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武侠 > 山河剑影

更新时间:2019-03-15 14:00:07

山河剑影

山河剑影 付小天 著

连载中 傅天萧玉贞 电影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抗战小说 王妃小说 囚禁小说

爆款好书《山河剑影》是来自付小天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傅天萧玉贞,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传说得山河剑者得天下拥乾坤甲者拥江山但风言未尽天地却为之变色鬼魅尽出妖魔横行刀光剑影血染江湖看我青锋在手拥美人携知己脚踏苍穹一剑诛天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朝开国初年,良臣群聚,猛将如云。

如徐达,常遇春,冯胜,郭英,傅友德等一颗颗璀璨的将星争相闪耀在大明无垠的天空,傅友德却是群星中最为耀眼的那一颗。

傅友德是安徽宿州人,出生年月无法考证。

元至正二十年,他于江州小孤山投降朱元璋,而后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身先士卒,战功卓越。

直至打下了堂堂的大明江山,官职晋封颍国公,并功加太子太师。

洪武二十六年冬,傅友德年事已高,已不能再胜任外出作战之任务,故赋闲在京怡养天年。

这日,宫中传来圣旨,招群臣入宫,洪武皇帝亲自设宴款待文武百官。

经"明初四案",大明朝的开国元勋已被朱元璋屠戮殆尽,所剩之人已是整日战战兢兢,生怕有昭一日大祸临头,落得个脑袋搬家满门抄斩。

似傅友德这般功高盖主的武将,更是皇帝眼中钉肉中刺,伴君若伴虎,皇帝之宴堪比那楚汉之时的鸿门要危险万分。

出门之前,夫人携爱孙送他出了大门,并千叮万嘱,要老将在那席间谨言慎行,万不可触怒天威。

老将友德伸手抚摸爱孙之头,却没把夫人之话放在心上,只顾与爱孙道:"萧儿此来看望祖父,祖父不胜欣喜,看到我孙儿已长这么大,老夫就是有去无回,又有何憾?"

"祖父,您得早些回来,萧儿还等着您带萧儿去大漠扬马,去南国射鹰呢。"那孙儿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却长得精明得紧。

他乃傅友德亲孙,为早年过继给傅友仁之子所生。

此子名傅天萧,自小随父母隐居东边大山之中。

这年冬天,乃是借机进京看望家人的。

听萧儿如此说,友德豪意顿发,一拍胸脯道:"孙儿等着,大明的万里江山乃你祖父一手打下,待你祖父今日赴宴归来,便领你再走一遍祖父当年的血火之路,祖父答应你,会向圣上讨回祖父当年征战沙场时所用之山河剑,赠与我孙儿。"

"山河剑?"

那萧儿听到这三字,登时来了兴趣,忙提声问了起来。

友德眼中闪烁着精光,他伸手抚摸着萧儿的脑袋,仰头望着深灰色的天空,口中道:"是啊,山河剑,山河剑,那是一柄可以改天换地的神剑……祖父当年仗着它诛杀陈友谅,推翻元政权,横扫大漠,平定云南……所以说,没有山河剑,便没有如今的大明江山。"

"老头子,你话太多了。"听傅友德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夫人却是越听越心惊肉跳,忙发话打住:"当心隔墙有耳,若这话传入圣上耳中,你教圣上如何看我傅家?"

"哼,老婆子实在罗嗦。"友德愤然瞪了夫人一眼,与她道:"我傅友德忠心,天日可表,若不如此,友德如何能把爱子送到宫中作侍卫?"

傅友德次子傅让乃是皇宫御前侍卫,堂堂开国大将之子,却在大冬天去给皇帝守门,说起来不免有点匪夷所思。

而傅友德发此牢骚,恐也是心有不平罢。

最后,他与萧儿道:"孙儿等着,祖父这就给你借山河剑去,哈哈哈哈。"

傅友德大手抚须,长笑而去。

望着傅友德一干人的身影消失在大街尽头,傅天萧眨巴着眼睛问祖母:"祖母,祖父真能把山河剑借来吗?"

傅夫人发出一声长长叹息,与傅天萧道:"乖孙儿啊,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地位有多高,无论你立下了多少功劳,请你时刻记住祖母今天这句话:当权者,永远是最薄情寡恩之人,因为权力能把人变成野兽!"

当日,那傅天萧便被他祖母秘密安排人送离了京城,因此逃过了灭顶之劫。

大宴之上,杯盏交错,其乐融融。

年届花甲的朱元璋,向座下群臣举起酒杯,长声道:"论将之功,傅友德第一,朕今特设大宴为傅将军庆功,众卿举杯,为傅将军干杯。"

朱元璋话落,群臣纷纷举杯,祝贺坐在后座的傅友德。

傅友德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赋闲已有数年光景,最近无战事,何来功庆?

他把酒问道:"陛下,臣最近赋闲在家,并未为国家建功立业,怎敢受此奖赏?"

朱元璋却未回答他言,只顾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抬手向后幕叫道:"允玟,上剑。"

"诺,皇爷爷。"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后,一位身着黄衫的长身少年怀抱一柄金鞘长剑款款行入席来。

群臣定眼看去,但见那少年怀中之剑剑鞘通体为黄金打造,剑柄则镶上翡翠宝石,璀璨夺目,剑如一条沉睡神龙,虽未出鞘,气势却震慑全场,压得群臣透不过气来。

朱元璋指着剑道:"此乃山河剑也。"

群臣耸然,原来名动天下的山河剑,便是此物。

朱元璋又道:"友德爱卿,你可拔出此剑,与众卿看看这剑锋是何般之利。"

傅友德心中一震,忙摆手道:"陛下不可,此剑乃为神物,出鞘必须见血,在场诸位均是忠肝义胆之辈,以任何一人的血来祭宝剑都是悖天之理。"

他话一出,群臣面色如土,均不由自主伸手捂颈,害怕以血祭剑。

"若以卿二子之头来祭此剑,可有悖天?"朱元璋竟口出此言,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了。

所有目光都射向傅友德,看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如何面对这晴天霹雳。

傅友德懵道:"微臣二子有何重罪,陛下竟要以他二人人头祭剑?"

"大子欺民,次子藐君,不是重罪?"朱元璋似笑非笑反问到。

听到此言,傅友德心中一冷,叹道:"原来在此处等着呢。"

话说傅友德虽官封颖国公,却是朝中最寒酸的老臣,因此向皇帝提出要些薄田回家养老,朱元璋并未表态,心中却已记下此节,欲借此借口铲除傅友德。

正巧今日上朝之时于殿外看见傅友德二儿子傅让因天冷站姿不正,朱元璋怒从心起,绝计生端,在加上探子反馈了傅友德赴宴之前的一番言行,生性多疑的朱元璋就此动了杀心。

他冷笑道:"爱卿若舍不得以爱子之头祭剑,那取朕祖孙二人之头祭剑如何?"

傅友德冷冷一笑,却无答话,探手"刷"地一声拔出了黄衣少年手中长剑,顿时,一股令人汗毛炸起的寒意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上。

老将提剑闪身出殿,眨眼之间,又返回大殿之上,左手已多了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所有人定眼看去,不禁大惊失色,那傅友德手中所提人头乃他二位爱子之头。

朱元璋从龙椅之上腾身站起,手扣腰间玉带质问傅友德:"如此残忍之事,爱卿你也要做,你心可是肉长的?"

"陛下不就是要我父子之人头么?一并给你便是!狡兔死走狗烹,哈哈哈,山河剑啊山河剑,你跟我一世,没想到临了还是死在你的刃下。"

傅友德声震寰宇,炙热的双目紧盯着手中宝剑,像是老友见面一般,口中念念有词,竟无人再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剑过,喉破,血飙。

一代神将就此悲壮而亡!

傅友德倒下之后,怒目紧盯着朱元璋,像是还活着的一般,直吓得那一代雄主撕声咆哮起来,指着那殿下三具尸首大叫道:"杀,杀,杀!给朕灭他九族,天下傅姓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诺。"

列于皇帝左右的锦衣卫闻得此言,如脱缰野马无人可挡,一时间神州大地杀机四起,血染山河,明朝初年的那一场大屠杀就此展开……

初春时节。

江南各地虽已柳絮随风嫩草新绿,但那雁荡山头却还一片萧索。

栖雁潭畔,白发老人,中年雅士,凌空而立,对视半晌,似若两尊雕像一般。

"太师父,多年未见,您竟云游至此,可找得孙儿好苦。"那中年雅士剑眉低颤,声音有些沙哑。

白发老人老怀舒畅,淡淡一笑:"人生聚散无常,无忌你却还如此苦苦寻找太师父,可是遇到什么难事?"

"无忌对太师父思念过甚,日不能安夜不能寐……"那中年雅士的眼眶已然泛红。

对面的白发老者仔细端详着雅士,轻轻叹了一声:"明教虽已驱逐***,打下大明江山,但统治者却是心胸狭隘,手段残忍之人,内兴大案大肆屠戮开国功臣,外起风雨全力追杀明教教众,无忌你能够重出江湖,怕是也为此着吧?"

那无忌深深点了点头:"当初放权,乃是为了天下万民作想,怎奈托此暴君,害了多少英雄好汉,据闻傅大将军近日受害,皇帝爪牙四处追杀将军家人,而有一股已杀至浙江雁荡山下,无忌一时怒从心起,便追了过来。"

"到了雁荡,却是机缘巧合,遇到了太师父。"那无忌说到这里,已是涕泪横流,无法自已。

栖雁潭上,微风粼粼,碧波荡漾,一排排芦苇在那春风之中摇头幌脑,扭腰弄肢,好是欢喜。

白发老人深盯潭面,面色凝重,他道:"朱皇帝如此大费周张,令爪牙远赴东南追杀傅姓,内中隐情,不会因一个'灭门'而能够说清楚吧。"

对面的无忌身体一颤,道:"太师父果然明察秋毫,朱皇帝如此大动干戈,却是为了那山河剑而来。"

白发老者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盯着无忌,问道:"无忌孩儿你夺此山河剑,想借此阻止朱皇帝再兴杀戮吗?"

无忌咬唇点头,他道:"山河剑出,乾坤颠覆,孩儿本想以山河剑镇慑朱皇帝,岂料适得其反,孩儿夺剑激起了他更大的杀心。"

猜你喜欢

  1. 电影小说
  2. 幽默搞笑小说
  3. 抗战小说
  4. 王妃小说
  5. 囚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