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都市 > 天命神婿

更新时间:2022-01-14 16:16:44

天命神婿

天命神婿 善哉 著

连载中 安逸姜栀茉

《天命神婿》中主要人物有安逸姜栀茉,是善哉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万读小说。全文讲述了那年点沧山有异象。为了还恩,真人踏龙入江城。阴差阳错,三年指点助妻族成就百亿豪门,她们却构陷抓奸!可笑,你们低估我身份,也小瞧了我手段,接下来…迎接你们的劫数吧。

精彩章节试读:

江城,希尔顿大酒店总统套房,安逸睁开眼,强烈眩晕感让他很难受,揉着太阳穴,伸手去抓床头柜,碰倒的空酒瓶子哐当砸地毯上。

勉强睁开眼他发现胸膛搭着白皙小手,枕边是个女人侧睡着,床被、地上凌乱摆着内衣、丝袜、高跟鞋。

她是谁?

安逸皱眉,仔细闻闻,空气中弥漫着作呕酒味。

昨晚他喝酒了。

高中同学生日聚会,喝完后去ktv唱歌,在之后安逸就不记得。

明显是断片。

那这个女人是谁?

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夏天清晨达到一定日照,镂空丝绸窗帘智能打开让不太耀眼阳光渗透进来,微风带着干燥送出房间里混杂味道,也让安逸头脑清醒不少。

没***,童子身还在,那就不要紧,关键过了八点,回去做早餐肯定来不及,是不是考虑请个假?

安逸去拿手机,房门咣咣直响外面有人急躁敲门,短暂两秒钟,房门叮一声打开,鱼贯而进脚步声,首先伴随是愤怒尖叫。

“安逸!”

“你偷人。”

“混蛋!”

为首的是个穿淡蓝色国风旗袍妇人,四十多岁,从犹存风韵可以看得出年轻时候也是美人。

她身后站着三个西装墨镜保镖,手里拿着甩棍。

“你个贱种,吃我姜家喝我姜家,你这样做对得起茉茉吗,你就是个禽兽。”

妇人怒火中烧,抢过保镖甩棍就要动手,身后传来冷漠声音:“妈,不要打。”

“茉茉,这个禽兽你还维护他什么,你对他还不够好?我们姜家哪里对不住她?”

“今天事传出去谁脸上都不好看。”

保镖让开,走进来姜栀茉俏脸寒霜。

她身材高挑,宝蓝缎面低胸紧身上衣,黑色百褶波浪及膝裙,肉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黑色高跟鞋,流行而不失高贵冷艳。

姜栀茉,江城房产龙头姜家明珠。

三年前另起炉灶创办誉天集团,强势崛起,以眼光毒辣,下手稳狠著称,目前公司借壳上市,市值百亿。

姜栀茉凭借卓越战绩成为江城呼风唤雨四大龙王之一,玉娇龙!

此时她眼神复杂看着床上安逸。

这个男人就是她丈夫,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也从不社交,每天按时做饭打扫卫生,就连佣人笑话也不恼,暗地里被嘲弄为江城第一窝囊废。

忍了三年终于暴露本性了吗?

姜栀茉心情糟糕。

她对安逸没有任何感情,这桩婚事是爷爷生前指定,原本打算忌辰满三年解除,那时候给安逸一个亿离婚补偿,也不枉三年有名无实夫妻情分。

钱已经划拨出卡。

银行卡就在她lv包里。

离爷爷三年忌辰还有一个月,你就等不及了吗?

我姜栀茉哪里对不起你安逸!

恼怒、鄙夷、厌恶等等情绪让姜栀茉心情格外糟糕,就像一颗种子在负面情绪灌溉下不断生根发芽,表情也渐渐咬牙切齿。

“茉茉,我没有。”

安逸确认短裤还在,下床想要解释,姜母尖叫一声,怒斥道;“贱种,你想干什么。”

“骂谁贱种了。”安逸有些生气,他接受不了这个称呼。

“茉茉这个称呼也是你能叫的?你个贱种、窝囊废,不干好事偷鸡摸狗,我姜家好心收留,你却糟践我女儿。”

姜母怒不可遏上前甩出巴掌却被安逸抬手给抓住。

“贱种你敢碰我。”

安逸眼神中满是怒火。

他在姜家三年循规蹈矩,今天却被一口一个“贱种”称呼,你姜家有没有把我当人看。

回答安逸是一道甩棍划过黑影,力量之大甚至有破空声重重打在后背,强烈疼痛让他眼眶瞬间通红,单这一下已经可以听到骨头断裂声音,这是下死手。

动手保镖一击命中,即使安逸已经松开姜母,他不依不饶又是甩棍落下,鲜血从安逸嘴角溢出,疼痛让他大脑一阵浑噩,但这不是最重要。

单手撑地安逸抬头,看到姜栀茉冷漠眼神,这才是对他最大伤害。

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

三年待你无微不至。

三年对你相敬如宾。

你却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贱种,你的脏手敢碰我,去,把他手砍下来。”

姜母凤目圆瞪,一声令下保镖撩开衣角露出锋利军用匕首。

“为什么你们都不听我解释,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姜家的事。”安逸单拳紧握,心中恨意滔滔。

当牛做马,任劳任怨,三年呐,换来一身冤屈。

一声闷响,姜栀茉肩上爱马仕包包砸在安逸头上,镶钻位置坚硬如钉,闷哼一声,鲜血像小蛇般划过他脸,滴答打湿地毯。

呵呵,哀莫大于心死。

画面仿佛凝固,仰头的安逸发出无声的悲笑,两步之遥如同天堑,姜栀茉俏脸决然。

“贱种,明天你跟茉茉去办离婚,别想耍花招。”

姜母挽着身体轻微颤抖女儿,柔声安慰;“茉茉,我们走吧,这个贱种看着就恶心。”

丢下厌恶眼神,姜母带着姜栀茉离开。套房满是狼藉,安逸踉跄坐回床边,床桌有免费高档香烟,拿出一根点燃,烟雾入肺引起强烈不适让他剧烈咳嗽。

床上传来娑娑声,不一会有条白皙大长腿出现,擦着红色指甲油脚趾轻轻一勾,将地上衣物扯到床上。

很快床上女孩穿着好,安逸冷眼旁观。

她大概20出头,换上米黄色连衣裙,走起路来显得亭亭娜娜,摇曳生姿,光着两条洁白大腿,皮肤就像白玉一样富有光泽,尤其是那双趿着白色拖鞋小脚更是诱人,***异常,窄窄脚板显得修长秀气,拖鞋前端露出脚趾细长,这是非常典型东方女人小脚,很吸睛也很惹人遐想。

“你就这样走了?”

安逸冷漠声音让女孩如遭雷击,转过身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陆...陆鹿”

“今天你走出这个门,我俩都得死。”

安逸猛抓住陆鹿手臂随着声尖叫将她重重摔床上,随后不顾挣扎,骑在小腹上粗暴将胸口蕾丝蝴蝶结撕开,露出一片雪白细腻肌肤,骤然受惊,陆鹿拼命在遮掩暴露的大白兔。

“惶惶阳阳,吾镇天罡,拔阴除魔,自在八方。”

安逸咬破食指,在右掌划***符,红光一闪而逝,他握掌成拳重重打了下去。

啊,救命。

陆鹿受到重创,哭着拼命哀求。

安逸脸色凝重,又是一拳,女孩美艳面容疼得扭曲。

第三拳,女孩受不住疼痛,双眼翻白,小嘴微张有团黑气慢慢凝现出来,化为“蜈蚣”形状扭动挣扎,似乎想要重新钻回女孩体内。

“收!”

捏指成剑,安逸将黑气蜈蚣吸入体内,肩膀抖动间,体表有光华凝现成繁星化为星斗。

这是风水阴阳先生一脉秘术,斗转星移。

砰一声,门打开了,踩着高跟鞋去而复返的姜栀茉,望着晕过去陆鹿衣服凌乱春光乍泄,而安逸光着上半身骑她小腹上。

姜栀茉愣住了。

总统套房内,气氛尴尬到极点。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