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玄幻 > 九州武圣

更新时间:2020-03-21 08:16:54

九州武圣

九州武圣 姜小五 著

连载中 任天佑王灿

九州武圣中主要人物有任天佑王灿,由姜小五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玄幻小说,正在奇热联盟火热连载中。九州大陆,民风尚武,上古传说大武者,移山填海,摘星揽月让人心神留恋,天才少年为求武道,闯入这精彩绝伦的世界,融尊器,生死百战威无可敌,摆脱规则成就神中神,镇天地,慑乾坤,谁敢争锋!

精彩章节试读:

岭南有山,成半月形状,隔断与中原之联系,为之罗浮。

罗浮山脉巍峨高耸,山脉连绵百里,峰峦起伏,乃是九州有名的山脉,只是此山位于岭南,却少有人前来。不过相比罗浮山,更加有名的却是在这山上的武道门派——罗浮宫!

罗浮一脉历史悠久,从罗浮山上流出传言后,到如今有多少年已经没人记得了,不过要以岭南的国度变更来算,还是能够得出大概的。

还记得,罗浮宫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是在岭南三国争霸时期。那时候,偌大的岭南境内到处是兵戈,罗浮宫内武者不忍百姓横遭劫难,于是下山择明主,助他一统岭南。自此,魏国建立。后魏国立国三百二十一年,为汉国所终。再到如今的宋国,已经经历了六国了,总计时间一千五百多年。

当然,罗浮宫的传说也曾经断绝过,但岭南如此之大,当年的罗浮也闹的沸沸腾腾,知道的人很是不少,所以前前后后也就总结了起来。据说,在宋国建国时,宋国国主还亲自派一万大军进入罗浮,想要邀请罗浮中的武者来参加建国大典。只可惜,罗浮太险,当初进入罗浮的万余军士,竟是只有不到一千人活着走了出来。据那些军士所说,他们不是自己走出的,而是被罗浮宫的武者所救,不然他们也得死在罗浮山中。

罗浮如此危险,里面武者却能如履平地,这让宋皇知道了罗浮宫的强大,再也不敢进入罗浮山,打扰罗浮宫的武者,并且为了巴结罗浮宫,宋国亲自收集有关罗浮宫的传说,把其整理成册,印发岭南。自此,罗浮宫才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众人眼中。

宋国整理的罗浮书册并没有多少实质的内容,可字里行间无不透出罗浮的强大,这让很多武者都对罗浮趋之若鹜,一个个进入罗浮山中,想要拜入罗浮宫内。只可惜,进去的人多,可出来的人却少,即便那些活着出来的,他们也是守口如瓶,即便别人再怎么寻问,他们也不愿透露罗浮山内的一丝一毫。

而在罗浮山下的百家村中,就有这么一位走出罗浮的武者——白翁,他在这里开了一间不大的武馆,名曰:阐武!

阐武武馆从创建到今已经有三十六年了,因为白翁曾走出过罗浮,在附近也算是赫赫威名了,所以这阐武武馆在附近很是有名,几个村子的人几乎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百家村中。

要知道,在整个九州大陆上,民风尚武,上古传说中那些移山填海的大武者,更是让人心神留恋,而在岭南之地,更是民风彪悍,可谓人人会武。只是,武为战、杀之道,岂可轻传,故而真正能够理解武道的并不多。

就说这百家村吧,他们位于罗浮山下,家家都为猎户,食物也多为山中野兽,可谓天天和野兽搏斗。说来,此村之武术当比那些位于内陆的还要利害。可事实却是正好相反的。需知,每个武馆、门派、家族的诞生,无不是在人多之地,这罗浮边际虽然为一福地,可却没有多少人,故而也不会有什么武馆、家族在此建立。

所以嘛,自从阐武武馆建立以来,那可是非常的受欢迎啊,可不知为什么,武馆的馆主白翁收徒非常的严格,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进入武馆的。根据白翁的规定,十岁以上者免进;不可举百斤大石者免进。这两条规矩看似没什么,可十岁以下的孩子要举百斤大石,你想一下就会觉得多残酷了。

可是,这还只是第一次的答案。根据武馆中徒弟的说法,这武馆在三年后还有有一次答案,如果通不过,那就会并清除出去,而此次答案相比第一次更加的严格,但到底有什么规矩,却没几人知道了,而那些武馆的徒弟,也都对此忌讳莫深,根本就不敢瞎传。

时至炎炎夏日,太阳高高在上,炽烈的阳光让人如置身火炉一般。

在罗浮山脚下,通往百家村的破落官道上,一辆三成新的马车正不紧不慢的走着。在马车上,一个两米高的汉子正挥舞着马鞭,催促着驾车的老马。

突然,马车的门帘被撩开了,一个不大的小脑袋露了出来。这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半大孩子,他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只是那偶黑的皮肤让人知道,这不是一个大户家的孩子。

“王叔,我那位白伯伯在这里很有名吗?”小孩一脸好奇,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

驾车的大汉回头看了他一眼,大声笑道:“任天佑,你白伯伯在这附近可是很有名的武者,你小子一心学武,我才带你来的。不过这次我瞒着你爹带你出来,回去肯定会被他骂的。真是的,我真搞不懂你爹那个老顽固,明明从小就让你锻炼身体,可怎么现在就不传你武艺呢?”

听大汉说到父亲,任天佑沉默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之色。

任天佑,岭南河西王家村人,父亲任天琪,母丧。在王家村,大部分人都是姓王的,只有他任家和白家这两姓例外。究其原因,无非是实力决定地位。任家、白家都是武学传家的家庭,虽然不是家族,可也是代代传下来的,现在王家村修炼的武学也是来自这两家,他父亲任天琪就是村里孩子的教头。

任天佑小的时候,父亲总是给他讲解武道,并把前辈高人的传说讲给他听。可以说,任天佑从很小的时候就立下了成为武者的誓言。

任天佑三岁时,他父亲开始正式教导他,不过他那时年龄还小,能够学的也只是锻炼身体,打熬力气这些简单的东西而已。

可不知为什么,如今任天佑已经七岁,可力举两百斤,按说早就该学习更加高深的东西了,然而他向父亲要求时,他父亲却一改常态,狠狠的教训了他,还说不传授他武艺的话。这让小任天佑很是难过,而且他倔脾气一上来,竟是生出了偷学武功的念头。于是,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就经常跑去村里的练武场观看那些大哥哥们学武。

可惜好久不偿,没有多久就被他父亲发现了,被任父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让任天佑觉得更加的委屈了,而一向和他家交好的王大叔也觉得任父不对,于是就给任天佑说了白翁的事情。到此时,任天佑生出离家出走的想法。

一开始,王大叔是不乐意的,可挨不过小孩子的请求啊,他没法,只能瞒着任父把任天佑带了出来。当然,他虽然是个农村人,可不是没有考虑的。要知道,任家和王家据说是姻亲,虽然已经过了几辈了,可在村里的关系还很好的,而王大叔也是白翁的晚辈,白翁自小就对他很好,如今自己求上门来,想来也不会让任天佑有危险,所以这才带着他来了。

两人驾着马车,走在破烂的马路上,很快就看到了百家村的影子。对这百家村,王大叔是了解的。据说这里的人都是从中原逃难到岭南来的,他们本来是打算在岭南落户的,只是岭南人很是排外,他们这些人也只能走街串巷,后来在这人烟稀少的罗浮山下扎住了脚跟。到如今,也有一百多年了。

百家村之所以叫百家村,就是因为他集聚了大江南北的人,其中更是有很多的姓氏。这里和王家村很不同,要知道这王家村找出一两个异姓的人很难,可在这里正好恰恰相反,找出两个同姓的很难。

看着越来越近的百家村,任天佑激动了起来,他马上叫王大叔停车,自己跳了下来,快速的向着村子里跑去。后面,王大叔狠狠的叫了他两句,见那小子如撒欢的野马一般,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他马上把车拴在了一旁的路上,快速的跟了上去。

阐武武馆在百家村很好认的,两人才走进村子没有多久,就看到那突出的庄园。两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阐武武馆了。

王大叔马上拉上任天佑走到了阐武武馆前,他看大门紧闭着,马上上前敲了敲。

很快,一个佝偻着背的老者打开了门,他看到王大叔和任天佑,问道:“来拜师的吗?”

“大叔,您误会了,我们是白叔的亲人,您和他说一声,就是小灿子来了。”王大叔说话很有农村人的憨厚,不过因为练武的原因,他的声音很大,听上去也颇为豪爽,丝毫不像农村出来的傻小子。

看门的大叔听了王灿的话,再打量了两人一眼,似颇为诧异。他跟着东家也有三十多年了,可从来没有听过他有什么亲人,今天竟然有人上门了。他不敢独自决定,便让两人等一下,自己快速走了进去。

大约一刻钟左右,一个白胡子的老爷子和看门大叔回来了,任天佑看到那白胡子的老爷爷,马上就猜到这是白翁。但看他走步虎虎生风,头发虽有白丝,但大部分都还是黑的,便知此人不凡。要知道,白翁今年可已经有七十多了。如此年龄,若是一般的老者,绝对后背佝偻,满脸皱眉,漫天白霜。

来人自然是白翁。任天佑听王大叔介绍,这白翁师父今年已经有七十八岁了,他从小就是王家村里的天才,一身白家功夫很是利害。后来,他不甘窝在一个小村子里,就出去闯荡江湖,也有一些名声。只是不知怎么滴,在他四十所有的时候,他突然销声匿迹了。这让王家村的人以为他死了,王大叔也是如此,听他说当时他还哭了很久呢。只是在前几年,一次机缘巧合下他才知道,原来白翁叔没死,而是隐居在此。

白翁已经见过王灿了,他此时看到王灿也不觉得陌生,反而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是响亮,听出去一点也不像个老人,反而如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汉一般。

任天佑现在并没有什么大见识,只是见到这白翁如此年纪还这么健朗,笑声又如此浑厚,便觉得这老人是一个高手,当即就崇拜的不得了,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白翁感觉到任天佑的目光,对他慈祥的笑了一下,然后转头问王灿:“小灿子,你来此有事?”说着,白翁目光看向任天佑,看他和王灿丝毫不像,疑惑道:“这孩子是……”

“白叔,这是任家的小辈孩子,这小猴子叫任天佑……”白翁拉着任天佑给白翁介绍了一下,然后对任天佑道:“任天佑,这是你白爷爷,当年我和你爹可都是在他手下学武的……”

“白爷爷好!”聪明的任天佑马上小嘴甜甜。

那白翁一听是任天琪的孩子,马上就来了兴致,他蹲下捏了捏任天佑胖乎乎的小脸,笑道:“灿子,天琪那小子还好吗?我可是三四十年都没有见过他了。”

“白叔,您又不是不知道天琪大哥的脾气,自从嫂子死后,那家伙就邋遢的要死,要不是有王婆照顾着,他都不知道怎么活的。”王灿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道:“白叔,我这次带任天佑来,是因为这孩子想要学武,可他爹就是不教他,所以才带他到这里来的,您看……”

白翁微微一愣,脸上带了些不可思议之色。

任家的孩子要和白家的人学武,这有点扯了啊。

在这个世界,传承是被看的很重的,在武学方面更是传内不传外。虽说任家和白家不错,可两家的真正武学,从来没有外传过。当年白翁教导任天琪时,也只是传给他一些基础之法和武道道理,根本就没有教给他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今天,任家的孩子竟然要拜他为师,如果是不认识的还好说,可两家如此熟络,任家孩子竟然来学白家武学,这可以犯了江湖大忌的啊。

王灿对这方面没什么认识,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村人罢了,不过他也会察言观色,看白翁的神色,明显有些意外,当即就解释了起来。

白翁听了好笑,他年纪大了,又和任家交往,知道他们任家的武学有些奇怪。根据他所知道,这任家传自两千多年前,比白家古老的多。当年的任家,据说很是风光的,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任家没落了,到了任天琪的祖爷爷辈,更是只剩下了他这一辈。

当年白翁和任天佑的爷爷交情很好,从他嘴里也知道一些任家武学的事情。

这任家的武学和特殊,很重基础,如一般武学,学个两三年基础就可以了,可任家武学没有五六年,根本就不行。当年他教导天琪的时候,他也如如今的任天佑一般,想要学习高深的武学,可每次都被任天佑的爷爷驳回,后来他更是缠着白翁教导他。

没想到,这两父子的命运如此相像,大的让自己教,这小的也来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九州武圣或者回复书号701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