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古言 > 妖姬不祸国:皇叔别这样

更新时间:2019-05-21 15:14:13

妖姬不祸国:皇叔别这样

妖姬不祸国:皇叔别这样 刺尾 著

连载中 谭烟齐浩 明星同人小说 电影小说 种田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鸿蒙小说

小说角色名是谭烟齐浩的名称叫《妖姬不祸国:皇叔别这样》,这本书是作者刺尾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自己未婚夫手里,更没想到好不容易重生却沦落风尘……

精彩章节试读: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会死在我未婚夫的手里!

今天,是我跟齐浩大婚的日子,而此刻,齐浩手里握着的一根银针已经扎进了我的太阳穴。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要杀了我的未婚夫,那个说爱我爱到天荒地老的未婚夫,“为……什么?”

齐浩听见我的话,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为了你们谭家的家产!你们谭家最后只剩下你一个人,现在我成为了你的丈夫,而你又意外死去,你们谭家全部的家产不就都成了我的了?哈哈哈哈哈!”

“那这几年来,你对我的一切都是假的?”齐浩疯狂地笑着,我盯着他的眼睛,始终不愿相信。

“不然呢?你以为?要不是为了你的家产,谁特么愿意跟你这么一个刁蛮大小姐在一起?”

第一次,我觉得齐浩是如此的陌生,原来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个刁蛮的女人,原来他这几年对我的好,对我的温柔都是为了我谭家的家产吗?

到了这一刻,我什么都明白了,但我不甘心!我死死盯着齐浩说道,“齐浩,你不要想得太好,你就算此刻杀了我,心雨也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心雨是王心雨,我的闺蜜,也是现在谭氏集团的CEO,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相信有她在,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齐浩这么轻易的得到谭家的家产!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齐浩听见这句话,笑声越发张狂,“哈哈哈,谭烟,你还是真是天真得不行!你以为没有别人的帮忙,我会在谭氏集团顺风顺水,没有别人的帮助,我会如此顺利地接近你,利用你?不过以你的智商,显然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好闺蜜,王心雨设计的,而我不过是一个执行者。”

在齐浩冷笑的背后,一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现。她挽着齐浩的另一只手臂,脸上邪冷的笑容,和齐浩如出一辙。

王心雨的出现以及她脸上的笑容,让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刚想说点什么,却听见王心雨说道,“谭烟,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爸你妈出事的那场车祸也是我安排的,如今你也死在了我手上,也算是功德圆满,送你们一家下去团聚!”

咔嚓!

一道炸雷在我脑海里响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两个人,心里仿佛有一座火山要喷射出来!

但这一切都晚了,齐浩的银针越插越深了!

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齐浩猛地一插,银针整根没入我的太阳穴,我的眼里开始凝固,眼里只剩下了面前两个熟悉的人影!

……

在被齐浩害死以前,我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生死交易的。但直到看见面前高高在上的判官,以及他开出的条件,我却不得不相信。

他说,可以给我第二次生的机会,不过我必须到一个平行时空,完成他安排的任务,就能重新回到原先的世界,并且帮助我复仇!

听到复仇这两个字,我果断点头答应了,不为什么,就为了齐浩跟王心雨那两个***!

齐浩,王心雨,等着吧,终有一日我谭烟会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到时候我谭烟必定抽你们的筋,扒你们的皮,让你们不得好死!

……

最后,我重生成了青楼中的一个哑奴,手上多了一只黝黑的蛇环。

在杏春楼中,我静静等了一个月,然而别说做任务,屁都没有看见一个,整天就在这儿看活春宫!

我深吸一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一看到手腕上那只黑乎乎的蛇环,就一阵光火。气到深处,连手带环往旁边的廊柱撞去。

廊环相撞,咔嚓一声,吓得我心里猛一咯噔,连忙捂着蛇环。

这玩意儿可不能坏,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齐浩跟王心雨还在快活,要是坏了,我还怎么回去弄死那两个***!

不行!坚决不行!

将这种仇恨的情绪给压在了心底,我才重新开始,打扫回廊。

为了复仇,我什么都能做,哪怕是现在,也绝不能让别人看出我的仇恨!

“哑奴!”

头顶突然传来慵懒的声音,抬头看去,二楼偏西凭栏处,半倚着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

四月回暖,她只罩了一件短袄和薄裙,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明晃晃一朵引人流口水的妖花儿。

楼上那位妩媚性感,说话傲气的娇花儿,是杏春楼的头牌,舒姬。

听说跳的一手好舞,凡是见过她舞姿的男人,都巴不得跪下给她***趾头。虽然舞姿没见过,但在杏春楼里,她到底是高高在上,引人注目的星辰明月,而我很明显就是低到尘埃,微小得渣渣都不剩的PM2.5。

偏偏这尊大佛还跟吃错药似的,隔三差五跟我玩找茬儿。然而我还得罪不起,只能哑巴吃黄莲,死憋着。

“不上来,要本姑娘去请你?”舒姬看我没反应,脸色突然难看起来,声音也低了几度。

默默感叹一气,把扫帚靠在廊柱上,我就赶忙从后厢楼梯上去。

没戴面具的舒姬,面容妖娆,即便是随意倚着凭栏,都让人目不转睛。

刚走到她面前,一只玉手就伸到了我面前。

那洁白如玉的手心儿里躺着一小串儿铜板儿,一共十个。

“呐,本姑娘想吃扶松巷诺记的如意糕。一盒九文,还有一文,赏你了。”

让我出楼去买东西,还给跑路费?

这事儿听起来怎么比我重生了还不可思议呢?

我站在原地,不大敢接舒姬手里的钱。

我不知道舒姬以前有没有欺负过哑奴,但是自从我醒来,这人人前老好,人后使坏的伎俩,我体验了个实打实。

比如我刚来的时候,正是立春。

那天,我照常到大厅里打扫卫生,一盆冷水,稀里糊涂从二楼泼了下来,抬眼看去,舒姬的丫鬟,正端着还带点儿寒气的水盆,冷冰冰地看着我。

那晚我就发起了高烧。

用古代的话来说,是遭了风寒。

在这个没有任何有效退烧措施的地方,普通人遭了风寒都等于离死不远了,更何况我一个连普通人都算不上的杂役?

只是单纯地被关在柴房隔离而不是直接扔出杏春楼,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根本不奢望有神仙来能救我。

好不容易活过来,她的丫鬟又找上了门。

一次两次之后,我果断背着这主仆二人走,却又奈何,人家主动找上门?

一个月,大半个月里,我都在生死里徘徊。也是在舒姬的打压下,我才终于明白,蝼蚁的命,有多卑贱。

现在这位蛇蝎美人儿突然对我大发善心,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舒姬对我的迟疑相当不满意,扶了扶头上的翠屏钗,朱唇一瘪,“给脸还不要脸了?让你去买是看得起你,你磨磨唧唧什么?”

脸色变了,这是要发脾气的前奏啊!

心头一颤,我立马接过舒姬手里的铜板,转身就走。没跑两步,却又被她叫住。

“戴着咱们楼里的面具出去,谁敢卖糕点给你?”

听到舒姬的话,我立马转过身来。

舒姬说的没错。

杏春楼的姑娘,都有一张特殊的面具。

但是因为哑奴的脸实在是丑得太过于惊心动魄,成为杏春楼唯一一个戴面具的杂役。

而那个哑奴,也就是现在的我了。

那张面具,她们也只是在晚上开楼待客的时候戴,平时没有人戴。即便是被人请到外面,也只是戴帷帽,绝对不会戴面具。

“带这个。”

舒姬不耐烦地扔了顶黑纱帷帽给我,嫌弃地看了一眼,就回了屋。而我,只能带着忐忑的心,换了帷帽小心翼翼地出门。

猜你喜欢

  1. 明星同人小说
  2. 电影小说
  3. 种田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5. 鸿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妖姬不祸国:皇叔别这样或者回复书号72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