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资讯 嫡女凤途(沐云遥慕容羽)无弹窗阅读

嫡女凤途(沐云遥慕容羽)无弹窗阅读

时间:2020-02-13 19:58:27编辑:觅波

嫡女凤途小说主角名为沐云遥慕容羽,由梵鸢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奇热联盟。全文讲述了沐云遥背负血海深仇,孽情深恨,种种不甘,再次重来。渣男欺辱?杀!渣妹陷害?杀!渣皇帝居然逼她远嫁?杀!大不了逆了天,灭了地,也要痛痛快快过这一世!当她眉梢清寒,傲视京华,他懒腰抱住她,这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沐云遥嘴角勾起艳丽弧度,那个啥,其实四大才俊都在追她。。

《嫡女凤途》 第8章 踏上旅程 免费试读

京城,气派不凡的柳府。

碧泉小亭里,微风拂面,花团锦簇。

沐夫人一身富态,姿态慵懒的靠着红漆木柱,白皙丰腴的手时不时的洒一把鱼食进池水,狭长的凤眸带着上位者才有的傲气。

旁边的嬷嬷一直垂着头,似是等候许久。皱纹初显的额头上,已经满是点点汗珠,腰弯的也很有一段时辰,两只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颤。

“是什么东西?”沐夫人有些不情愿的开口问道,眼神冷冽剜了一眼身侧的管事嬷嬷。

管事嬷嬷陈婆子脸色顿时发白,心知夫人最不满她将人放了进来。

于是,为了补救错误,赶紧一脚踢在西乡来的刘嬷嬷腿上,使劲使眼色,让她说完快走。

“夫人,西乡来的信。”刘嬷嬷毕恭毕敬的递上书信,身上已经满是冷汗。

末了,忽然想到什么极其要紧的,她不由得正色提醒,“是柳氏写的,她说务必要由夫人亲启。”

陈嬷嬷脸色微变,眼神瞥过不动如山的沐夫人,又赶紧收住神色,摆手赶人,“柳氏算什么身份!居然提出这等逾越的要求!”

“信留下,人还不快走!”

“可是——”刘嬷嬷一脸为难,但是又想到柳氏的交代,最终还是决定将柳氏的原话说出来。

陈嬷嬷已经摸到沐夫人心思,更加严厉的开口训斥道,“走!走!走!难不成还等着家丁来轰!”

刘嬷嬷吓得一颤,反倒把嘴边的话条件反射的说了出来,“夫人,柳氏说,如果您不帮她的话,她就把几年前大小姐的事说出去——”

此话一出,陈嬷嬷的脸顿时黑成炭,大声呵斥道,“好大的胆子!竟然跑来沐府嚼舌根!”

她二话不说,当即命人,连拖带拉的讲刘嬷嬷赶了出去。

不远处,沐夫人那张富态高贵的脸被笼在花荫里,虽然看不清神色,但是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摄人的寒流涌动。

四周气温骤降,宛若腊月寒冬。

好一阵喧闹过后,陈嬷嬷才心惊胆战的抹着冷汗默默走向落英亭。她心里暗叹倒霉,怎么遇上个这么不知轻重的刘婆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要知道,沐府上上下下,只有一个最大的禁忌,那就是“大小姐”这三个字。

沐云遥被驱逐一年半的时间,夫人好不容易过上舒心日子,前段时间才重修了大大小小的院子,将几位少爷小姐安置妥当。

这个时候,柳氏若是看不住沐云遥那个小丫头片子,还拿翻旧账来要挟夫人,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夫人,人已经走了。”陈嬷嬷低着头,心跳到了嗓子口,眼睛瞄都不敢瞄一下沐夫人。

沐夫人缓缓抬起头,光线交错里那张白皙丰腴的脸显得格外冷寒,就连眉梢的轮廓都变得锋利,嘴角带着不屑且毒辣的嘲讽。

“取火来。”她阴冷的一字一顿道,“把信烧了。今日之事,决不能让老爷知道。”

“是,夫人。”陈嬷嬷知事态严重,忍不住问道,“刘嬷嬷那边可需要——?”

沐夫人冷笑一声,“看来这一年过的太舒服,你是老糊涂了,这点事还需要问本夫人吗。”

陈嬷嬷身子猛地一颤,脸色铁青的连忙跪下,“夫人,奴婢知错!这件事一定办的滴水不漏!”

“最好如此,不然你也不必回府了。”沐夫人淡淡道,脸色再次恢复如常。

然而,再看向碧池中的锦鲤,她却没了喂食的兴致,还有亭子里不堪重用的婆子,简直扎的眼睛生疼!

“那——沐云遥她——”陈嬷嬷手心紧张的出了冷汗。夫人的心思,她懂,但是若要真动手,还是需要夫人的一句话。

“西乡年年发大水,淹死一两个难民,再平常不过。”沐夫人眼里淬了毒,声音阴冷的如夜里幽风。

那小***不过才离开一年,就受不住了。

呵——她柳巧巧可是熬了足足七八年,还为沐尚书生了一男两女,这才真正进入府里成为沐府的女主人才一年!

丹寇嵌入手心,刺痛令她的五官有几分扭曲。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幸福,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

尤其是,沐云遥!

小***去死吧,和她那个早死的娘亲一样,死的干干净净。

四月细雨天,清晨薄雾迷蒙,两辆黑漆朱轮华盖的马车碌碌的行驶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

沐云遥换上一身青墨男装,泼墨般长发用玉簪挽成简洁的发髻,素手将柳眉描浓几分。

清秀灵动的娇俏脸庞,此时格外潇洒俊逸,有几分王孙贵族的风采。

“小姐,你这样打扮,若回长安,定会吸引无数少女芳心暗许。”青露看得一双眼睛熠熠发亮,赞叹不已。

白芍温柔笑着点头,她喜欢如今小姐越来越从容大气的风度。似乎举手投足间,便有无人能及的自信。

沐云遥只是笑笑,取出身上一件精巧的锦绣香囊,递出去,交代道,“白芍,等会把这个给慕容公子送去。”

“是,小姐。”白芍接过香囊,抬头问,“可是,前面的马车上好像坐着两位贵人——”

“另外那个,不用管。”沐云遥淡淡道。

误会已经够大的,她可不想继续雪上加霜。

白芍乖巧,不再多问,妥善收好香囊。

“停车。”沐云遥低喝一声,掀开了车帘,缓步走下车去。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奴婢陪你去吧。”青露急着问。

“不必,你在车里等着,我马上就回。”话毕,沐云遥的视线瞥过前方的马车,又添一句,“若是有人问起,便说我去采药了。”

“明白了。”青露点点头,虽然有些担心,却十分听话的重回了车上。

清晨雾重,寒气逼人。

沐云遥含着一片生姜,目光如炬,坚定不移的朝山间深处走去。

西乡,南宁,长安城。

这条线路,是沐云遥再熟悉不过的。

当时京里派了个刘嬷嬷到西乡查看她情况,实际上存了歹毒的心思,联合柳氏在沐云遥饭菜里下了迷药,然后趁她不备,丢进了南宁的山贼窝里。

莽莽山林,狰狞不堪的流寇,破败刺鼻的茅草棚……

曾经那个蜷缩在马车,只会一味哭泣躲避的少女,模样已经渐渐模糊。

幸亏白芍拼了命舍了清白救她,可最后沐云遥彻底失去嗅觉,本就虚弱的身子更是落下病根。

沐云遥神色冷凝,往事历历在目,她绝不会让悲剧重现。

淡薄迷雾里,是哪怕走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依旧气度从容,眉宇也不曾皱过的坚定的女子。

目光,深邃,幽远,宛若漆黑夜空最明亮的北斗星,娇小背脊,笔直如竹。

重走一遭,她的方向,是翻天覆地的不同。

嫡女凤途

嫡女凤途

作者:梵鸢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沐云遥背负血海深仇,孽情深恨,种种不甘,再次重来。渣男欺辱?杀!渣妹陷害?杀!渣皇帝居然逼她远嫁?杀!大不了逆了天,灭了地,也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