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仙侠 > 神君不可期

更新时间:2020-02-01 08:14:21

神君不可期

神君不可期 岁晏桃 著

连载中 柳筎晏白 未来小说 百合小说 纯爱小说 抗战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柳筎晏白的名称叫《神君不可期》,是作者岁晏桃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修仙的意义是什么?自然是有花堪折直须折,尤其是当你有了心仪的花,那必然是要想法设法将这朵不解风情的花拐回身边。咳咳,我们可是正经人呐

精彩章节试读:

世间一年,天上一日。

我浑浑噩噩躲在柳树精的聚灵瓶中已有三百年光景。

自我恢复意识起,那柳树精已然在人间混的有声有色,凭着一副姣好的容颜,生生将几十个佳公子折磨的肝肠寸断。

是以这三百年来,我在瓶中并不觉得闷,柳树精惹得风流债可比话本子上的强太多了。

若非说有什么不同,那也只有一个。

柳树精要位列仙班了。

我有些羡慕地看着柳树精把十根嫩白的手指甲一点一点的染红,又穿了时下最流行的留仙裙,心中暗自思忖道:若柳树精不开口说话,那倒真是如画佳人。

柳树精一向喜欢探查别人心声,她凉凉地瞥了我一眼,“小蛇妖,别一口一个柳树精,我明日飞升仙班,以后可是有正经名号的,记好了,我叫柳筎。”

见我神色暗淡,柳筎连忙将自己的内丹照在我身上探查,迟疑了半日:“明个你也随我一起吧,仙家灵气充沛,说不定再过个几百年,你又能出来和我一同打架吹牛。”

我莫名有些低落,支支吾吾道:“你们都是同宗,会不会遇到?”

柳筎想是没料到我如此执着,眉眼弯弯地看着我,异常的温善:“你放心好了,他是神君,我不过是个散仙,道不同。”

我想起那日天劫,心中一痛,万千言语在口无法诉说,只得委屈巴巴道:“柳筎,我想见他。”

短短三百年来,我日夜克制,强装无事,只因知道与他无法再见。

现如今,有了这一线希望,不过是想问一问,我追寻他千年,为何偏对我无情?

柳筎将我聚成一团,凝在耳坠上,放柔了声音:“想见就去见,问问清楚,也好死心。”

我闷闷地将自己结成一块黑曜石,随着她去夜游西湖。

身边公子如玉,耳边情意绵绵。

这世间繁华,从来都与我无关。

柳树成精容易,成仙实在难得。

是以柳筎刚刚飞上那白云之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一群仙娥团团围住,只差没让柳筎变回柳树给她们瞧瞧。

好不容易摆脱那群的仙娥,柳筎将我藏在袖中,匆匆向着掌管世间散仙的集仙阁飞去。

许是第一次来到仙家,柳筎显得格外谨慎。

她在门外整理了衣袖,又让我化作黑曜石瞧了半晌,才满意的点点头,抬起腿就要跨进院子。

我虽只剩灵识,但仍有淡淡的妖气无法驱除。

思索再三,我在瓶中晃了晃,低声道:“柳筎,你还是莫要带我进去的好。听说这集仙阁势利的很,若你身上带着妖气,恐怕会被他们孤立。你不如将我搁在这附近的柳树上,我倒还能勉强压制住妖气,不过你得速去速回。”

柳筎一向大大咧咧,闻言想了半天,为难道:“若你被其他仙家发现,岂不更糟?”

我用灵力将聚灵瓶托在她面前,得意道:“这上面有你的柳树味,加上我特意压制住自身妖气,除非法力高强,否则也不太容易被发现的。再说了,集仙阁哪里会有什么法力高强的神仙。”

柳筎闻言乐开了花,还没来得及笑出声,马上又变了脸啐了我几口,“你个小小蛇妖,竟然拐着弯说我法力低下?”

说罢一个摆手,将我稳妥地放置在柳树杈上,冲我做了几个鬼脸,才一蹦一跳地进了院子。

我暗自敛了妖气,老实地待在瓶子里闭目养神。若说这世间命运,都躲不过一个巧字。

“晏白神君,今年莲花花期交于你可好?”

此声温婉多情,于我却是一记惊雷。

我睁开眼,见那熟悉的面容,一时间妖气大乱,脑中不断想起他满身是血决绝的那一眼。

我心中发寒,自然知道灵识都是由妖气聚集,若是乱了......

这次恐怕真要魂飞魄散。

我有些认命地聚在瓶底,偏眼神总黏着他,见他先是谦和的推辞了那貌美的宫娥,又暗地里捏了诀将我收进袖中。

等宫娥走远,晏白才拿出聚灵瓶,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眼神怪异,似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自然知道若非我捣乱,他不必受天劫即可飞升。

眼下我还了他一条命,也算两清。

依他的性子,应当不会再与我有交集。只是这眼神,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引得聚灵瓶在他手中跳了一下。

晏白见我仍有气力引动法器,嘴角微微扬了几分。将我灵识从聚灵瓶中抽出,握在手中,轻飘飘地拐了几个弯,进了一处安静的院子。

我有些慌张地紧紧吸在他手心,不肯向外看,生怕他狠下心肠,将我仅剩的这点灵识洒进丹炉里练了药。

晏白将我甩了几次,见我依旧吸在他手心不肯下来,有些疑惑的探听了我的灵识,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

我生平最喜好皮相,眼下被晏白笑的七荤八素的,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捧进一朵金莲当中。又被人结结实实喂了一顿丹药,憋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佘小春,以后你就在这金莲里重修人身。此处是我的院子,你专心修炼,不要多想。”

晏白见我一脸痴相,挑了挑眉,又在池中倒了好些仙露。嘱咐了目瞪口呆的童子每隔三个时辰就帮我喂一次丹药,才又离开。

此时,我灵识不甚清明,悠哉悠哉的泡在池中,虽然不知晏白什么心思,但总觉比困在聚灵瓶好。

见那紫衣童子眉清目秀,一时有些忘我,学着话本子里那多情书生的样子,深情了几许:“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哎呦,谁打我。”

紫衣童子看着隔空打出的石子,着实摸不清晏白的意思,见我捂着头的蠢样,疑惑道:“凡间的灵物都如此蠢笨么?”

我一时语塞,默默地沉在池底。

等紫衣童子撒下第四把丹药,我终于有些清醒,方忆起我为何来到仙家。

我瞅着紫衣童子没什么变化的脸,从水底探出头,犹犹豫豫道:“那个,我有个旧友今日刚飞升,你能不能把她找来,她叫柳筎,你若愿意,等我有了人身,就替你下凡买糖吃,怎样?”

“神君吩咐过,让子陌守在这里。你还是再寻其他办法吧。”他站的笔直,眼神微微有些动摇。

我最擅长死磨烂打,听他并没有拒绝吃糖,忙说的天花乱坠。

果然,子陌咽了咽口水,与我靠近了些,“我去也可以,只是你要老实地待着。”

我立马老老实实地缩进金莲,眼神坚定地看了子陌一眼。

见他仍是有些犹豫,又自发地往嘴里塞了一大把丹药。有些扭曲道:“你放心,我仰慕你家神君已久,断不会私自离开的。”

子陌神色忽然有些慌张,我顺着他看的方向转头去瞧,只不过是一些盛开的白莲,并无异常。

我毫不在意,正欲转身,只听晏白笑道:“此话当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百合小说
  3. 纯爱小说
  4. 抗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