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玄幻 > 鬼神乱世

更新时间:2020-03-21 08:13:22

鬼神乱世

鬼神乱世 醉晓 著

连载中 张传奇王小欢

《鬼神乱世》男女主角为张传奇王小欢,由醉晓打造的玄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臭蛋,你看,又下雪了。”“臭蛋,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还会记得我吗?”鬼神出,天下乱。小人物在一场遮天黑幕中苦苦挣扎,不为名利,不为权势,没有霸世野心,没有长生之愿,只求伊人相伴,共话桑麻,可老天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世界用道家的话来说,那就是有阴阳之分,既然有阴阳,那便有合有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言古已有之,在如今太平安乐盛世之下,想必没有几人会预料得到即将到来的乱世纷争吧。

“小张,来帮忙拉下缆绳!”三副曹二宝在船位高声叫道。

“来了!!”张传奇穿好衣服,慢吞吞的晃到甲板上。在船上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不急不躁,不然你肯定会搞得遍体鳞伤。

张传奇,船上的“外地人”之一,小时候因体弱多病,家中为了好养活,给他取名叫张五病。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不能和其他的同龄孩童一起玩耍,便独自在家看一些书籍。慢慢的,他也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应该说是喜欢上了那些书中的奇闻怪谈。

如果有丧葬庙会,迁坟动土之类的事情,他都会偷偷的从家中跑出,学习那些他认为有趣的事情,有时候还会在家里捣鼓祭天行礼的东西。因为这事,他可没少挨父亲的板子,不过小孩嘛!好了伤疤忘了疼。最后他父亲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将他送到了外地上学,这也让他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但张五病这名字确实叫不出口,按家谱辈分来说,他这一辈正是传字辈,后来族中老爷子做主,又给了个奇字,张传奇这名字也就定了下来。

“又动船,今天晚上都动了三次了,还让不让人睡觉。”王小欢叼着香烟一脸不爽的说道。

王小欢,船上的“外地人”之一,说是刚结婚不久,家里以往的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出来跑船。不过也正是结婚之后,出了很多问题,搞得焦头烂额,总以为自己有了忧郁症,每天阴沉沉的,说话还讽刺带挖苦的,弄得不是很被人待见。

“行了,别抱怨了。差不多过两天就开航了。”曹二宝接过王小欢递来的香烟说道。

“这次怎么回事,以前不是很快就能装货吗!”王小欢将烟蒂扔在甲板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曹二宝的脸色变了变,只是不停的抽着烟,没有再说什么。

拉完缆绳,大家又各自回去睡觉了。夜晚的海风很大,船舶被海浪拍打的“啪啪”作响,缆绳也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用指甲在破旧的木门上使劲地刮着木屑,异常的刺耳。

熟睡的船员并没有被打扰到,可凡事也总会有例外。张传奇睡不着,就下了一碗泡面,正准备美美的吃上一口,但听到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心里不知为什么很是烦躁。

突然“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船尾的甲板上。厨房离船尾很近,好奇心驱使着张传奇要去看一看。

借着手电筒的微弱光亮,张传奇只看到甲板上留有一滩水迹,再四处打量却没有别的发现。正当张传奇挠着头发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滴水珠恰好落在了他的手上,抬头向上看去,一双好似幽灵般的眼睛正死死的注视着自己。张传奇吓得急忙后撤,因为慌张没有注意脚下,被缆绳一下绊倒。

一只山羊大小的黑影从二层生活区飞落下来,张传奇下意识抓起掉落一旁的手电筒向那黑影扔去。也不知砸没砸到,只是拼命的向厨房跑去。

中途,张传奇还听到身后传来好似声声犬吠,那是更加不敢停留,直接冲进自己的房间,赶紧将房门反锁,又将舷窗锁紧,缩在床角,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精神过于紧绷,或是熬夜太久,慢慢的招架不住那股一直袭来的困意,竟然就那样睡着了。

一夜无事,当第一缕阳光透过舷窗,落到张传奇的脸上,张传奇就像被人泼了冷水一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慌忙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让他庆幸的是自己依然好好的活着。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只感叹可能是最近太累,眼花了吧!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不然多出几次这样的事,自己可真的要被搞成精神病了。

照常的洗漱之后,张传奇就想去吃早饭。前脚刚迈进餐厅,就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连忙跑到船尾,只看到大厨那肥胖的身躯在甲板上痛苦的蠕动着。

大厨,大家都叫他肥龙,真名叫什么,张传奇也不知道。是船上的“自家人”之一。因为一直在跑船,人又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也就单身很久了,是船上的老人。

“肥龙,你怎么了?没事吧?”张传奇连忙跑过去,扶起肥龙问道。

“快把我弄到餐厅里去,妈的,疼死我了…”肥龙是想大声喊叫,不过却没了力气。

张传奇一阵手忙脚乱的,他哪见过这阵势,只见肥龙捂住脑袋的双手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一脸的横肉,在血光的映衬下也越发的狰狞。

幸好以前学过的急救课程没有全部还给老师,急忙按住了肥龙的左颈动脉,将他拖到餐厅的座位上平躺着。

这时候船上的人也差不多都准备下来吃早饭了,一看到这情形,三副曹二宝赶紧去拿急救箱,一番包扎之后,肥龙的血也止住了。

船长曹力恶狠狠的说道:“肥龙,你他娘的搞什么鬼!”

“我…我看厕所有人,就跑到船尾去方便一下。谁知道缆绳突然断了,我为了躲开缆绳,向左边一跳,正巧撞到了围栏上。”肥龙虚弱的回答道。

“真他娘的晦气!留两个人看着肥龙。”曹力的眉头不由的挤在一起了。

不知为什么,张传奇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昨晚的怪事,心里忍不住的一颤,连忙摇头,想把这件事忘掉,心不在焉的跟随着大部队走到了船尾。

一行人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小片血迹,那血色异常的刺眼,像是一朵绽放的红色玫瑰花,淡淡的血腥味,让它显得更加“妖艳”。

“左边的缆绳断了。”大幅吕乐转身说到。

“吕乐,二宝,去再拿根缆绳。”曹力很是烦躁的挥了挥手,之后又小声嘀咕道:“妈的,没完没了。”

张传奇因为离曹力比较近,所以就他听到了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肥龙,没死就到我房间来!”曹力向着餐厅大声的喊到,而后独自离开了。

耐不住好奇心,张传奇走近缆绳,拿起断掉的一头仔细的琢磨着。他发现缆绳断开的地方不像是被磨断的,更像是用锯齿之类的东西弄断的。再者说,一个晚上想要磨断一根直径十多公分的缆绳,实在有些困难吧!

距离那断口处大概十五公分有一个黑黑的爪印。说是爪印,是因为只有三条像人类手指的印记和一个比成人手掌还要大一点的掌印。远远望去在码头上飘荡的另一头缆绳,上面好像也有一个类似的爪印。

张传奇回过头来看着其他人,仿佛只有他看到了那奇怪的爪印。烈日高悬,可是张传奇此时的心里就像腊月寒冬一般。他不敢告诉别人爪印的事情,也不敢告诉别人昨晚的怪事,生怕他们会像儿时的那些人,只当他是个哗众取宠的白痴而已。

没过多久,肥龙笑呵呵的从船长房间走出来,屁股后面的口袋鼓鼓的,想来是得了一笔不少的“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可是看到他那大脑袋上一圈圈的白纱布,再配上好像刚从窑子里出来的嫖客般的猥琐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怪异。

张传奇跟着几个人一起去油漆间拖出一根新的缆绳,中途他发现每个人都好像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哥,咱俩钱也挣的差不多了,跑完这次我们就回家吧。”说话的这个人是二副吕梁,是大副吕乐的亲弟弟,两个人也是船上的老人了。张传奇和他俩的关系还算不错,喜欢听他们讲一些船上发生的趣闻,正想打听打听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时,却听到吕乐说:“别多话,好好干活!”

“可是…”吕梁刚想辩解,吕乐立马黑着脸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传奇敏锐的察觉到吕乐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吕梁闷头拉着缆绳没有再多言,张传奇算是个明白人,懂得一点察言观色,知道这时候装傻充楞才是最好的选择,也就没有开口询问,但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浓重。

旧的缆绳被直接扔掉了,吕乐和曹二宝两人交头接耳的嘀咕了一会,曹二宝跑回生活区拿了几条肥硕的大鱼和几打黄纸,一股脑的倒进了海里,嘴里好像还念念有词。做完这一切,吕乐只是说是为了祛除晦气,让大家不用担心,该干嘛干嘛。

跑船的人一般都比较信这个,特别是这条船上的人,每逢初一十五都要上香摆祭品,拜的大部分都是妈祖娘娘和龙王爷,还有几个张传奇也不认识的神像。说话也有讲究,吃鱼的时候不能说翻,搬东西的时候不能说沉。所以也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吧。

事情解决了,一切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原来那波澜不惊的日子。但张传奇可不这么认为,昨晚的黑影,船长曹力的话,还有船上那些“自家人”的反应,都好像在预示着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而已。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鬼神乱世或者回复书号697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