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重生 >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更新时间:2020-09-08 16:05:16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彼岸弥音 著

连载中 慕容欢林婉晴

精选热书《重生后我成了团宠》是来自彼岸弥音著作的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慕容欢林婉晴,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曾经的她心思单纯,却听信渣男白莲,落得满门被灭的结局。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未能保住,她更是抱憾惨死!而今,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渣男前夫找上门?白莲妹妹来示好?嗬,有多远滚多远!府邸明争暗斗,朝堂波涛汹涌,且看她如何抱紧太子大腿扭转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陛下!”

“我要见陛下!”

“即便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不能这样对我啊......”

立春过后,春风解冻,冰水消融。檐下的小径生了青苔,杂草穿透碎石,却钻不出牢笼。

慕容欢虚弱地跪在地上,沁血的双手紧扒着牢门,她的掌心被细小的木刺扎伤,手指被夹棍挤压地血肉模糊,身后衣裙因为杖责而染上的血迹还未干,淌着血水。

嘶吼间,慕容欢喉间泛起一阵腥甜,伴随着强烈的孕吐往上涌。

今早被赐为皇后的慕容安,亦是慕容欢妹妹的她,此刻正被簇拥着走进地牢里。

地牢潮湿,夹杂着破席子发酵后特有的酸苦味,慕容安掩着鼻子,满眼透露着不耐烦,直至见了慕容欢,她眼底的不耐烦更深。

毒酒早就令人喂下,她掐准毒发时辰过来,就是为看看慕容欢如何在痛不欲生的状态下死去,可这人居然还有力气说话!

“妹妹,我终于等到你来救我了,大哥和父亲呢?陛下他知道慕容府造反是被污蔑......”

慕容欢盯着慕容安,眼里的期盼和喜色寸寸灰败。她的安妹妹,身上穿着的竟是皇后礼制朝服!

今早的钟鸣音,原不是她幻听。

慕容欢突然疯了一般,死死抓住慕容安的衣袍往下扯,指腹被夹棍硬挤出来的血渍染在了红色的朝服上,指间褐红色的血迹在光滑裙面划下狰狞的抓痕。

“你骗了我,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

说什么暂时顶替下罪名,拖延时日,等到主动放弃皇位的前太子沈怀静回都城,慕容府便有救。到头来不过是她慕容安,借着慕容家这块基石,跳上了枝头!

“啊!”

慕容欢扯住衣袍的手被慕容安一脚碾压在地,松散的发髻被慕容安揪住,头皮好似要裂开一般,额头砰的一声重重磕在牢门上,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慕容欢的尖叫声惹来了慕容安的笑声,她面容扭曲,带着蚀骨的快意,“欢姐姐,你污蔑我了,安儿这不是来坦白了么,父亲前日被腰斩,大哥嘛......”

说到这,随行的太监很贴心地将托盘里未曾瞑目的头颅丢过去。

“大哥他昨日里被执行了五马分尸的刑罚,尸身被丢去了乱葬岗,这可是我求情好一会儿才得来的,就为让你们兄妹团圆呢。”

“慕容安,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手被慕容安踩在脚下,慕容欢根本直不起腰来,她艰难转身朝着右侧看去,直至亲眼见到那一具残骸,她惊得干呕,胃里忍不住反酸,整个人抖作一团。往日灿烂明媚的一双杏仁眼,再无半点光彩,只失神呢喃咒骂。

癫狂的笑声自慕容安口中溢出,她笑弯了腰,险些连眼泪都流出来,“报应?还以为我是样样不如你的慕容府二小姐么?本宫如今可是皇后,将来的太后,受上天庇佑,哪来的报应?”

一声令下,让狱卒开了牢门。慕容安一脚踩下去,重落在慕容欢的腹部,用力碾压,直到脚下满地鲜血,“本宫也不是什么无情之人,之后会让慕容一家团圆。对了,你肚子里这个孽种,究竟是谁的,还有待商榷呢。”

倒在地上的慕容欢瞳孔骤然缩紧,她五指微微并拢,却使不上劲儿。看向慕容安的目光透露出深入骨髓的恨,直到意识逐渐散去,再没有任何感知。

脚尖踢在慕容欢的太阳穴,见她没有动静,慕容安拈着绣帕掩鼻,漫不经心地出了牢门,“收拾干净,别让陛下知道。”

......

大雪绵绵,朔风呼啸。朱红色轩窗没有关严实,被风吹动,撞在围栏上砰砰作响。

珍珠白色被面微微拱起,被子下的女子身形娇弱,容貌还未完全长开,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

睫毛微颤,睁眼时眼底风华尽显。

容妈妈见昨日哭的昏死过去的人被窗户惊醒,声音担忧之中透出内疚,“是老奴糊涂,忘记关窗了,小姐再休息会儿吧,今日要忙的太多了。”

这声音耳熟的很,女子侧身往窗户的方向看去,瞧清楚人影后,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容妈妈不是在母亲离世后一年里也跟着母亲去了么,怎么突然会出现在眼前?

裹衣下床,听着容妈妈喃声的念叨,慕容欢才意识到,自己重生了。

“娘亲呢?”

甫才想到这一点,慕容欢来不及穿上鞋子,就直冲冲地往母亲的房中奔过去。

容妈妈只以为慕容欢是伤心过度,思绪混乱,并未多想。忧心孩子的她拎着鞋子,小跑在后头跟着,“小姐,快回来。”

打开角门,未曾进屋,看着人去楼空,满目白色的沁园,慕容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怎么偏偏就来了这一天?

清晨,大寒雪未消,慕容府上下挂白,全府恸哭。

灵堂前,哭声忽停的慕容欢骤然起身,几乎用全力扼住了慕容安的脖颈。仓皇失措的慕容安脸色涨红,想要将慕容欢的手扒开,无奈力不从心,只能任由慕容欢将她拖到了火盆前。

“哥哥,救,救我。”火盆里烧着黄纸,火焰窜起,正一点点在慕容安衣裙边试探。情急之下,慕容安只能朝最近的慕容轩求助。

听闻动静,慕容轩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起身要将两人拉开。

“啊——救我!”

眼见火苗窜起,被扭身弯腰的慕容安眼见着自己半张脸要扑进火中,忍不住尖叫。好在慕容轩速度够快,将慕容欢拉开。

失去了支撑点的慕容安一屁股栽倒在地,放声大哭,惹来了众人的目光。

“就在昨日,姐姐还在娘亲床前,答应她会照顾妹妹,今日姐姐就想要妹妹去死,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即便是死也要有个理由,娘亲去了,姐姐难道还得让妹妹陪葬不成?”

慕容安被吓得不轻,口齿倒是清晰如常,弱柳扶风的身姿配合娇嫩稚气的嗓音,我见犹怜。

前世,慕容欢就是被她这副伪装所骗,所以在她提出有法子救身陷囹圄的慕容府时,才一口答应。

如今看来,不止是她,怕是阖家上下都被这个看似懵懂的孩童,耍的团团转。

“慕容安,收起你那副嘴脸。我答应娘亲照顾你,只是为了要她走的心安。要我照顾你,做梦!”

前世的她或许看不明白,可此时此刻她要再不明白,就真是傻。

母亲身子极好,从小又养在苗寨精通医术的大祭司麾下,虽缘得父亲在外风流,造出一个慕容安而常年伤神,可也不至于因为一场风寒就突然撒手人寰。

然而验毒的时候却检测不出猫腻,要说这背后没有慕容安插手,她不信。

话音刚落,慕容欢脸上就挨了一巴掌,声音之大,用力之深,震慑全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