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苏文学网 > 灵异 >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更新时间:2019-04-11 08:18:15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玉漱 著

连载中 孟小白禹末乡 鬼怪小说 娱乐圈小说 百合小说 监狱题材小说 推理小说

男女主角是孟小白禹末乡的小说叫做《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是作者玉漱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孟小白打从娘胎里面就得了一双阴阳眼。鬼打墙、鬼压床、夜半惊魂等小把戏,对已经习惯了的孟小白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从恐惧到淡然处之,甚至是见了鬼魂视若不见。但是,算命先生的话终究还是在二十年之后应验了。鬼夫深夜来,背后带来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她步步为营,却还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无法逃脱。

精彩章节试读:

孟小白从九十高龄且卧病在床的奶奶口中听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也已经是五年前了。

十五岁的孟小白跪伏在白色床单上,面对空荡荡的病床,浑身上下她感觉不到任何的力气存在。

也就是在半个小时之前,原本还躺在病床上的奶奶 ,那个疼爱了她十五年的慈祥,脾气却又十分顽固的奶奶,已经被一群白大褂给推了出去。

医院地下三层,一个人尽皆知却又活人勿进的冰冷地下室停靠着。

那年的孟小白根本就无法接受亲人的突然病故,但是,让她更加无法接受的,却是奶奶临终之前给她讲得那个莫名却又奇怪的故事。

据说十五年前,一位被关押在老道观里的老道士挣脱了枷锁,下了山。

游荡在人间的老道士,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无所不用其极,搜刮鬼魂蓄养起来,待它们长大变强壮之后,再有目的性地放出去。

等到鬼魂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宿主后,老道士再疯疯癫癫着佯装救世主模样,主动上门替人消灾解难。

不幸运的是,很多主动找到了宿主的鬼魂,寿命却不长,不是被人用法术驱赶走了,就是操控不住宿主灰飞烟灭了。

老道士碰了一鼻子的灰,准备将目标转到刚刚出生的小婴儿身上。

小婴儿身体虚弱,易于鬼魂操控,但唯一的遗憾却是刚刚出生的孩子大多拥有阴阳眼。

老道士犯了难,准备拿一个婴儿做一下实验。

奶奶说道这里的时候,一双浑浊的眼睛之中蓄满了泪水,将目光转移到孟小白身上。

开口,声音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愧疚之情,“小白,奶奶对不起你,其实奶奶跟那道士在年轻时有着几分的交情。”

孟小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无法分神儿,低低地跪伏在奶奶的床边,止不住地流眼泪。

奶奶抬手摸了摸孟小白的小脑袋,继续说了下去。

老道士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实验品,那是个女孩儿,生得玲珑可爱,又富满着无限的灵气。

老道士开心极了,马上着手准备起来。

他把一只经过炼化的恶鬼送去试验,小女孩哭个不停,且很快就被家人发现。

老道士不死心,紧接着便捉了一只未经炼化,但却满含怨气的鬼魂试验。

这一次,小女孩儿竟觉得好玩!

这一结果让老道士欣喜若狂,但是却没有想到被突然间出现的一个人制止了。

禹家是捉妖世家,老道士的事情很快便被人发现,日后疯疯癫癫也没了下落可寻。

至于那个小女孩儿,被永远地开了阴阳眼,无***常生活。

孟小白听得一愣一愣地,弱弱问了一句,“这么可怕的事情,奶奶是怎么知道的?还有,那个小女孩儿后来怎么样了?”

病床上的奶奶气若游丝,只是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孟小白的手腕,临终前依依不舍。

“小白,其实那老道士正是奶奶的爱人,而那个小女孩儿就是你。”

孟小白一愣,犹如五雷轰顶般无法接受,“奶奶,您一定是在开玩笑。”

奶奶听后,摇了摇头,老泪纵横,“小白,二十岁生日过后,你会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到时候你别怪奶奶,也别怪任何人,奶奶求你了!”

“我怎么可能会怪奶奶呢!”

奶奶老泪纵横之时,突然间神情冷淡了下来,一双恶狠狠地眼睛盯着孟小白那稚嫩的脸庞。

说道:“日后,但凡是碰到了禹家的人,万万惹不得,不然,就算是轮回转世也救不了自己的!”

孟小白看着病床上的奶奶渐渐枯萎了下去,哪里还听得到这些临终嘱咐,整个人当场崩溃,痛苦不已。

奶奶的话犹如绕梁的余音一般回荡在这个死气沉沉的房间之中,孟小白始终想不明白,有关于奶奶临终前的那番话,以及那个奇怪的故事。

传说是可怕的,孟小白觉得正是这个传说故事带走了她的奶奶,她痛恨。

床头的老式闹钟这个时候突然间躁响了起来,将床上熟睡着的人儿吵醒。

翻了个身子,将身下的被子一把扯到头顶上,有些不耐烦。

但是,那吵闹的闹钟就像是个电钻机器一般,声音之大直接穿透了被子,刺入孟小白的耳朵里。

“吵死了!”

孟小白蓬松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不耐烦着翻身下床,一边跌跌撞撞着去摸那该死的闹钟。

刚刚关掉闹钟,手边的***便响了起来,孟小白气恼着再次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之后,火气突然间升了起来。

“毛毛雨,你怎么回事!”

但是,随即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瞬间让孟小白清醒了过来。

“小白我好害怕,你能不能过来救救我?”

毛毛雨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显得格外的仓促,仓促之中带着几分的颤抖与无措。

孟小白心一沉,一边趿拉着鞋子一边腾出一只手来去够挂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外套。

一边问道:“你在哪里,出什么事儿了?”

毛毛雨的声音半晌后才响起,回道:“我在学校咖啡厅,你快来!”

孟小白匆忙披上外套下了楼,随即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便从兜里掏出了一只黑色口罩戴上。

眼下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从大三开始为了方便兼职她就才能够学校搬了出来。

又没化妆又没梳头发,为了保持形象,也只好伪装自己一下了。

穷学生一个的孟小白,能够租到的房子也只能是南城东区的一个老小区了。

老小区里面大多是老人居住,就连出租车一天当中也见不到几辆。

孟小白特地挑了一个三岔路口,奈何等了半天也没能等到一辆空车。

无奈之下,孟小白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打算去人流量较多的小吃街碰碰运气。

这个时候的孟小白,只好裹紧身上的黑色风衣,两条细长嫩白的小腿儿瑟瑟发抖着。

渐渐出现在眼前的一个十字路口,孟小白抬头之际,意外发现了白色耀眼的跑车。

跑车顶篷大大敞开,能够清晰看到驾驶座上一身姜黄色长裙的女人风姿绰约。

架在她鼻梁上的墨镜被一双细长嫩白的葱手拉下,露出了一双好看的杏仁眼来。

孟小白一愣,顿时认出了此人,那一刹那间,孟小白像是见到了久违的稻草一样,站在红灯区的马路对面朝着那跑车女人招手。

“冯宛!”

女人神情孤傲 且冰冷地坐在驾驶座上,一双眼睛始终落在头顶上方倒数着的红灯显示屏上。

停靠在旁边的许多私家车也被车主摇下了车窗来,不时也能够传到孟小白耳朵里几声儿挑逗的口哨声儿。

女人始终没有反应,似乎并未见到焦急着的孟小白。

就在红灯熄灭,绿灯适时亮起之后的三秒之内,一辆横穿两侧人行道的黑色越野车,直接冲向了那排等待了许久的行车道上。

为首的白色跑车成了最大的头号目标 ,高底盘黑色越野车轻松碾过了白色跑车,接连遭殃的后侧私家车纷纷成了一块块儿废铁。

大后方机灵的车主见此,也纷纷弃车而逃,保命要紧。

孟小白双脚犹如被钉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眼睁睁看着白色跑车被捻成了铁饼,那千疮百孔跑车里的人现在究竟怎样了呢?

风衣口袋里的***一声儿接着一声儿不断响起,孟小白木楞着掏出手机,却莫名打开了相机,拍下了眼前的这一幕。

隔着相机屏幕,孟小白似乎看到了隐约出现在宝色跑车外面一道鹅黄色的身影儿。

将眼睛移开定睛一瞧,除了杂乱的现场以及警车鸣笛声儿,却空无其他。

孟小白揉了揉眼睛,这个时候,发现了那辆黑色越野车不知道什么时候翻到在了一旁。

一个黑色的人影儿从黑色越野车里面爬出来,一身是血地被另一辆黑色轿车拉了上去,瞬间便消失在了杂乱的现场当中。

孟小白心一咯噔,再次将摄像头对准了那辆逃逸的黑色轿车,拉近镜头拍下了车牌号码。

就在这个时候屏幕一转,毛毛雨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

赫然响起毛毛雨的孟小白,这才发现自己在此地耽搁了太长时间了,接通电话说了抱歉之后,连忙跑了几条街打上了出租车,直奔南城大学。

临近毕业,同届的同学大多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各自忙活着各自的毕业实习以及毕业论文。

孟小白打算将手头上的这个兼职做完,便开始去找实习的工作以及相应的毕业定向。

眼下还是一段比较自由的时间,孟小白打算好好把握。

按照毛毛雨提供的弟子,孟小白很快便去了学校的咖啡厅。

推门而进,咖啡厅之中一派祥和,与平常并无他样。

但是,越是如此,孟小白越是担心毛毛雨。

在咖啡厅里面找了一圈儿之后,孟小白始终没有见到毛毛雨的身影,正打算打了个电话,只觉身后的门一开。

瞬间,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孟小白只觉心中一冷。

“毛毛雨,你在里面吗?”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百合小说
  4. 监狱题材小说
  5. 推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或者回复书号5347 阅读全文

×