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玄幻 > 悬爱三生:朱雀奇案记

更新时间:2020-09-14 17:36:05

悬爱三生:朱雀奇案记

悬爱三生:朱雀奇案记 羽扇 著

连载中 朱雀寒云莫

悬爱三生:朱雀奇案记中主要人物有朱雀寒云莫,由羽扇倾情著作的一部玄幻小说,正在有书阁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她,本是出身卑微的痴傻女,一朝开窍,才知十世轮回因果,一次倾心相随,光怪陆离奇案层出不穷,步步惊心之间,却卷入政权的风云诡谲,风雨飘摇之时,她如何才能完成使命,找到那个害得自己命运转折之人!为了改变命运,她要将手中无尘锏,剌到那十世前相恋之人胸口上!却不知时过境迁,那个站在原地等待的人,一直在身后默默呵护着她前行!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镇子西头的穷酸秀才遇到奇人,学了奇门之术,能把自己的身体变成薄片儿,来无影去无踪,形若鬼魅,只要是有缝缝的地方,都可以往里钻。”

三伏天,柳絮镇街市上,几个妇人站在街边碎嘴。

“朱家婶子怎会晓得这事儿?”一个提蓝子的妇人好奇问。

“因为……”

朱李氏招招手,叫几个妇人一起凑近了脑袋,窃窃私语不知说了几句什么,逗得一众女道人家捂口大笑了起来。

此时,一队兵马突然临街而来。

“让一让,让一让。”

只见当间高头大黑马上骑着一位身着蓝青色官袍,腰间系黑带,脚下蹬白底黑靴的俊朗男子。

男子薄唇紧抿,脸色十分严肃,气质出众俊雅,引得一众小妇人们绯红悄悄爬上脸。

此人是柳絮镇的里正段品一。

段品一带着衙差一闪而过,留给街上众人无限惴测和议论纷纷。

“咦,朱家婶子,那不是你们朱家的傻女儿朱雀么?”

有人眼尖地发现,在镇衙差队伍后面,紧步跟着一个衣裙脏兮乱,披头散发一脸傻笑的姑娘,她就是朱家的大女儿朱雀了,非朱李氏所生,是朱大简前妻之女。

真是个傻子,官兵的队伍也敢去跟着。

看到朱雀的傻样,朱李氏只觉得她这个后妈在小姐妹们面前脸上火辣辣的,她随口便啐了一句:“真是前世作了孽,叫我遇到这么一家子。”

发现朱雀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那双乌黑晶亮的眼睛朝着这边看过来,朱李氏急忙想躲。

“娘!”

一只脏兮兮的手伸过来拉住了她的裙摆。

朱李氏转过头去,便看到一张脏兮兮的脸近在眼前:“娘!”

好似脸上的污垢能填满整条通河,见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朱李氏本能拉住自己的裙摆满脸嫌弃,咬牙切齿低声咒:“朱雀,放手。”

“娘,你快回家,爹……爹死了!”朱雀说得很认真。

“你说什么?”

朱李氏倒抽了一口凉气,她心知朱雀虽傻,可却从来不说谎话,难不成方才里正便是奔着她朱家去的?

此时众人已笑不出来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好奇得很。

半个时辰前。

朱雀发现躺在屋里的朱大简不会动了,床一侧还流出不少鲜血,小叔朱践看到后慌忙叫她来找里正大人,教她三个字:凶杀案!

无奈朱雀到达镇衙门却说不清楚,半天挤出一句,结结巴巴说出:我爹床上都是血。

段品一用白色的手帕捂着口鼻只皱眉,好在衙门里有衙役知道朱大简家在那里,于是带上人马匆匆去也。

到达现场后只见朱大简直挺挺躺在破旧木床上,两眼圆瞪,脸色泛青白,身上盖着一床绿色薄被,如今薄被已被血污染红,变成一种黑乎乎的交织的恶心颜色。

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段品一用白帕捂住口鼻,狭长的眼眸示意衙役头目刘彪:“刀拿来。”

接过刘大手里的绣春刀,握住刀柄,用刀尖轻轻一挑血污被子,竟挑起半边来,另外半边还若无其事盖在朱大简身上……

段品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朱大简和他的被子,像一块千层饼似的被人当中间一切为二,刀口之细若发丝,要不是他动手挑起被子居然一点都未发觉。

这得多快的刀?

段品一将另一半被子挑掉,如玉手指捏白帕捂着口鼻凑近去看,只见朱大简从天灵盖到脖颈,眉心之间有一条细若发丝的红色线条,只延伸进衣领里,连带身体到衣服都被切成两半。

完整的分割,段品一抬头看看房梁:“除非凶手可以凌空而起,手中刀乃极品之物,削铁如泥,再加上轻功了得,那也……恐难做到这般完美。”

刘彪看着床上被生生切成两半的朱大简,冷汗簌簌而落,做了一辈子衙役,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凶案现场。

“大人,会不会是……先杀之,后切割好,然后再搬到床上拼凑起来?”

段品一摇头否定:“就算凶手有这么大的耐心切割了一个人,再把他搬到床上拼凑好,但唯有一样,他一定拼凑不了这么完美。”用刀尖轻轻挑开朱大简肚皮上的衣服,再挑开肚皮上那丝红色若细线一样的刀痕,只见里面肠是肠肝是肝,段品一轻扬眉:“唯有内脏,他就无法拼凑。”

呕!

刘彪伸了伸脖子,他想吐,却只能尽力憋着,唯有竖了竖大拇指:“还是大人有见地。”

“都是你个死傻子,要不是你,你爹会出事吗?你个喂野狗都嫌脏的破烂货,你爹有梦魇的习惯,大清早的你不叫他起床,他这是在梦里活活把自己给憋死了,我的老天爷啊,怎么会遇上这么一家子啊,我的老天爷!”

朱李氏一路上还尽力压制着心里的怒火,这前脚刚踏进院子,手上和嘴上便不饶人的开始应作,一边骂,一边双手上下翻飞。

短短时间朱雀脸上多了几个手指印,破烂的衣服更是被撕开出几个大口子,露出些内里的嚢衣嚢裤,和那么几块若隐若现的雪白来。

“嫂子,哥哥的死因官府还没有下定论,你小心说话。”站在一边等消息的朱践忙上前劝阻。

朱李氏听闻脚下一踉跄:“真的死了?”

看到朱践点头,朱李氏险些晕倒过去,两眼一翻白眼,定下心神才站住,随后目光复杂地看向朱践一眼,回头看到朱雀正要回正屋去,不由得又是一阵恶向胆边生。

“给我站住!”随即又要扑上去。

朱雀吓得站在门口,可怜巴巴的红着眼睛:“娘……我……”

眼看着一个大巴掌就要呼下来脸上。

“刘彪,按我朝现在律例,恶妇无故打人当如何处罚?”

一声不高不低的历喝,生生把朱李氏差点落在朱雀脸上的巴掌给位住。

刘彪沉声应:“回禀大人,只有一个办法,以大头钢针穿舌,再用剪刀剪之。”

朱李氏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一十二章
  • 第一十三章
  • 第十五章
  • 第十六章
  • 第十七章
  • 第十八章
  • 第十九章
  • 第二十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悬爱三生:朱雀奇案记或者回复书号b22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