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灵异 > 墓财神

更新时间:2019-05-18 16:00:23

墓财神

墓财神 冢离 著

连载中 林泽渊周易 贵族小说 宫斗小说 神医小说 多肉小说 炼丹小说

《墓财神》中主要人物有林泽渊周易,由冢离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已上架微小宝。盗墓这行,听上去惊险刺激也有不少人因此发财,但我本人十分厌恶。其一,因为我是守墓人,做的是反盗墓行当。其二,在盗墓行业中,一直有个关于“守墓人”的传说——“东风吹战鼓擂,找到守墓人还怕谁?”守墓人熟识各类机关,要是被盗墓贼逮着了,就是一活地图,盗墓贼会千般万般的折磨你,让你把机关图说出来,为此我们从小受尽了各种磨难关卡,但哪位祖师爷爷也没告诉过我,遇到美男关怎么过?

精彩章节试读:

  凌晨四点起夜时,我刷朋友圈看见张老二发布的古董花瓶,一瞬间,醒神。

  屏幕上的花瓶,像李家清墓陪品!翻了翻,见评论下头,几个师兄弟圈我,清一色的评论:恭喜周小妹,这个花瓶你不是找了很久吗?

  找他大爷的很久!

  这就是我的东西。

  李家墓,是我祖祖祖祖父用尽心机,算尽风水做的风水宝地墓。

  我叫周易,家中是世代守墓师,天下风水八卦中,无不说“墓为财库”,墓的好坏和风水对后代有八成影响,墓选得好,子孙亦福泽无边,我的工作便是守墓以及墓的日常维护。

  有人叫这行守墓人,也有人称呼是财神门。而今的事儿,说白了就是李家之所以祖祖辈辈混的风生水起,跟我们守墓人脱不了关系,而他们好我们也能跟着吃香喝辣,这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墓要是到我手里坏了风水,可就惨了。

  找出墓册,经过仔细对比后,我确定这是我守的李家墓中陪葬品后,直接一个鲤鱼打挺,起床。

  我必须得在七日内追回所有陪葬品,再把墓穴封好,否则,在我身上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追陪葬品前必上香。

  我家祠堂共有一百零七个“周易”牌位,我们祖宗不知道为什么,世世代代都叫周易,我编号108,而我几个师兄弟也都是叫本家的名字,比如宋代墓就叫宋词,元代的元曲等。

  给一百零七位周易祖宗烧一遍香后,时间已过一小时,外头太阳刚好出来,我贴上假胡子后直接去张老二店铺,出门在外行走,还是女扮男装的方便。

  张老二,古玩界一等一的老人儿,听闻年轻时是盗墓头。

  盗墓这行,听上去惊险刺激,不少人因此发财,但我十分厌恶。其一,因为我是守墓人,做的是反盗墓行当;其二,在盗墓行业中,一直有个关于“守墓人”的传说——

  “东风吹战鼓擂,找到守墓人还怕谁?”

  守墓人熟识各类机关,要是被盗墓贼逮着就是一活地图,盗墓贼会千般万般的折磨你,让你把机关图说出来。

  “哟,这不是小易姐……呸,小易哥么。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

  我到的时候,张老二直接迎出来。

  我顶讨厌那句姐啊妹的,出门在外,因为本身就是女人,相貌女气,哪怕贴了假胡子,师兄弟们还是总戏称我是妹子,闹得我威风都没了。

  “别客套了,我要你今早发的那小花瓶。”

  我冷冰冰说着直朝内堂走,懂行的都明白,外堂货色皆是糊弄门外汉,内堂才是一顶一的好货、正货,不过现在流行网络营销,张老二也跟着赶时髦,要不然的话,我也不能那么快知道墓被盗……

  说起高科技,我想到我那墓。

  正常情况,墓是一周维护一次,一月检查一次内部结构,也许,我该想办法给墓里装个监控,想时,走到一半,竟被拦住。

  张老二平日里巴不得我进去看,今天竟拦着我说,“易哥,您不能进去。”

  我看着张老二,一挑眉:“怎么?”

  他露出豁牙儿冲我笑,“里头那位爷已经定下那花瓶了。”

  说话间,他已撩起内堂帘子,“喏,您瞧,就那位爷……”

  我起初拧眉不悦,看过去后竟微微震惊,因为那里头拿着青花瓷瓶的男人,***帅气。

  不,是漂亮更贴切!里头男人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那若雕刻出的挺鼻薄唇和一双修长的桃花眼形成奇美角度,此刻削薄的唇微抿着,戴着黑皮手套的手托着瓷瓶,正一丝不苟盯着手中瓶子,那严肃模样好比一副顶好的油画,尤其老二店铺装修是洁白,白中只他一身黑,越显得轮廓分明,出类拔萃。

  灯和屏都在他侧,光和影都在他身上,使得他笼着一层薄薄暖光,又罩着一半阴影,真贼他妈好看。

  张老二又喊我:“易哥。”

  我回神“嗯”一声后,听张老二又道:“易哥,里头这位林爷招惹不起,所以,这花瓶就算了,以后有好的货,小老儿再给您物色着。”

  老二的话,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直接撩起帘子道:“别说了,这事你不用出面,我和他谈。”

  我开口说话故意提高些音量,脚步声亦是,我想引起那边儿男人的注意,可他纹丝未动,而这厢儿后头,张老二在帘子后没跟来,我走下楼梯转个弯后,男人便背对我。

  男人黑风衣领子立起来,挡住脖子,分明是一丝肌肤都没露给我,却平生透出几分禁欲性感。

  我朝他身边儿走,边走边继续说:“林先生,你好,不知可否——”

  我记得刚才张老二喊他“林爷”,可林先生背对我,没回头,声音却冷傲透着冰寒道,“不让。”

  显然他都听到了。

  我也不含糊的拿出杀手锏:“林先生,是这样的,我其实是……”

  他不等我说完,又打断,“不听,也不卖。”

  颀长背影透着股让人难以接近的寒意,声音也是清冷又傲慢。

  我不管他打断不打断,直接说完:“行内有规矩,哪家祖上遗失宝贝,有权追回且价格公道,此花瓶是我祖上所有,按规矩,林先生还请抬爱。”我边走边说,到他身后半米停住。他终于回头,侧脸被灯光笼罩,恍如白玉,唯有一双漆黑深邃的桃花美眸,微微眯着,竟杀气四溢:“你祖上的?”

  怀疑低沉的口气,危险的眼睛让我心虚。

  “当,当然。”

  当然不是我祖上!

  墓,乃李家先祖之墓,可我是守墓人,吃了李家多少饭菜,算是他家人。

  且我也有化名的,赶紧补上——

  “若林先生不信,可以查一查。我叫李默。”

  李家守墓人,捏造一个李家身份轻而易举。

  男人笑了,这笑的妖孽,那嘴角微勾,远山眉下,长睫与眼角皆微弯,漆黑的眼瞳妖冶又迷离,看的我心脏剧烈一收,却下一瞬,他笑容尽收,眸中尽是阴狠之色,盯着我,恶狠狠又冷冰冰道:“我对你的李家身份没兴趣!我只想知道,你祖上有没有人告诉过你,遇到姓林的要躲着走?”

  他放下手,眼神一瞬如刀,好似将我生生劈成了好几截!

  我怔住,不明白什么遇见姓林的躲着走,却还没开口,眼前忽然一股狂风袭来。

  我被风吹的下意识的闭眼再睁开,愣住——

  人呢?

  林爷……不见了?

  不知多少秒,我确定我没眨眼,但面前千真万确的没人。

  环顾四周,只剩桌上的花瓶被灯光照的柔和,静静绽放着温润光泽……

  警惕环顾左右半天。

  屋,还是方才的屋,屏风,暖灯,古董,桌子,还有——

  花瓶。

  可怎么会?

  他刚才明明就在我面前!

  我低头,发现地上也没有脚印。

  有冷汗沿着我的额头和脊背流下来,难道这林先生,是鬼?

  不不不,我守墓多年,还从没遇见过。

  这里肯定是有故弄玄虚的东西!

  而就在我吓出一背的冷汗时候,外头又传来张老二的声音:“小易哥!您看好了吗?微信上有个黄先生约了我的花瓶,想跟您一起看……”

  张老二说话间我猛然一个哆嗦回过神,脚步声里回头,看他已经走进来,手里头提着茶壶,拿着茶杯递给我,“给,易哥最爱的龙井。”

  我看着张老二,他的瞳孔中只有我,并且,从进门到现在他也只看着我一个人,仿佛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怎么不问林爷去哪了?

  我压下心里慌乱,边喝茶边淡淡道,“刚才,一起与我看花瓶的林先生是哪里人?”

  我故作漫不经心的随意询问,张老二却笑露出豁牙儿:“小易哥啊,这大白天的,您就别吓唬老二了,从方才到现在,就您一个人进来,还是您吩咐不要让人打扰。”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宫斗小说
  3. 神医小说
  4. 多肉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墓财神或者回复书号598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