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现情 > 婚色缠绵:总裁的小新娘

更新时间:2020-03-22 12:43:06

婚色缠绵:总裁的小新娘

婚色缠绵:总裁的小新娘 于墨 著

连载中 顾晨曦钟思语

火爆新书《婚色缠绵:总裁的小新娘》由著名作者于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顾晨曦钟思语,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她,出身单亲家庭,妈妈是一个夜总会里的女人,没人知道她爸是谁。从最开始的相依为命,到后来的时刻被虐打,她意识不到妈***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只记得自己活在怎样的黑暗中成长。身上狼籍的伤痕磨不灭所有被虐打的阴影,恶梦的时常纠缠让她只能无意识的拼命让自己活得更好。然而,还没有来得及活好,就被妈妈卖给一个下肢瘫痪且没有性能力的男人,最卑微的婚姻地位,只是另一个悲剧人生的开始。为了生意,无能丈夫将她***推到一个业界狠厉的男人房间中,当合作失败,她却只能招来一顿毒打。无助的伤害,绝望的侮辱,让她再一次明白到,只有自己更强,才能让自己真正的活着。而为了活着,她必需比任何人更加拼

精彩章节试读:

浓密修长的睫毛在黑暗中微微的动了动,凝静的空气中起了波动,干涩的呼吸声在箱子内回响着,那个被放在大箱子里良久的人儿,终于动了动。

***着的身子在缓慢的挪动后,终于睁开了朦胧的眼眸。

漆黑的箱子内什么都看不清,钟思语惊惶的睁大了眼眸,瞪着眼前满满压迫与恐慌的黑暗,在拼命的挣扎却无能为力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大箱子里。

用力闭起惊慌的眼眸,更可怕的意识大概就是自己此刻全身的***吧!

这是什么一回事?

为什么自己会被放到一个大箱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来不及想得太多,箱子此时被人打开了,忽然而来的明亮是她无法适应的。双眼酸痛过后,钟思语才拼命的收缩着身子,带着愤恨的瞪向箱子外的一切。

一双淡漠的眼眸。

凝视着这如深渊般深沉却又让人看不清的眼眸时,男人也正好凝视着她,平静无波的眉宇之间,看不出半丝情绪,淡漠得就好像他什么都看不到。

“唔!”钟思语用力的想要发出声音说些什么,可是她的口被纱布扎着,根本就说不出一个清楚的字来。

“一群无聊的人。”男人发出冷冷的声音,虽然没有太多的起伏,但至少听得出他不高兴了。

然而,钟思语没有办法跟心思去理解对方的心情,只知道自己必需要拼命的收紧双膝,才能阻止眼前这男人的视线看到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

“怎么很不满意的样子?你是要告诉我,你不是愿意的吗?”男人忽然冷笑,带讽刺的说着,转身欲要离去。

不确定他想怎样,钟思语只能拼命的撞击着箱子。

她要离开这里,她要从这里莫明其妙的荒唐中离开。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一回事了,只记得自己喝过那杯果汁后还没有开始吃饭,就感觉到头有些晕……

咬紧着牙,钟思语用力的撞着箱子,想要自己的嘴巴还有身体都能得到自由,她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一回事了,为什么她会***着身体在一个箱子里,还会被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

“嘭”的一声,箱子忽然被打倒了,由于将她装着的只是一个较大的纸箱,并没有太扎实,所以钟思语的几次用力之后,便将箱子给打倒。

散开的箱子,让她的身体更加毫不掩饰的展露在房间内暖黄的灯光之下。

正要转身离开的男人因这声音而停顿住脚步,缓慢回身时,剑眉动了动,有些不悦的扬起。

他没有心思要看什么的,只是当视线触及到那嫩白的肌肤上一道道可怕的伤疤痕迹时,本能的皱了皱剑眉。

这些伤痕都不是新的,有些看起来也像有些岁月了,若不认真看,还没有注意看到竟然有那么多,甚至有许多是肉色却又隐约可见的,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跌伤就能造成的错乱伤痕。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伤痕触动到他好久没有过的一丝恻隐,顾晨曦松开眉宇之后,反身向着那滚动在房间地毯上的女人走去。

缓缓的蹲下,注视着这一脸恐慌却又带着倔强与警告的星眸,伸出修长的手指一下子将她口里的纱布给拉掉,问:“你是怎么被人带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放开我。”钟思语用力的收缩着身子,可是此时的她再怎么拼命,都不能收藏自己完全暴露在这男人眼前的身躯了。

“我如果是变态,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跟我说这些话吗?”顾晨曦不悦的哼了声,伸手将眼前的女人拉向自己,然后环过她的身体伸手到她的背后去,解开她身上其他困绑着的地方,释放她的双手跟双脚。

一下子得到了自由,钟思语双眼亮了起来,快速的奔到了床上,拉过被子将自己给盖住,不再让眼前的男人轻易看到她的身体,一丝都不行。

“我以为你该聪明一点,不会逃到床上去。还是你存心要逃到床上去,想要勾引我的需求呢?”顾晨曦双手环胸,冷笑。

“这是哪里?”没有兴致理会他的讽刺,钟思语紧张的咬牙问。

她好像隐约中感觉到身下的床会动。

不对,是这里整个环境好像有点会恍动,她还是在船上吗?

“这里是外海,你现在身处在船上,你是想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吗?包括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你也不知道?”顾晨曦轻挑眉。

他知道,这女人肯定是要合作的伙伴送给他的见面礼之一,可是他不明白,要女人还有多难呢?有钱就行,为什么对方会绑来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呢?一个会反抗跟非自愿的女人只会给大家都惹上麻烦,这就怪了。

“我知道,我……”钟思语用力的咬住了唇,瞪大的眼,忽然想到了事实可能的模样。

是她的丈夫要将她送到这个男人的房间吗?

这就是那个姓顾的男人?

“算了,我也没有兴趣知道。”顾晨曦不感兴趣的打断她的说话,转身走到窗前。

他拉起了帘子,钟思语才看到自己果真是身处在大海上,这就是她今天陪冯伟上的那只游轮,就是这游轮太大太稳定了,她刚才才会没有忆起自己早已在船上。

“天亮之前,这船是不会回去的,你就等明天船靠岸以后再离开吧!”顾晨曦收回了手,帘子也跟着垂下。

不再看床上的女人一眼,他举步走出了房间。

双手用力握紧着被子,钟思语一直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劝告着自己不要慌张,一定要冷静,却控制不住双手无助的颤抖。

她……很害怕,任凭她再怎么坚强,然而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跟……可怕。

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放到一个箱子里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这样的屈辱不比当初妈妈要将她卖掉时少……

紧抱着被子,钟思语惊惶失措的发着抖,绝望的看向窗外,看着海浪的波动,大脑渐渐的清醒。

今晚,她明明是要陪她的丈夫冯伟到船上来应酬一个叫顾晨曦的大客,听说为了要得到这个合作,冯伟可是用了许多时间心血,今天才能约到人的。为了要讨好对方,冯伟可费了不少心思,还让人请来一个漂亮的小明星。

只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那个小明星因为临时出了点小意外没有赶得及上船,对这事冯伟很生气,还打翻了桌子,让她身上的衣服都湿掉了。

是啊!她就该意识到这其中的怪异,在她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冯伟竟然不再生气了,还叫她一起吃饭,就是那杯果汁吧!她喝下没有多久就没有意识了。

她就是被那杯果汁迷倒的,而冯伟就是想要将现在的她代替那个小明星。

用力的咬紧着牙,钟思语有些失控的颤抖起来,没有过的恨在心底燃烧,她多想就这样冲出去,将冯伟狠狠的掐死。

可是不行,她不能将自己也一起毁掉的。

要摆脱所有的一切,她必须要先比冯伟还要强大才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