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灵异 > 阴棺子

更新时间:2020-07-29 11:36:45

阴棺子

阴棺子 桃花十里 著

连载中 卫凌岳舒遥

火爆新书《阴棺子》由著名作者桃花十里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卫凌岳舒遥,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生下来就是一个死孩子,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棺材救了我,浩浩江水,神秘乌棺,一次诡异的经历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想要脱身,可是越陷越深……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卫凌岳,是赤龙江上的水猴子。

所谓水猴子就是捞尸人,古时又称镇江人。

我们出江行船只为打捞无辜溺死的尸体,一般发现尸体之后用白布蒙上,然后取一根加有狗毛的麻绳绑在尸体腹部,将其吊在背阴的悬崖上,等家属来认领,若是七日之期还未有人将尸体取走,我们便会将尸体取下就地焚烧。

常言道尘归尘土归土,尸身焚尽也总比在无尽的阴寒水中被鱼虾分食要来的痛快。

这些年来跟随师傅大浪淘沙,尸首见过不少,却并未遇到过什么怪事,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越是躲避越是避之不及。

九八年夏天,连绵阴雨下了一个多月,傍晚我与师傅正在屋中吃饭,突然就听到大门外面传来了轰轰的砸门声,如同炸雷一般。

听闻声音我立马起身,拿了蓑衣胡乱披在身上便前去开门,大门打开后只见村长正站在门口,脸色铁青,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你师傅呢,赶紧叫他出来,村里的二赖子死了!”村长边说着边朝着院子里面看去。

我听后一怔,还未回过神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师傅的声音:“凌岳,让村长进屋说。”

见我带村长进屋后师傅便点燃旱烟锅,抽了一口说道:“村长,我刚才听你说二赖子死了,怎么回事?”

此时村长面色凝重,缓和了一会儿才将事情的经过告知我们,下午村里王有才找二赖子去打牌,结果在院外叫了半天都没人答应,王有才见大门开着,就推门进入,可没想到的是进门一看二赖子竟然上吊***了,而且死相极惨,村长知道我师傅平日里见得死尸多,就想让他帮着一块去处理一下尸体。

二赖子那德行我知道,家里就他自己,平日里游手好闲,一点正事都不干,要说他上吊***打死我都不信,如今村长这般着急,肯定有事瞒着我们,我沉思一会儿说道:“村长,都是一个村的,有些事就别瞒着了,二赖子不是***吧?”

村长听完浑身一颤,咽了口唾沫:“别问这么多了,你们去了不就知道了,赶紧跟我走吧。”说着就拉着我和师傅朝着门外走去。

此时二赖子家门口已经聚集了几十个村民,嘈杂声不断,我们二人在村长的带领下走进屋子,可当我看到屋子里的场景时胃中一阵翻涌,差点就吐了出来。

一具被扒了皮的尸体挂在横梁上,腹部被锋利之物剖开,肠子肾脏流了一地,鲜红的血液将地面都染红了,二赖子哪里是***,人怎么能够活着把自己的皮给扒了,这其中果然有猫腻。

“村长,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二赖子是***吗!”师傅见到面前的场景也是有些吃惊,毕竟这死相实在是太惨烈了。

“老卫,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怀疑是张寡-妇回来报仇了。”说话之时村长双眼噙满了泪水,浑身也不住的哆嗦着。

我听后身形一震,张寡-妇前些日子不是失足掉入赤龙江了吗,尸体还是我跟师傅打捞上来的,难不成是闹鬼了?

不过此事说来也怪,张寡-妇家中只有自己,我们本想按照规矩将其尸体吊在后山悬崖七天,等七天一过就将其焚烧,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了,不过这种事情我们并未放在心上,如今想来这事情定然有出入。

“张寡-妇掉进赤龙江跟二赖子有什么关系,村长,你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们!”我看着村长冷声说道。

无奈之下村长只好将事情的原委告知我们,原来前些天二赖子趁着天黑摸进了张寡-妇的家里,然后把她***了,张寡-妇守寡十几年,是个贞洁烈女,遭此横祸后找过村长,可村长跟二赖子死去的爹有交情,就让张寡-妇别再追究此事,张寡-妇怨恨难平,这才投了江。

“你怎么当这个村长的,张婶为人这么好,你竟然还让她别再追究!”

我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动手,师傅突然抬手一拦,沉声说道:“且慢,就算是张寡-妇心中有怨,你又怎么知道是她杀了二赖子?”

“来的时候这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你看看就明白了。”说着村长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师傅,师傅看了一眼便脸色铁青,脖颈间的青筋都挣了起来。

我拿过纸条,只见上面用血写着一句话:你扒我衣服,我扒你的皮!

鲜红的血字触目惊心,我看完之后狠狠握紧拳头,朝着二赖子的尸体呸了一声。

“村长,我们师徒二人不过是赤龙江上的水猴子,这事我们管不了,二赖子这是罪有应得,凌岳,咱们回去。”说着师傅转身就走。

我点点头刚想离开,突然扑通一声,村长竟然跪在了地上,拉着师傅的裤脚说道:“卫大哥,这张寡-妇既然能找二赖子报仇,那早晚会来找我啊,你可要救救我,她是死在水里的,只要你将她的尸体捞上来烧了就行了,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

“不是我们不想救你,之前张寡-妇的尸体已经被我们打捞上来了,而且还挂在了后山悬崖,只是过了一天尸体就不见了,所以她不在江中。”我看着村长说道。

“凡事无绝对,若这张寡-妇真是怨气冲天,那她还真有可能会从这后山悬崖套脱掉,张寡-妇的尸体我会再去打捞,可我不是为了救你,你要清楚!”说完师傅抬腿挣脱,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

行走在路上我问道:“师傅,咱们为什么要去捞张寡-妇的尸体?他们那是罪有应得!”

“张寡-妇怨气如此之大,要是不早点将其捞出焚烧,恐怕会有更大的变故,回去赶紧收拾东西,咱们马上出发。”师傅沉声说道。

如今还下着雨,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毕竟行有行规,我们捞尸人雷雨天气是断然不可出船的,俗话说“雨落江面泛涟漪,江中阴气随船起。”

这句话是我入行之时师傅告诫我的,大雨落在河面,可激起水中阴气,从而形成一种白色的雾气浮在江上,若是捞尸人不慎进入其中便有可能再也无法逃脱。

想到这里我刚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师傅坚定的神情时也只得作罢,回到家后收拾了东西便走出门去。

此时天上乌云遮月,看不到半点亮光,我与师傅各自提着一盏老式煤油灯前往江边,等我们到达赤龙江的时候大雨已经停止,这对于我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师傅手提煤油灯走到江边蹲下,随即用手指插入水中,沾染江水之后放到鼻子下方闻了闻,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这雨下了这么久,江中的阴气已经全部浮在了江面之上,恐怕这一遭没什么简单,凌岳,把布袋打开!”

我依照师傅的话将带来的布袋打开,这布袋里面装的是一只大公鸡,毛色鲜亮,头顶的鸡冠子如同滴血一般,这公鸡是师傅饲养的,吃的是玄天稻,喝的是五行水,阳气十足,根据我们捞尸的规矩,每次出船之时必须要先祭拜一下,公鸡阳气盛,这江中的东西也会忌惮几分。

将公鸡拿出之后我走到船上,用锋利的刀口在其脖间划了一下,鲜血瞬间喷溅而出,红色的血液滴落在船板上,将其染得殷红,而原本浓烈的雾气竟然也散去了几分。

见公鸡不再动弹,我将其扔到岸上,然后看着师傅说道:“师傅,公鸡血已经布满船板,咱们可以出船了。”

师傅点点头,解了捆船绳之后便上了船,随即我们朝着江中驶去。

此时江面雾气浓重,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方向,不过我在这江上也呆了近十年,就算是闭着眼也能够知道方位。

“师傅,这雾气太重,根本看不清江面的情况,如此一来岂不是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我一边撑着船桨一边问道。

师傅并未多言,只是从衣衫中拿出了一道黄色的符纸,然后将老式煤油灯里面的牛皮布取出,师傅将黄色的符纸点燃,然后将其放入牛皮布中,不多时这牛皮布竟然朝着空中升起,然后飘向远方。

“跟着亮光走,它会带我们去沉尸之地。”师傅看着远去的亮光平静说道。

我将信将疑的点点头,然后朝着亮光之处划去,大概行驶了半个时辰之后我便说道:“师傅,咱们已经快过积尸地了,若是再往前可就是鬼衙门了,还继续追吗?”

“追,只要不到断龙台咱们就一直追下去。”师傅吧嗒了两口旱烟锅说道。

古有传言,十方厉鬼冲天怨,不及尸飘断龙台。

赤龙江全长数十公里,是黄河的一道分支,我从小就听这村里的老人说过这赤龙江的传闻,这赤龙江形似长龙,分为积尸地、鬼衙门、断龙台三段,这其中最为诡异的便是这断龙台。

据说一九三八年蒋介石下令炸黄河,淹死了数十万人,而这数十万人的尸体其中一部分便从黄河之中流向赤龙江,赤龙江前半段淤泥较深,所谓的积尸地也是由此而来,不过这赤龙江最诡异之事并非如此。

当时浮尸飘满江面,时日一多便开始散发恶臭,赤龙江周围的村民担心发生瘟疫,于是便让这周围的渔民组织起来前往江中捞浮尸,可是这些渔民到了江中之后傻了眼,江水之中竟然冒起人头大小一般青灰色的气泡,伴随着的还有阵阵腥臭之气。

渔民见状连忙招呼其他人前来,不多时这水下竟然出现了一口漆黑的乌木棺材,棺材周身用朱砂弹满了墨线,而且棺材八角还挂着铜铃,看起来瘆人至极。

随着棺材的出现天色异变,乌云滚滚,而这周边的浮尸竟然也全部沉入了水中,只剩下一口棺材浮在水面上,周围的渔民都是乡村野夫,哪里见过这阵势,纷纷撑船逃离,等他们到达岸边之时江面上的棺材再无踪迹,而这件事发生的地方正是赤龙江的断龙台。

“凌岳,亮光停下了,看样子这沉尸之地就在前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江夜寻尸
  • 第2章雾锁断龙台
  • 第3章死尸乍现
  • 第4章灰婆子
  • 第5章报应
  • 第6章老鼠
  • 第7章百鬼窟
  • 第8章灰家三戒
  • 第9章荒地群尸
  • 第10章挖坟啃骨
  • 第11章阴兵
  • 第12章腐骨虫
  • 第13章花生白骨
  • 第14章五兽惊鸿剑
  • 第15章八蟒拉棺
  • 第16章独自面对
  • 第17章青囊秘术
  • 第18章阳火
  • 第19章饕餮
  • 第20章见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阴棺子或者回复书号a987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