看着外面那张欠揍的脸,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后池,这里对你没影响?”
“没有。”后池眯着眼干干脆脆吐出两个字,径直朝前走去。“看来当上神真的不错,就连这山上的灵力也知道让路。你在后面跟着吧,我来带路。”
凤染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背影,把仙罩缩小了一半,急忙跟上前去。
这后池怎的变了一回身后,心智像倒退了一般……咦,不对,凤染挠挠头,想到后池至今的成长过程,暗道:应该是正常了才是,现在的性子,倒像是个正常的小神君了。
两人在灵力密布的大山中艰难的移动,却忽视了后池手腕处墨石手链一闪而过的幽光。
半日后,日近红霞,后池望着大山深处的小竹屋,和凤染两人面面相觑。
按照古君上神的吩咐,仔细辨别后,两人才不得不确定这里便是古君上神所说的柏玄修炼之地。
目及之处,唯见一间孤零零的竹屋挺立在前,及腰深的杂草遍布在四周,篱笆之内的地方在杂草后依稀可辨,站在篱笆外,迎面而来的沉朽之气渗得人心慌。
后池走上前,摸了摸竹屋沿脚处被风化的沙粒,转过身对凤染道:“这里至少几千年没住过人了。”
凤染点头,小心翼翼伸出手极快的用仙力探了探,面色凝重:“没错,我估计至少也有七、八千年了。”
七、八千年,也就是说柏玄离开清池宫后就没有回过瞭望山。这里气息腐朽,过了八千年之久,就算是以凤染之能,也不可能去追寻柏玄的下落。
凤染皱着眉在仙罩里闻了闻,打开竹屋的门走了进去,拾起桌上的一把扇子仔细瞧了瞧,半响后对后池道:“后池,柏玄恐怕出事了。”
“你说什么?”后池听见这话猛的一惊,急忙走进:“凤染,你发现什么了?”
“虽然过了很久,但是这把扇子上还是有微弱的妖气,我想柏玄是不是去了妖界……”
‘铿’的一声响,剑风划破空气的声音突兀而至,听到外面清越的剑鸣声,两人神色皆是一变,急忙朝外面走去。
漫天金霞之下,从逆光中缓缓走来的青年履履独行,一袭青衣,看不清面容,只是…在这灵力遍布的瞭望山中,他亦是闲庭散步一般,那姿态要多淡然就有多淡然,要多高雅就有多高雅。
后池黑着脸转过头看着把自己围成蛹状的凤染,撇了撇嘴不客气道:“凤染上君,瞧瞧,这就是你说的上古秘境,随便一个人都能安然无恙的闯进来,你这个上君巅峰也做的忒可怜了。”
上古

上古

作者:星零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上古之神,万年前几近毁灭殆尽。如今世间仅存四位上古之神,前三位是正儿八经的上神,这最后一位……有神说她是走了狗屎运,投了个好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