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都市 > 傲世战龙

更新时间:2020-09-16 07:06:39

傲世战龙

傲世战龙 一念之间 著

连载中 秦天唐川

傲世战龙男女主角为秦天唐川,是一念之间编写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一代战神强势回归,妻子***,女儿被公开收养,战神大怒,却发现妻子身世之谜......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萧瑟,枯叶飘零。

古树下,秦天目光所及之处,是江城最大的私人会所,红阁。

“天哥,爷爷以我们的女儿小眠要挟,逼迫我嫁给张家公子张奎,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一个月前,张家大公子张奎,以一千万融资为聘礼,要秦天之妻苏明月嫁给他,苏家老爷子欣然接受。

“天哥,我即入秦家门,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救我们的女儿!”

一日前,婚礼举办当天。

不堪受辱的苏明月从酒楼顶层一跃而下,当场身亡。

一代佳人,香消玉损。

冷风中。

秦天深吸口气,仰望天空乌云密布。

“明月,对不起,我来迟了。”

“你放心,所有针对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下去给你陪葬!”

五年前,入赘苏家的秦天,前往战乱的北境投军。

战乱中,他流落海外,幸得贵人相助,建立全球第一超级组织,战神殿。坐拥世上最顶级的权利,财富,地位。

投军时,秦天不知苏明月已有身孕,直到今日归来收到她的***。

瞪......

夜幕中,战神殿在江城分支的代言人,首富唐川,轻轻走到他身边,鞠躬道:“秦先生,都查清了。您夫人在坠楼之后,张家便以苏家不守信用为名,强行把小公主给带走,寄养在自家红阁,意图羞辱......”

“寄养在红阁!”

秦天虎目一震,气势骇然。

那修罗煞气如滚滚海水,令人窒息。

瞬间惶恐的唐川赶紧道:“小人已经命人封锁红阁四周,只需您一声令下,就......”

“不,我的女儿,我亲自去接她。”

话落,秦天率先冲进红阁。

一身西装打扮,脸色阴沉的张奎,手持话筒,“欢迎各位莅临我张家红阁,江城第一女神苏明月的遗女,谁想收养?”

一个铁笼子被放置在舞台中央,众人的目光齐齐看过去,像看稀有动物一样透着戏谑。

只见一名如同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卷缩在铁笼一角,全身哆嗦不停。

此时,已经走入场内的秦天,早已心如刀绞。

看着那个小女孩,一股血浓于水的感觉瞬间涌出,根本无需再确认。

那就是他秦天的女儿!

压制着心中波澜,秦天大步流星走到最前面。

“这女娃娃虽然只有五岁,可胜在底子好,养个十年八载,又是一女神。”

“江城第一女神的女儿,果然不一般,可惜开罪了张家,惨遭羞辱,哎......”

“我家那傻儿子差个童养媳,这女孩我要定了!”

说是要好生收养,可谁都能从他们那邪恶笑容中,看出那种肮脏。

对于这些人,秦天都一一记下来了。

看到众人热情高涨的情绪,张奎笑道,“大家都这么有兴趣,马上进入收养环节。”

而就在此时,秦天再也控制不住,快速冲到台上。

“你是什么人,不懂规矩吗?”

“滚。”

回应张奎的,是秦天冰冷肃杀的声音。一股宛如修罗地狱的恐怖气息,席卷当场。

不少人眉头一挑,交头接耳,“这人是谁,敢顶撞张家大公子,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难道是为这小女孩而来?”

“莫非是苏家的人!”

秦天对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不加理会,看到铁笼里受到惊吓的女儿,眼角一酸。

咔嚓!

拇指粗的铁管,被秦天直接掰断!

“来,小眠,爸爸带你回家。”

应该是感受到了秦天语气中的温暖,听到他的话,秦小眠颤颤伸出了无力的小手。

大手小手紧握的那一刹那,秦天眼眶里的泪水,再也绷不住的落了下来。

听到秦天这番话的张奎,一脸不屑,“我当是谁,原来是苏家的乞丐赘婿!”

他走到舞台中央,笑呵呵说道,“各位,请允许我耽误你们宝贵的一分钟,向你们隆重介绍一下上台的这位。”

“他,就是当初癞蛤蟆吃到天鹅肉的那个废物乞丐,苏家的女婿,死鬼苏明月的丈夫,秦天!”

瞬间,台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全部对秦天投去鄙视的目光。

舞台上,张奎笑容满面,用蔑视的目光瞪着秦天,他最喜欢这种把人踩到脚底下狠狠摩擦的感觉。

而秦天,只言未发,他的目光从台下的人群脸上一一扫过。

张奎还以为秦天被吓不敢动弹,大声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人就爱说实话,要是伤到了你卑贱的自尊,对不起,我就是故意的!”

“呵呵,我知道你今天来这儿干嘛的,不就是想用苏明月的死敲诈我一笔吗?”

“像你这种废物,本公子见多了。”

张奎拍着手,“本公子今天心情不错,钱,可以赏你点,你这野种女儿也可以带走。只要你当众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大叫十声爷爷,我就大发慈悲,赏你,一百块!够不够?”

羞辱!

极致的羞辱!

台下一群人哄堂大笑。

但是,面对如此恶毒的羞辱,秦天脸上连一丝愤怒都没有。

如此息怒不形于色。

要么说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唯唯诺诺。

要么,他就是人中龙凤,有着蔑视天下,不动如山的气质。

张奎心里有一丝不爽,因为进门到现在,秦天从未多看他一眼。

在众人嘲笑过后,秦天走到舞台中央。

“现在,轮到我说了?”

他的语气极其淡然,声音低沉厚重,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让那些笑着的人不由闭上嘴巴,纷纷看着他。

秦天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是向你们传达一件事,三天后,我妻祭礼,你们全都要跪在我妻子墓前,磕头!忏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