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穿越 > 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

更新时间:2020-09-14 17:55:58

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

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 程简 著

连载中 许戈苏禾

独家新书《侯爷,凶残夫人又搞事了》是来自作者程简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许戈苏禾,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前世为大龄医科剩女,穿越后成为有五个前任的渣女。丈夫是侯爷不假,却是反贼余孽,双腿被废落魄如乞丐,总暗戳戳想搞死她。对这个面如奶狗心如毒蛇的小鲜肉,她左手一鞭子右手一颗糖地培养他。等等,刚把他养出点人样,就想要造反?谁让他太会撩,她沉迷于他的颜值做了舔狗。缺钱?她来赚!缺粮?她来囤!缺兵?她有她有!什么,缺女人?给他个胆子试试!深夜,小狼狗跪在搓衣板上苦不堪言,“夫人,你别再搞事了,实在不行咱们搞个娃试试?”

精彩章节试读:

苏禾醒来时,手里握着一把刀。

不是手术刀,而是生锈的菜刀。

刀口有干涸的血迹,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

头痛欲裂,苏禾用手摸着后脑勺,头发上有干涸的血迹。

犯太岁倒大霉,身为大龄剩女除了工作就是宅家,谁知今儿个下班神使鬼差的,看到购物广场人群拥挤喧哗,她好奇地挤进去看热闹。

哇,竟然是劫持绑架。

绑匪听到警笛失控逃窜,人质毫发未损,她一个看热闹的被捅死了,真是让人无语。

苏禾茫然环视四周,破旧的房屋,缺腿的桌椅,以及倒在地上的古装男人......

男人衣衫褴褛,肩膀往下一寸有处血迹......以她十多年的外科经验来看,男人是被刀具砍伤的,伤口还不浅,血腥引来苍蝇叮咬,想来死亡时间不短了。

刀具?

苏禾下意识盯着自己手里的菜刀,吓得赶紧把它扔掉。

她......杀人了!

苏禾吓得拔腿要跑,慌乱间被尸体拌了下,整个人扑倒在他身上,这一扑,却发现尸体还有余温。

杀人未遂!

苏禾这才淡定了些,他的伤口看着骇人,实则不至于丧命,且呼吸呈叹气样,更像是刺激过大而引起的呼吸骤停。

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医德使然,她也顾不得多想,赶紧进行人工呼吸。

只是,刚趴下凑近他,肮脏的臭味差点没将人熏死。

一番娴熟的操作,总算将人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然后她扶住门框不停干呕......

待翻江倒海的胃舒服些,她才回过头打量昏厥的男子。脸上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但五官轮廓不错,披散的头发打结成团,不时散发着酸臭味。身上衣服被磨出不少破洞,跟块烂抹布似的,怪不得引来苍蝇围扑。

再次打量周遭,苏禾感觉到情况不妙,她摸了摸脸,以前圆胖圆胖的大饼脸,如今下巴尖尖似瓜子。

她狠揪了把大腿肉,疼得直想死,这不是做梦。

某人茫然间,男子已悠悠转醒,幽深的眼睛满是冷意。

“泼妇,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写和离书的。”男子神情愤怒,语言冷漠道:“你进了我许家的门,生是许家的人,死是许家的鬼。”

苏禾懵,她跟这个乞丐是夫妻?

“这是哪?我是谁呀!”

刚这么想,脑海中闪过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但拼凑起来隐约也了解些。

原主与她同名,是闵国当朝首辅的庶女,天生貌美条件佳,本来可以找个门当户对的,奈何自己偏要作死。她雾里挑花骑驴找马,足足有五任前男友,有她甩人家的,也有被甩的。

至于哪五任,记忆却模糊不清,只记得其中有任未婚夫冲到客栈,将她跟吏部尚书之子捉奸在床。

妥妥的渣女呀,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烂,在京城的名声烂到了极点。

眼前的男人,是她的第六任,堂堂镇北侯嫡子许戈,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镇北侯是一品军侯,手握重兵却狼子野心,被运筹帷幄的皇帝一举拿下满门抄斩。而此时,许戈正在漠北带兵跟敌军决一死战,那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血染黄沙尸横遍野。

许戈守住了国门,取下敌帅首级,却废了双腿。

皇帝念其赫赫军功,死罪已免但活罪难逃,不但被削成平民,还将声名狼藉的苏禾许配给他,既彰显了皇家仁慈,又羞辱了许戈。

偏偏,原主苏禾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跟着许戈流放到苦寒之地,除了嫌弃他是个残废,更是吃不了苦。

骄横跋扈的她,三天两头跟许戈闹,动辄对他打骂不停。

有五位前任的她岂是甘于寂寞的主,不久前瞧上了南城的***生。书生写得一手好字,加上擅察言观色拍马屁,甚得书院的教谕青睐。原主幻想着他能高中状元,自己博个状元夫人的头衔,于是百般威胁许戈要和离,谁知许戈愣是不肯。

冲动之下,她冲到厨房拿起菜刀,嚯嚯挥向自己的丈夫。

没把人砍死,结果自己摔了跤,磕死了。

唉,穿到渣女身上,苏禾压力很大。

“你这个死废物......”习惯使然,原主张口闭口都骂他废物,一时间苏禾也改不过来,意识到不对时,她笨拙地改口,“小......小许呀,这事是我做得不对,但是你也把我打成脑震荡了,咱俩谁也别再计较,我把你的伤治好,这事算扯平好吧?”

瞧他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年纪比她小一轮还多。

他还只是个孩子呀,原主怎么下得去手呢?

许戈盯着她,冷漠的脸上满是厌恶跟愤怒,“滚!”

他双手往前爬,身体在地上摩擦,朝空荡的床上挪去。

苏禾不是原主,也自认为不该跟许戈再有瓜葛,可看着年少的他活得如此凄惨,实在于心不忍。

弯腰去扶他,却被他厌恶地打开,怒道:“别碰我。”

不想跟他口舌之争,苏禾不顾他的反抗,两只手架住他的腋窝,费了老劲将他拖上床。

别看他瘦,可架不住令人羡慕的身高,份量着实不轻。

失血过多加长期饥饿,许戈虚弱到无力反抗,只能用眼神杀人。

“有针线吗?”人命要紧,顾不得穿帮之类的,反正她也没想要长待,“灶房在哪?”

许戈不说话,两只手紧箍成团。

小孩耍脾气惯不得,苏禾自己出门找。

院子破败不堪,东则是灶房跟澡房,西侧是杂物房跟茅厕,正房只有两间,两人是分开住的。原主嫌他是残废,一直没有跟他行房。

灶房内,破缸破锅破碗。苏禾找了半天,连盆都没有,只能用葫芦水瓢取水。

原主喜欢虐待许戈,可是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屋里的东西旧了些,可基本是齐全的。

她取来毛巾跟针线,见抽屉里有块小铜镜,顺手拿起来照了照。

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容色晶莹如玉,五官秀美俊俏,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生辉,迥然有神。

若说穿越还有期待的话,那便是这颜值很能打,尤其是原主的这双眼睛,垂眸似月光下两弯清宁清泉,抬眸烂若星辰,爱了爱了。

原主这么多烂桃花,这张脸居功至伟,看来这世她是不用再打光棍了。

想到这,心情阴郁的苏禾不禁开朗了些。

“你要干嘛?”见她拿起剪刀,毫无犹豫在他身上快速飞剪着,许戈不禁慌了神,欲挣扎起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