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古言 > 少夫人又爬墙了

更新时间:2021-04-06 11:52:49

少夫人又爬墙了

少夫人又爬墙了 豆豆 著

连载中 殷碟姜晟

高质量小说《少夫人又爬墙了》是来自作者豆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风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殷碟姜晟,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虽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互惠互利是好事,可眼前的冰山男,要不要这么狠,把她一个年方二八,只想与老爹平安度日的少女,拐到互利婚姻上来,这似乎不合适吧!再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谁说解开诅咒只有这么一种方法。被拒绝的冰山男,神色淡然的点头,说了一声好,“我尊重你的想法,你不点头我绝不强求。”然后某女莫名被公主当情敌,被表妹陷害,被渣男逼婚。某女只能抱住身边的猫咪叹息,‘你的主人可真狠!’谁知猫咪竟是公子本人……"

精彩章节试读:

阳春三月策马踏青,自该在陌上,为何这四四方方的帝都城,也有这么多的人。

左右叫卖的小贩,对着来往的行人大声的吆喝着,‘香囊,首饰,糕点,干果。’却无人问津,众人都仰着脖子望着不远处的车子。

穿梭在人群之中的,一抹娇小身影不断地扒拉着,身边拥挤过来的路人,往街口的药铺跑。

“小姐,您慢点,少爷刚刚受伤,你要是在出什么意外,老爷和我要怎么办啊!”跟在娇小人影后的丫鬟,瞧着不顾一切往药铺跑的人,急的快要哭了。

“放心吧!你们小姐我是那么娇弱的人吗?只是这个平日里,畅通无阻的街道,今天怎么有这多的人啊!这交通堵塞的也太严重了。”

手里捏着药方子的陈殷蝶,终于明白坐在哥哥房间里,看着很不靠谱,像极了小白脸的大夫为什么说,开个药方很简单,就怕你一时半会买不到药了,她还以为这药方子有多珍贵,原来是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难不成今日有什么特殊的日子。

“看到没,真的姜家的二少爷,姜晟!”

“当然是了,在这京城里,除了姜家的二少爷,还有谁能把一身黑衣穿的如此英俊潇洒,冷傲清绝。”

“不过遗憾的是,这一年到头,也就见上这么一次,要是能日日对着这么帅的脸,我这辈子都不嫁人了。”

“你少做梦了,就算你下辈子都不嫁人,也不能日日见到咱们二少爷。”

身边一群十五六岁,穿着绫罗绸缎,罗裙春衫的女子,捧着娇艳的脸颊,痴痴迷迷地望着远处,胡乱的说笑着。

挤在人群里的殷蝶听着这些女孩的话,当真是哭笑不得,刚刚她还以为今天是这京城里的什么了不得的,大日子,不过是为了看帅哥。

她记得小时候,拿着爹书房里的书,看到潘郎车满,看杀卫玠的时候,还觉得是古人用了夸张的手法,夸大其词,现在看来还真是挺靠谱的。

当帅哥也不容易,要是像卫玠身体那么差,在这么多的人群里,的确容易出事。

“小姐,你看这么多人,要不然我们就等一等,少爷伤的是腿,大夫也说没什么大事。”气喘吁吁地扣儿,揪住殷蝶的袖子,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着。

“扣儿你这脑袋瓜子里装的是什么?”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丫头,殷蝶在她的脑袋上戳了一下,心底有些懊恼,刚刚就不应该带着这样丫头出来。

“哥哥伤的是腿,万一治疗的不及时,哥哥的腿很可能会废掉,你是希望日后你出门,被人指点着说,你们家少爷是个瘸子?”

顺着人流往前移动了几步,殷蝶没好气地教训着身边的小丫头,顺便看看能不能找一条近路,穿过这拥挤的人群,到药店去给哥哥抓药。

“当然不想!”跟在殷蝶身后的扣儿,想着那样的日子就忍不住打一个寒战,虽说少爷长的不算多英俊,那也是五官周正的,要是变成了瘸子,先不说有爱观瞻,就是少爷自己也受不了吧!

少爷和小姐最亲,要是少爷成了瘸子,最伤心的肯定是小姐。

“既然不想,扣儿,你就帮小姐一把!”见到被众人围着的车子已经靠了过来,殷蝶眯了眯眼睛,拉过身边的扣儿,神色严肃地说道。

“小姐,你这个样子,我有点怕!”扣儿自小就跟在殷蝶身边,对于自家小姐的性子,她还是非常清楚,每当小姐露出这样的神情,就表示身边的人要小心。

“放心吧!咱们家就这么几口人,我怎么舍得让你有事呢!”安慰扣儿的时候,殷蝶的目光却落到越来越近的马车上。

就在扣儿背后发凉的时候,殷蝶对着她露齿一笑。“扣儿,过会你可要扯开嗓子哭啊!”

说完殷蝶直接松开了扣儿的手,人奔着前面的马车就跑了过去。

“小姐。”看着直奔到马车前的殷碟,站在人群里的扣儿,心跳都停止了,也顾不得许多,惊呼一声后,随着殷碟就奔到了马车前。

原本走在人群中,看着眼前的康庄大道,以及拥挤在身边对着自己行注目礼,却不敢越过马车线一步的行人,心底正在洋洋得意车夫,正悠哉,悠哉地走着。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不怕死的,直接拦住自己去路的女人。

“嘶~~”

喧闹的人群中,这一声马嘶鸣,响彻在京城的街道上,原本热切私语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都看着被一声马嘶吓的跌倒在地上,一身青色粗布长衫,长的又几分姿色的女孩。

“好险……”跌坐在地上的殷碟小手拍着自己的胸膛,暗暗地自我安慰这。

这京城当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这么一匹马能这么嘚瑟,微微地仰头,望着眼前对着自己喷鼻息的马。

殷碟挑衅地对着它挑了挑眉,眼底含着些许的笑意。

“裕丰怎么了?”在马车外一人一马对视的时候,马车内传来低沉,冰冷,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

虽说此刻是阳春三月,听到这样的声音,也顿觉后背发凉,当真是声如其人啊!

“少爷,我们好像遇到碰瓷的了。”

坐在马车辕子上,拉住马缰绳的裕丰,盯着跌坐在地上的女人,微微地蹙眉,望着拦车人,唇角抽出了几下,对自家少爷如此招蜂引蝶的行为,当真是哭笑不得,只想看看跌坐在地上的人想要怎么样?

以往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对自己少爷都是远观不敢靠近的,偶尔遇到一个碰瓷的,少爷都会直接丢下银子,或是让人送到医馆,就算拉倒了,瞧了一眼地上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裕丰只能等着车子里的人出声。

‘碰瓷!’跌坐在地上的殷碟,斜睨了一眼坐在车辕子上的裕丰,很想对着他骂一句,‘你才碰瓷呢?你们全家都碰瓷的。’

姑娘我这叫苦肉计,要不是因为你们家少爷,跑出来阻碍交通,姑娘我需要牺牲自己开路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