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灵异 > 斩尸人

更新时间:2019-04-12 12:30:10

斩尸人

斩尸人 第六只乌鸦 著

连载中 白风杨天顺 逆袭小说 异世小说 探险小说 修真小说 炼丹小说

小说角色名是白风杨天顺的小说叫做《斩尸人》,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第六只乌鸦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执行人,就是将子弹送入***犯心脏的人!我的双手,送走了一条又一条的生命,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杀不死的人,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精彩章节试读: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是一名***执行人!

负责将子弹打入***犯心脏的人!

干这一行已经有几年,死在我手上的犯人究竟有多少,我自己都数不清了,我只知道,我杀的人,是我们局子里面最多的……

无数次在噩梦中,看到被自己枪毙的那些人血淋淋的脸庞,无数次大汗淋漓的惊醒,这一个工作,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疯子,过来一下。”

刚到局里面,一个人就冲着我招了招手,是我们这边的BOSS,周局。

疯子,是我的绰号,熟悉我的人都这么叫我。

“周局,啥事儿?”

“上次你不是跟我说,想挪挪窝吗?”周局笑了一下说道。

我是跟周局提过调岗的事儿,老是执行这一个工作,我感觉自己几乎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不过能担任这工作的人没有多少,在我们市里面,也就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因此我调岗的请求,一直都没有被批准。

听到周局的话我脸色一喜,以为自己终于能摆脱这一个工作了。

“明天,有三个人要执行***。”

“这一次不用你去执行,但是你要跟着。”周局说道。

“为啥?”我有些好奇。

“希望你能去带一下新人。”

“上面新派下来了仨人,但是没什么经验,你在后面跟着,别出事儿,知道不?”

“那不用非要我吧,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抓着枪的时候,手都会发抖。”我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十根手指几乎都在不断的颤抖着。

即便是在大白天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好像都是一片鲜红。

周局叹了一口气:“我也明白,可是咱们这边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做这个工作的本来就没几个,你又是其中最好的一个,也是没办法啊。”

“不过这一次你放心,只要那仨人能胜任这个工作,我就把你调到档案科去,这样总行了吧?”

“疯子啊,算是周哥我求你了,你的经验最丰富,你好好**一下那三个小子吧,拜托你了。”

周哥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也不好拒绝,而且,这一次并不用我拿枪,压力倒是没那么大。

而且这一个任务结束之后,我就可以清闲了,考虑了一下,我就答应了。

“那三个小子,就在你的办公室那边等着你呢,快去吧。”拍了拍我的肩膀,周局说道。

就在局子最里面有着一个略微显得阴暗的办公室,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名牌的办公室。

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办公室里面坐着三个比我小一点儿的人。

那三个人在看到我之后,也立马站了起来。

随意的摆了摆手:“都坐下吧,这地方跟其他部门不大一样,不用这么拘束。”

三个人相视一眼,有些拘谨的坐了下来。

“我姓白,叫白风!”我先自我介绍了一下:“这边的同事,基本上都叫我疯子。”

仨人有些尴尬,小声叫了一句:“疯哥……”

“算了,随便你们了。”在桌子上放着三份资历,拿起来看了一眼。

“杨天顺……”左手边那个,身材微胖的小个子。

“之前在缉毒科工作啊,不错啊,我看看,失手将一个已经投降的毒贩给打死了,怪不得被降职到这边了。”

那个微胖的名字叫做杨天顺的小个子稍微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

“张宝……”中间那个,身材瘦削,皮肤黝黑,但是看起来很精干的年轻人:“武警出身,狙击手啊,啧啧,也是个人才啊。”

“在执行一次人质救援任务的时候,不服从指挥,强行开枪将劫匪击毙,有个性。”

张宝有些不服气,这个人跟自己的名字不一样,绝对不是一个乖宝宝,忍不住辩解道:“可是事实证明,我没做错,我顺利的将劫匪给击毙,将人质给解救出来了。”

“也包括喷了人质一脸血,导致人质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吗?”我笑了一下。

张宝的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

“知足吧你,人家家属没告你都是好的,干咱们这行,一定不能由着性子来,会惹事儿的。”

哼了一下,看向了最后一个人,那个人的话,看起来很瘦弱,文质彬彬的戴着一个眼镜儿。

“刘明阳,擅长犯罪痕迹推理,曾协助破案十四起,也是一个人才啊。但容易受自身情愫影响,导致自身推理出现严重失误,直接导致三个同事遭遇到伏击,身受重伤。”

三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些特殊的地方,说歪瓜裂枣有些过头了,这三个人都是人才,但是都犯事儿了,所以才丢到我这儿来了。

“行了,大概都认识了,以后就叫你们顺子,小宝,小阳好了。”我随口说道,同时从怀里面抽出来了一根烟点上。

三个人对我这么随意的安排了外号,稍微有些无语。

一个人抽烟没意思,一根根烟分发下去。

结果这三个人全都在不断摆手,表示不抽烟。

“抽,必须得抽。”我的脸孔板了起来,沉声说道。

可能是看在我是前辈的面子上,三个人总算是接下了烟,稍微抽了一口,顿时不断的咳嗽起来。

“别以为我这是在故意摆谱,我这是在教你们,以后你们离不开这玩意儿。”冷笑了一下,我说道。

只有抽烟的时候,我的手才不会发抖。

顿了一下,我说道:“下面,我教你们一些这一行的规矩,都给我记好了。”

“第一条,一定要给我刻在心里,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阴测测的,我用一种令人发寒的声音说道。

这三个人脸色全都变得非常古怪,谁都没想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会是这个。

本来还以为我会讲述一些规章制度方面的东西,可是这算什么?

“疯哥在开玩笑嘛,我们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张宝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

其他两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整个房间里面只有我没笑,一直盯着这三个人,那种冷漠的目光,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压力。

在那种压抑的气息之下,这三个人的声音逐渐僵硬了,到最后再没有丁点儿的声响,一个个都有些不安的看着我。

“现在说,你们可能无法理解,但是之后,你们慢慢就会明白的,我只是要你们记住一点,那就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坚信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记住这一条就行了。”

“明天你们要开始上工了,在这之前,你们不会跟自己要枪毙的人见面,就这样,你们可以回去了。”

说完我就准备让这仨人回去了。

张宝这三个人明显没想到会这样,那个张宝明显要活络的多,当下连忙说道:“别啊,疯哥,别这样就把我们给赶回去了啊。”

“是啊是啊,我们听说这一行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除了手册上的之外,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教教我们呗,为啥我们之前不能跟那些人见面?”顺子也在旁边帮腔。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算了,本来是准备明天路上教给你们的,既然你们现在想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手册上的东西,不用我多说。”

“告诉你们的,是手册外要注意的地方。”

“不让你们提前见面,那是因为见面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下手。”

“不至于吧,我们又不是那种菜鸟。”张宝有些不服气。

“我知道你们都杀过人,但是你们之前杀的人跟现在的,完全不一样,对一个五花大绑,完全没有反抗力量的人,你们真的能保证,自己能下得去手吗?”我冷笑着反问道。

三个人都不吭声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大约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吧。

“在开枪之后,也不要去看那些人的脸……”我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低声说道。

“为啥?”顺子问道。

我微微咧开了嘴巴:“怕你们做噩梦!”

……

第二天正中午的时候,这三个人都准备好了之后,我微微点了点头:“走吧。”

警车开动,车厢里面只有我们四个人。

三个需要执行***的罪犯,在另外的车子上面。

车子开始开往刑场,就在路上的时候,我再次说道:“都给我注意一点儿,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要听从命令。”

“对准对方的后心,一旦命令下达,必须马上开枪。不能出现丝毫的迟疑。”我沉声说道。

死亡是令人恐惧的,但是最令人恐惧的地方,来自于死亡前的等待,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掉,到自己彻底的没有呼吸之前这一段短暂的时间。

所以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快,不然的话,那种精神上的折磨,可能比肉体上的痛苦更加的令人难受。

眼看着这三个新人,我的脸色不由自主的眯在一起,这一次真的能顺利吗?

正午时分,太阳最大,也是最热的时候,同时,也是一个人胆子最大的时候,尤其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基本上都是在中午的时候工作。

所谓的刑场,实际上就是郊外一块被封锁的树林。

在这里执行完枪决之后,在确定目标已经死亡之后,就会让亲属过来收尸。

如果没有亲属的话,就会直接拉到火葬场火化了。

就在我们身后,也有一批人从那个防爆车里面走出来。

其中有一个是法医,还有六个法警。

法医的工作是检查犯人是否真的死亡,至于法警,必须要全程目睹整个过程。

三个犯人,每一个犯人的头上都罩着一个黑布头套。

其中有两个人,身子已经软绵绵的,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力气,几乎是被拖着过来的,就在裤子上面,还能看到大片湿漉漉的痕迹,明显已经崩溃了。

裤腿扎紧,避免屎尿漏出来。

这才是***犯最正常的反应,至于另外一人,看起来反倒是冷静的有些不正常。

没有大叫,没有哭闹,没有挣扎,就这么平静的被检察官拉着,到了执行现场。

其中一个检察官看了一眼时间,冲着我们这边点了点头:“到时间了。”

旋即,头套被摘下。

三个人的真面目,终于出现在这阳光之下,背对着我们。

左边和中间就是那两个已经尿裤子的中年男人,在头套被摘下来了之后,恐惧更是达到了一个极限,眼泪鼻涕横流,嘴巴里面更是在不断的大声的叫喊着。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放了我啊……”

哭泣着,哀求着。

身子在检察官的压制之下,都还在拼命的蠕动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至于最右边,则是一个光头壮汉,一米九的身材,看起来就好像一尊铁塔一样壮硕,光秃秃的脑袋上,纹着一条好像是龙一样的纹身,***的胳膊上,也全都是青红相间的龙形纹身。

听到旁边两个男人的声音,这个壮汉似乎感觉有些看不起,瞥了一眼,轻啐了一口骂道:“艹,废物,不就是挨枪子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两个还是不是男人,真尼玛丢人。”

这一个男人,即便是到死亡的时候,看起来依旧是相当的张扬。

我不知道这个家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害怕,还是只是强撑出来的,但是像这个家伙这样,在这种时候还能如此坦然的,真的没几个。

如果不是还戴着手铐和脚镣的话,说不定这个家伙已经转身将另外两个男人给狠狠的殴打一顿了。

另外两个人,很害怕这个壮汉,但是这种害怕,并没有死亡的恐惧来的那么深刻。

一个个身子依旧在不断的哆嗦着,双腿不断打着摆子,湿漉漉的痕迹,不断的顺着双腿上流淌下来。

“准备,持枪!”在后面,我低声喝道。

顺子三个人一个个喉头蠕动了一下,拿起了旁边的步枪。

我眼角的余光,能清晰的看到这三个人的手掌,都在微微发抖。

在跟罪犯对抗的时候开枪杀人,跟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同。

这些***犯现在完全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手脚都被困住,要杀死一个完全无法反抗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检查,上膛!”

一阵嘁哩喀喳的声音。

而每一个命令传来,都能给面前那两个***犯带来莫大的恐惧。

身体颤抖的更加的厉害,喉咙里面尖叫的声音,几乎都已经划破喉咙。

“瞄准!”

又是一道命令下达下去。

一个个抬起了手里面的枪口,走到了前方,直接出现在三个***犯背后不到两米的距离,手里面的枪口直接贴在了三个人的后心上面,后背上用黑色笔画出来了一个圆圈,那是心脏的位置。

一般来说,***犯枪决的时候不打头,以这种步***的威力,一颗子弹下去,脑袋可能会直接碎掉,像个烂西瓜,为了保持这些人最后的尊严,枪口往往都是对准心脏。

斜后方打过去,钻过心脏,之所以直接贴上去,是为了避免打歪,能确保一枪毙命。

在这种距离之下,就算是蠢货都不可能会打偏,我们这些人的任务,只是扣动扳机。

只是面对这种自己根本不认识,甚至都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就算是明知道对方是罪大恶极的罪犯,可是手指想要扣下去,依旧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我的目光,从杨天顺三个人的脸上划过,能明显看到这三个人现在心中的煎熬。

不过即便是如此,依旧举起了手里面的枪,他们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这种反应让我相当满意,第一次,不管是谁都会害怕,只要能顺利扣动扳机就好。

下一次的话,就会轻松很多。

“准备……”我举起了手。

“开枪……”

就在那两个犯人极度恐惧扭曲的脸庞当中,死亡的命令已经下达。

随着这一个声音,顺子,小宝,小阳三个人,几乎是同时,紧咬牙关,手指猛然间扣了下去。

砰……

三声枪响,混合在一起。

第一次能这么直接了断的扣动扳机,这三个人还挺适合这个工作的。

三声枪响,能够听到两个惨叫的声音,不过很快就戛然而止。

子弹直接从三个***犯的后心当中穿过,一大片的鲜血喷涌在地面上。

结束了,我刚想要说话,安慰一下这三个新手。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两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应声倒地,地面上抽搐了两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可是就在最右边,顺子面前的那一个光头壮汉,身子只是稍微佝偻了一下,依旧站在地上,并不曾随着子弹倒下。

甚至还能听到这个家伙嘴巴里面不断传来的一阵阵犹如野兽一般的低吼的声音。

“吼……啊啊……疼,疼啊,草泥马的疼啊啊啊啊……”这一个壮汉,在大声的叫喊着。

那一个模样,让四周所有的检察官,法医,还有小宝几个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顺子,一张脸更是变得苍白,看不到丝毫的血色。

凄厉的咆哮,地面上喷涌的鲜血,身上不断往下滚落的血流,所有的一切混合在一起,让原本阳光高照的刑场,都蒙上了一层阴森的冰冷。

阳光照射下来,皮肤上面却是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就算是我都很少遇到这种事儿,心里面都有些发寒,不过我毕竟是一根老油条子,反应要比其他人快的多,就在顺子还在那里呆愣着的时候,我已经大声的叫了起来:“顺子,再补一枪!”

顺子的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了,不敢怠慢,再次举起枪口,对准了心脏的位置,猛的扣动扳机,又是一枚子弹喷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子弹的又一次穿过了那个壮汉的身体,但是那个家伙依旧没有倒下,反倒是吼叫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凄厉。

顺子害怕极了,就算顺子并不是弱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承受不住,猛然间顺子尖叫了一声,咔嚓,咔嚓,砰砰……

一颗颗子弹不断从顺子的枪口当中喷出去,全部钻进了壮汉的身体,胸膛的地方,已经被打成破烂。

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活下去,可是那一个壮汉依旧还活着。

身体甚至还在不断的挣扎着,扭动着,一点点转身过来,胸口已经被打烂了,这家伙生命力旺盛的让人难以想象。

“妈了个巴子的,废物,子弹都打不死老子,干啥吃的……”嘴巴里面一边吐着血,那个壮汉一边低吼着,面目狰狞。

“妈的小子,你让老子疼了这么久,老子不会忘了你的,我特么夜里去找你喝酒啊……哈哈哈……”

这个壮汉那种凄厉的声音,让顺子的身子都在不断的打着摆子,豆大的汗珠不断的顺着脸庞滚落下来,双眼死死的充满了恐惧的盯着面前那一张满是血迹的脸庞。

“顺子,别看!”眼看着这一种模样,我猛然之间大叫了一声,冲着顺子这边就冲过来,一把夺过中间小宝手里面的步枪,身子猛的冲过去,直接将顺子推倒在地上,同时手里面的步枪猛然间抬起,对准这个壮汉的脑门。

手指猛然间扣了下去。

砰……

子弹直接掀开了脑壳,整个脑袋瓜子,直接被打烂了一半儿,鲜血混合着脑浆喷洒在地面上。

那一个身体,终于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四周大片的血污,两颗被震飞出去的眼珠子在地面上滚动着,滚动着,终于停了下来,黑色的瞳孔,正好对准了我这一个方向,就在那瞳仁当中,似乎能看到倒映着的我的模样……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异世小说
  3. 探险小说
  4. 修真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斩尸人或者回复书号20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