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现情 > 谈恋爱不如结婚

更新时间:2022-01-18 11:20:19

谈恋爱不如结婚

谈恋爱不如结婚 袖刀 著

连载中 温暖江晏陆修明

小说主人公是温暖江晏陆修明的名称为《谈恋爱不如结婚》,是作者袖刀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温暖在校园时遇见了令她心动的男孩,那个时候的她敏感消极又孤僻,根本不敢将这份喜欢说出口,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喜欢的那个男生陆修明竟然向她告白了!她愣了一下将自己的所有缺点都说给了那个男孩听,本以为得到的会是伤害,没成想得到的竟然是男孩温暖的笑容,那个时候的温暖,真心以为自己获得了全世界最好的幸福!

精彩章节试读:

“欢迎光临!”

诊所大门被人推开,门上的感应装置机械报着迎宾语。

温暖正在拖地。

外头夜雨缠绵,她以为这样恶劣的天气,不会再有客人上门。

毕竟再有半个小时,诊所该打烊了。

“小心地滑。”温暖细若蚊蝇的声音提醒着,忙不迭把拖把拿去卫生间里。

等她洗完手出来时,终于得了机会,正眼打量不久前进门的客人。

是个穿深色条纹西装的高个子男人。

怀里抱着一个宠物太空包,里面装着一只布偶猫。

V形脑袋正贴在出气孔处,蔚蓝色的圆眼静静盯着温暖看。

太空包是鲜亮的柠檬黄,与男人深沉严肃的气质不合。

不过布偶猫的颜值倒是和男人难分伯仲。

温柔美人喵和清冷贵公子的既视感。

半晌,温暖才将自己的视线从高颜值的猫咪身上移开。

清浅落于男人斧刻刀削的俊脸上,“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

说话间,温暖尽可能让自己注视着男人精雕细刻的五官。

尤其是那双晦暗深邃的瑞凤眼,她试图从那双眼睛里分辨男人的情绪。

江晏形容清冷,眼里幽寂如海,不带任何情绪。

他只略略打量了面前的女孩一眼,被她杏眼中清透澄澈的眼波惊艳了一秒。

嗓音磁哑,温润中透一点疏离:“我家猫肚子似乎有增大的迹象,带它来做个检查。”

男人话落,视线垂落在太空包上,眉骨微蹙,略有几分担忧。

“最近它食*大增,有点嗜睡。”

这些是家里佣人说的,平日里江晏事忙,没时间去关注一只猫的饮食起居。

更何况他也不是这猫的直系主人。

温暖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大概有了结论。

“冒昧问一下,你家猫的性别是?”

“母猫,没做过绝育。”

“那应该是怀孕了,先做个B超看看?”

“可以。”男人将太空包递过去。

中途动作微顿,他问女孩:“需要帮忙吗?”

江晏注意到店内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视线便垂落在女孩白瓷般清透细腻的小脸上,发现她眼睫毛浓密且长,像两把小扇子。

在他专注凝视下,那两把小扇子扑了扑,往上掀起。

女孩那双清透明眸飞快看了他一眼,接过了太空包,拘谨地拒绝道:“不用,您坐着等就行。”

太空包有些沉,温暖抱着稍显吃力。

她身子太单薄了,纤细羸弱感尤甚,看得江晏想搭把手。

但女孩并没有给他机会,带着太空包进了里屋。

玻璃门没关严实,传出女孩清润好听的嗓音:“名字叫什么?”

“……江晏。”男人狐疑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落座的沙发依稀能看见检查室内的光景,入目便是侧坐着,披上了白大褂的女孩。

她正在调整仪器,听见男人的回答,纤弱的身形微愣。

随后女孩回眸,视线穿透玻璃门,遥遥与男人对上,有些好笑:“它呢?”

她指了指太空包。

江晏恍然,轻抿薄唇,隐忍了笑意和尴尬。

声音徐缓,添了几分不自然:“刀妹。”

温暖收回了视线,将仪器调整好,选好了探头。

这才将太空包打开,把那只叫刀妹的布偶猫小心翼翼抱到了垫子上。

她也不急着进行检查,先拿小鱼干和刀妹打好关系。

手法娴熟地替它顺毛,直哄到它自己侧身躺下,*肚皮来。

温暖这才上手摸了摸它的肚子。

刀妹反应不如其他孕猫激烈。

它蔚蓝色的大圆眼只淡淡瞥了眼温暖覆在它肚子上的手,便将头颅往后仰去,细声细气地叫唤了一声。

单凭刀妹的肚子大小和手掌下明晰的胎动,温暖初步判断,已经是妊娠中后期了。

至少50天以上,再有半个月左右应该就会生产。

B超结果也证实了温暖的预测。

她一个人为刀妹检查,进程自然慢一些。

结束工作已经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整理好检查报告签好字后,温暖带着刀妹从检查室里出来。

一眼就看见了靠坐在角落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

店内冷白灯光垂落在他蓬松感十足的黑色短发上。

穿过发丝缝隙,将男人深邃立体的五官分割出明暗。

高耸的眉骨下颀长眼睫低垂着,眉眼都隐没在阴影中,平添几分拒人千里的清冷禁*。

也不知道男人到底睡着没有。

温暖抱着太空包,轻咬着唇瓣,微蹙着眉,犹豫又纠结。

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打扰。

犹豫到最后,温暖放弃了内心的挣扎。

她把刀妹带回了旁边的休息室,一边逗它玩一边拿手机给男朋友陆修明发微信。

【店里还有客人,得加班了。叹气.jpg】

陆修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她的消息。

温暖想,他可能还在应酬,便也没再继续打扰。

撸着刀妹看着专业书籍,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

外间传来机械的一句“欢迎光临”,店里的寂静被彻底打破,顷刻间热闹起来。

“温暖,你还没走呢?”同事张姐进了店,转身冲着门外收起雨伞。

她的声音吵醒了沙发上抄着手瞌睡的男人。

颀长眼睫掀开,泄出的清冷流光,笔直落在了门口的女人身上。

神情里颇有几分被人扰了清梦的不悦。

张姐回身看见沙发上的男人,当场愣住了。

直到温暖抱着太空包从休息室里出来,她才回神冲男人笑笑,“原来是有客人啊。”

“忙完了吗?用我帮忙不?”张姐是个已婚大姐姐。

今天和温暖以及另一名同事一起上晚班。

不久前另一名同事急性肠胃炎犯了,她给送去了医院,留了温暖一个人看店。

本来也是想着快下班了,天又下着雨,应该不会再来客人了。

所以才敢留温暖一个实习生在店里。

医院那边,同事的家属到了以后,她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心里终归还是不放心,所以回店里看看。

没想到灯还亮着。

温暖把检查单递给了张姐,把刀妹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然后便由张姐接手了后续缴费事宜,她继续拖地了。

这单忙完,等客人离开,肯定会立马关店。

所以她想抓紧时间做完清洁,这样就能早点下班了。

江晏接过了太空包,余光扫过拎着拖把从他身边经过的女生。

回忆了一下她刚才和她同事的对话内容。

轻易便捕捉到了她的名字。

温暖。

不知道是不是他以为的这两个字。

江晏结完账,将装有刀妹的太空包挂在臂弯处,去门口装伞的篓子里拿了自己那把高定雨伞。

慢条斯理地撑开伞,往路边停靠的那辆黑色玛莎拉蒂Levante走去。

“江先生慢走。”温暖拿着拖把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

顺便把灯牌的电断了,准备关店。

江晏把太空包放在了副驾驶位,绕到驾驶座那边拉开了车门。

收伞时,他不经意地抬眸,往尚悦宠物诊所门口看了一眼。

正好看见那个叫温暖的女孩子弯着腰,追逐着拖把在店里来回走。

上车后,江晏看了眼腕表。

没想到自己在人家店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居然还睡着了。

黑色玛莎拉蒂前脚离开,张姐后脚便把厅里的灯关了,只留了门灯。

“别弄了,反正明天也是咱们早班,到时候早点过来再打扫吧。”

“都十点多了,赶紧回家去,路上注意安全。”

张姐催促下,温暖把诊厅里最后一隅打理干净,收拾下班了。

临走前张姐给她提了建议,让男朋友来接。

温暖应了一声好,撑着伞一边走一边给陆修明打电话。

铃声几近结束,对方才接听。

语气里透着鲜有的紧张,但温暖那边雨声嘈杂,很好的替他掩饰过去。

“暖暖……你下班了?”

几分钟前,陆修明看到了温暖发给她的微信消息。

已经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正斟酌着回复她,温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陆修明没敢跟她久聊,只说自己快忙完了,马上就回去。

连温暖的诉求都没来得及听,便挂断了电话。

他太慌了,心脏悬空在嗓子眼,像是被人一把拽住了命门。

直到挂断了电话,男人这才沉下一口气。

握着手机将额头抵在洗手间的门后,满心忐忑和懊悔。

就在陆修明为一个小时前的冲动行为后悔时,洗手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柔媚的女音隔着磨砂门的门板传达给他:“修明,你洗完了吗?”

“能让我进去吗?”

“我也想洗洗。”

“身上黏黏糊糊的,不太舒服。”

陆修明心脏骤缩,单手压在门缝边。

许久他才整理好自己的心绪,裹上浴巾拉开了磨砂门。

门外站着不着寸缕的女人,曼妙身姿在酒店房间里暖黄暧昧的灯光里格外诱人。

她红唇妖冶,轻勾着弧度,一脸事后的妩媚动人。

颊侧泛着浅薄红晕,笑得娇态可欺:“刚才好像听到你接电话了,暖暖打来查岗的?”

陆修明挪开眼,随手从浴室里摘了一条浴巾扔给她。

“先披上。”

他紧皱双眉,俊脸上晦暗不明,看得出很心烦。

女人听话地披上了浴巾,但春光难掩,媚态依旧横生。

声音不紧不慢:“怎么,听见她的声音就后悔跟我做了?”

“就这么爱她?”

“徐樱。”陆修明沉声,似是警告的语气:“你别去暖暖跟前乱说。”

“……我们刚才只是喝了酒,彼此思绪都乱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被唤徐樱的女人嗤笑一声。

“你该不会想说你刚才是把我当成温暖,所以才脱裤子*的?”

“陆修明,这种话你自己相信吗?”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